千千小说网 > 道门仙人 > 60:突如其来的返程(求订阅)
夜间

60:突如其来的返程(求订阅)

        

ps:这是第五十八章!月梦脑子迷糊发错了!


        

目光涣散。


        

美眸倒映着贝壳,


        

贝壳上颜色搭配极佳,而最中心处,有一只栩栩如生的虫类雕刻,极有魅力,如神来之笔,好似是活物般。


        

笑意逐渐占满美眸,荣阳看向白仙,道:“狗奴才,你从那找的这么好看贝壳,我还要!”


        

难得你的话那那么简短。


        

白仙心想着,道:“荣阳,外面冷,咱进屋。”


        

“好哒。”


        

……。


        

“哇,本宫长这么大,从未见过这么好看的贝壳,狗奴才,这中间的爪印是什么?好美!


        

荣阳惊喜的喊叫声不绝于耳,白仙含笑看着她大惊小脚,看向那爪印,挑眉道:“应当是很久很久以前的动物死后变成的化石。” 首发网址https://m.qqwmx.com


        

“化石?”荣阳歪着脑袋,不解问道:“你去的蓬莱,是传说中的蓬莱仙岛吗?”


        

哇,这个造型好独特,


        

天呐,蔚蓝如大海,这是玛瑙吗?不像,但很好看!”


        

飞剑飘荡间,斩鬼舍命,终于离开蓬莱海域…。”


        

荣阳好奇无比,说道凶险之处,露出担忧之色,最后平安而归,心中松了口气,说教道:“狗奴才,


        

白仙将去蓬莱的事说,道:“桑叶之美,世间罕见,蓬莱城之巨,不下于京城,


        

返程的海域上,狂风骤雨,暴雨倾盆,以我学那伟人浪淘沙般击风破浪,一人支撑海船前行,天雷滚滚,面对数千恶鬼而巍然不动,


        

“你倒是说教我来了,这几日学的如何?”白仙呵了一声,问题丫头反说教起自己来了,询问这几日她的近况。


        

问题丫头一点点说出,与苏家老太君一起吃斋,一起出门游玩,很开心,而老太君也教导她许多,说着说着,荣阳不再说话了。


        

你虽有修为在身,但你也说了,那海底鬼蜮层层叠叠,宛若浓墨渲染海底,不是善地,


        

以后当避开这类危险的地方才是。”


        

本宫便告诉外婆,本宫喜欢顶天立地的大英雄,正气凛然,威风凛凛的夫君。”


        

白仙心中默默比对了一下,心情忽然好了许多,跟自己一点都没搭配上。


        

脸颊羞红,眼神低垂。


        

白仙起身,走到窗边,荣阳用细弱蚊蝇的声音,道:“外婆说,我长大了,要让父王替我择婿,问我喜欢什么样的,


        

威风凛凛,虽然自己很帅,但还没有帅到惊动天地,帅爆宇宙的程度,肯定不是自己。


        

“与老太君相处,明后两日,看情况如何,如若安定,咱们便启程返回京城。”白仙心情很好,一点都不觉得尴尬。


        

虽然自己很高大挺拔,不可能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虽然偶尔为了心中的正义,出手很重,但绝不是正气凛然,


        

因为他捡到钱是不会还给失主的,还爱贪便宜,怎么看都跟正义挂不上钩,


        

回京城,你就要去沧州,很远很远的,比剑州西州还远,距离京城万里之遥,凶险异常,


        

你是本宫的狗奴才,汉王府的常客,本宫不允你去。”


        

荣阳眸光闪烁,许久才道:“狗奴才,你就这么想早日回到京城吗?


        

东海府挺好的,本宫很开心,想与父王说,今年在外婆家过年,


        

“王妃的事,你打听到多少?”白仙感慨一声,他也不想去,但名额已经定下,那能是自己说改就改,


        

荣阳都不行,那位荣和帝,千古一帝之姿,又岂会没有自己的谋划。


        

没白教你那么多。


        

白仙心中欣慰,颇有种问题少女终于要回到正途上的感觉,笑道:“陛下一言,九鼎难改,该去的,还是要去,该来的,终究会来。”


        

荣阳深深看了眼白仙,眸中失望之色闪烁,道:“母妃…她…不是外婆亲生的女儿,而是外婆妹妹的女儿,


        

我很惊讶,但外婆告诉我,她妹妹早已去世多年,这件事,也仅有外婆一人知晓,


        

身为棋子,便要有棋子的觉悟。


        

沧州行,白仙自问准备的很充分,虽然被荣和帝强行把自己当成他的棋子,虽然凶险,也能吸取营养茁壮成长。


        

白仙凝眉,道:“烂在肚子里。”


        

“约定。”


        

狗奴才,我不想让第四个人知晓。”


        

妹妹的女儿?


        

“很久很久以前,大地上生活着跟我们所见的是不一样的物种,他们灭亡后,尸体沉入大地中,随着大地的变迁,


        

沧海桑田,历经漫长岁月的沉淀,与大体化为一体,你见的爪印、虫子、鱼类等,都是很早以前的动物,


        

看着伸出伸出无名指成钩状的荣阳,白仙笑了一下,疑惑打开,拉钩,定下约定。


        

“化石是什么?”


