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追光的秀楠 > 一百一十二章 见他家长
夜间

追光的秀楠

        

杨一博这里呢,以为我会反转。谁知我们之间,关于这个问题,竟然扛了两个礼拜。不过日常的慰问电话我们还是有的,但是这个“赌注”始终是我心里的一个梗。


        

他的事业真是到了巅峰了,没有空闲时间回来了。他这次给我了一个地址,说让我去那儿看看。我还问他,谁在那里住。他说是他的父亲和一个女人。


        

他说:“我没有时间回去看他们,你帮我去看看他们,好吗?”


        

我说:“好吧。你什么时候回来?”


        

他竟然戏弄起我来:“想我了秀楠?”


        

电话里除了这一句还有一声是:“杨少,我们该进影棚了!”


        

我说:“嗯,好,我……想你。再见。”


        

终于能说出来了,紧张之余又感觉特别痛快。人生莫过如此了,凡事不进则退。


        

我赶紧说:“你先去忙,回头我们再聊。”


        

他说:“对不起,那我先忙。你先挂……”


        

我走进去,去找那个单元,怎么也找不到。还是找来了一个保安想要询问人家,谁知为了安全起见,人家保安先把我盘问了一番。


        

然后人家才告诉我在哪儿。这个……怎么说呢?安全系数很高。


        

我没有立刻就去,先去看过我的父母后,又重新整理了自己一下,才决定去拜访杨一博的父亲,和他口中的那个女人。


        

这天,下着小雨,我撑着伞乘坐公交来到他说的那个地址“德龄”公寓。这个公寓看样子不是高档小区,但是也不是普通小区。


        

“是皇甫秀楠吗?”


        

我转身,一看是一个比我父亲略微小一些的中老年男人。这个应该是杨一博的父亲了,他旁边的女人,跟他年龄差不多,应该是杨一博口中的“那个女人”了。老伯问我,我也不能不开口啊,所以我马上回答说:


        

终于找到了这个门牌号,我却迟迟不敢敲门。一来是害怕。害怕什么呢?害怕太唐突了。二来是……我也不知道。反正有些胆怯。


        

我举起手的犹豫不定,心里还在酝酿“借口”也好,酝酿“理由”也好,反正那手就是敲不下去就是了。就在这时,我身后响起了一个声音:


        

“咱们进去说吧!”


        

“嗯,好,谢谢叔叔阿姨!”我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先谢过再说。


        

“嗯……我是!您认识我啊?”


        

“哈哈……别紧张,我是那谁他父亲。”老人家说完这句话,又警惕的看了看周围,发现没人才又继续说,


        

老伯让我先进,阿姨又那么热情,我也就进去了。阿姨把门关上后说:


        

“秀楠坐,阿姨给你泡茶去。”


        

那个阿姨快速的给我开开门,说:


        

“快进来,秀楠。”


        

“那秀楠第一次来,不让去煮茶水,那我给她削个苹果吧!”这个阿姨说。


        

“嗯,好。”老伯说。


        

“不用了,阿姨,我坐会儿就走。”我赶紧放下自己的东西,拦住阿姨。


        

“过来坐会儿吧!”老伯开口说,“秀楠不是外人,这孩子第一次来,说会儿话。”


        

“嗯……我的失误啊!”老伯赶紧说,“秀楠啊,你和那臭小子是怎么认识的?”


        

“啊?”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呢,所以叔叔又不自觉的重复了一遍:


        

看着这老两口一人一句的瞬间想起来早年我的父母亲,所以顿时亲切感便上来了。我开口一笑,阿姨说:


        

“老东西,只顾着和我说话,看把秀楠晾在一边了都。”


        

这会儿,阿姨递给我一个削好的苹果。


        

“给,秀楠,吃。”阿姨说。


        

“你和一博什么时候认识的?”


        

“哦,我和一博是在公司认识的,那时候做他的助理。”我缓缓的说出。


        

“做他的助理?就他那臭脾气,谁能受得了?”


        

“还好,还好。”我赶紧打马虎眼。


        

“嗯,谢谢阿姨。”为表示什么我竟然一口就咬下去了。


        

乐的老两口笑的人仰马翻的,我也跟着他们笑了起来。老伯还说:


        

“呵,那怪不得你成了他女朋友。”老伯一句话把我呛到了,引得我一阵猛嗑。


        

“咳……咳……”我真是被呛住了。


        

“还好?不可能!我自己的儿子,我能不知道?那脾气跟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为难你了,闺女!”老伯说。


        

“没有,他平常还是挺温和的。”我如是说。


        

“你……”老伯等着阿姨说不出话来,又转向我说,“秀楠,别和叔叔一样啊!”


        

“没事,叔叔阿姨!”我平复了一下,不咳嗽了,又说:


        

那个阿姨赶紧过来轻轻的拍拍我的后背,嘴里指责杨一博的爸爸说:


        

“哪有你这样说话的?真是一个莽夫!秀楠,别和你叔叔一般见识,他呀以前当兵的,说话直来直去惯了。”


        

“秀楠,多大了?”老伯问。


        

“我……”我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真话,“我过了年33了。”我不敢看他们,生怕看见他们对我的年龄有什么不满的地方。


        

“你们……?”


        

“哦,那什么,一博他提前给他爸爸打了个电话,简短的说了一下你俩目前的情况,还说你这两天要来,所以,我们也是每天早上都去买一些新鲜蔬菜,等着你来了,好招待你!”阿姨说这话让我心里还是很暖的。


        

“是啊!”那个阿姨也说,“知道你在他身边,我们不知道有多开心呢!”


        

我连忙陪着笑脸,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果然,他父亲的脸部表情有些冻住了一样,阿姨用胳膊肘撞了他一下,他才反应过来自己有些失态了,忙说:


        

“啊,大了好。大了好照顾一下那个臭小子,他,他……就他那脾气太让我操心了。”


        

阿姨为难的看着杨一博的爸爸,叔叔说:


        

“也好,年轻人不比着我们,他们有工作,忙,随秀楠的意吧!”


        

阿姨又说:“你们聊着我去准备午饭。”


        

“阿姨,不用麻烦了,下午还得上班,我还得赶紧赶回去。”我连忙拉住那个阿姨的手说。


        

他们又和我一起说了些杨一博小的时候的事情,原来全民偶像也有那么多乌龙事件。比如说:


        

故意穿破别人的校服。


        

阿姨听着话,也放下了架子说:“不吃饭,那再坐会儿。”


        

“谢谢叔叔阿姨理解!”我马上又和他们一起做进沙发里。


        

把整袋盐放暖瓶里,咸的家人……


        

给别人鞋底放蘑菇钉,人家来家里告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