        

上上辈子,白仙曾醉迷生物学,遥想亿万年前的世界,又是何等规模,也曾想过,未来又会是如何的大变?


        

修行,逆天而行,天下的古代,又是什么样子的呢?


        

又与天地融为一体,所以称之为化石。”白仙目光深邃,不管是什么世界,岁月变迁终究存在。


        

荣阳眼神向往无比,道:“蓬莱,真的有不死药吗?吃了能长生吗?”


        

百年后一捧黄土,仅有冰冷的文字,充满情感的写作手法,将你的生平记下,读书人谓之史记,而又有多少人,能记录在史记上?


        

千百年后,谁又能伴我,走过岁月沉淀,长生,从古至今,长生者有几人?


        

白仙挺好奇的,眼神空洞,道:“岁月变迁,总是令人唏嘘不已,也令人恐惧。


        

帝王将相,绝世美人,岁月流逝,不过枯骨尔。


        

“可还是很多人,术士、武者、道门,你们修行者,不都是为了长生久视吗?”荣阳修长的睫毛微微颤动,


        

不知为何,总觉得眼前的狗奴才,脸上充满了沧桑,比外婆身上的沧桑气息还要浓重,可他,不过束发之年,心生悲疼。


        

儒家圣人,不知死活,谁知还活着吗?


        

各大修行体系超越品级之外的强者,从古至今,不过数人罢了,长生,人人渴望长生,长生之恐惧,又有几人知晓?”


        

荣阳张了张嘴,终究是没开口说话,看着白仙的背影,总觉得,他…很累的样子?


        

低头看着桌上五光十色的贝壳,道:“贝壳呀贝壳,狗奴才真的能问鼎长生吗?”


        

白仙收拢思绪,笑道:“嗯,有些失态了。”


        

起身,离去。


        

离开竹苑,白仙心情才好了些许,不再那般沉重,看着蓝天白云,吹着略带寒意的风,迈步走向后院。


        

在一处略显得古朴的大门外,对着门口的丫鬟,道:“金吾卫白仙求见老太君,还望通传。”


        

美眸中微笑给人感觉在逐渐失去。


        

…。


        

步入院中,古朴典雅的装饰,进入内堂,温暖之意袭来,见着满头花白发丝一丝不苟扎成发髻,穿着藏青色大袍,外又披着大氅,


        

满面红光,端庄和蔼,白仙打量着苏家老太君,微微拱手,道:“金吾卫铜牌白仙,见过护国夫人。”


        

“大人稍等。”丫鬟微微福身,另一个丫鬟转身离去。


        

针叶树遍布四周,苍劲有力,枝繁叶茂,绿意盎然,白仙打量四方,去通报的丫鬟返回,道:“白大人,老太君有请。”


        

“谢老太君。”白仙坐在一旁,拱手道:“老太君,不知在下可否问询,关于汉王妃之事?”


        

老太君挑眉,挥手,丫鬟微微福礼退出内堂,含笑,道:“白大人想打听什么?”


        

二品护国夫人,正是眼前这位老太君的称号,也仅有拥有三品及以上的封号的女子,才能在过了花甲之年,称呼为老太君。


        

“不必客气,你既是荣阳的护卫长,一路走来,辛苦你了,赐座。”苏家老太君呵呵笑着,招呼丫鬟给白仙赐座。


        

荣阳没出事还好,若是出事,不仅坏了自己的谋划,更有可能将曹公与汉王的联盟彻底击溃,后患无穷,不得不上心。


        

苏家老太君,道:“妖…白大人莫是多疑了,苏家十多代,都是人,并无与妖接触的记录。”


        

“郡主与妖天生亲近一事。”白仙审视着苏家老太君。


        

与妖亲近,遗传,汉王妃的特异表现,白仙不得不挂在心头。


        

一个不慎,曹公也不好保自己。


        

苏家老太君笑容收敛,道:“白大人何意?荣阳堂堂郡主,何人敢算计她?”


        

白仙意味深长看着苏家老太君,笑了笑,道:“荣阳毕竟是汉王独女,难免有心之人会利用这点,攻击汉王,祸及荣阳。”


        

聪明人该懂的都懂,套不出话来,白仙也没办法,他不可能对一位二品护国夫人用术士之法窥探。


        

可不管你是不是公主,没本事,杀了就杀了,即使背景滔天又如何?


        

落草为寇者还少吗?


        

“汉王执掌兵工二部,又入内阁,执掌兵权的王爷,朝堂诸公,可不知道会不会下手,老太君远在东州,不知朝中事务。”


        

白仙没回答,郡主,在京城自然无人敢动,出了京城,毫无高手护卫的情况下,郡主也不过是普通人,大魏江湖,


        

豪侠劫富济贫,打杀贪官,赚取名望,朝廷向来睁一眼闭一只眼,郡主就安全?


        

可笑。


        

“也罢,荣阳与我说过你,对你颇为赞赏,她会与你说这些,也是信得过你,故事,很遥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