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阁楼沐栉花 > 第二十四章 三位领导
夜间

阁楼沐栉花

        

第二天凌晨,闹钟还未响,龙谈誉便早早醒转过来,眼睛一睁,他便起身拿着桌天打印出来的稿件一字一句的研读起来,再次认真的对新闻稿进行修改。


        

大约到了上午八点的时候,龙谈誉终于信心满满的踏着轻松的步伐走进了办公室。


        

走进办公室时,甄志美已经先到一步,把桌子擦干净,地板拖干净,垃圾扫干净了。这是龙谈誉对甄志美很有好感的原因之一。


        

“谁说90后都是娇小姐的?这甄志美家境虽然不算富裕,但也平时在家肯定也是爹疼妈爱少干家务的主啊,这一对比,才会知道谁的品性更好了。”这样想着,龙谈誉打开了电脑,顺趁坐在了办公椅上。


        

“行,你等会来我办公室吧。我正要和张总、郑总谈这事哩!”凌生民说完,便转身继续上楼。


        

当龙谈誉来到凌生民办公室里时,凌生民表情严肃,手里的香烟正显着气;总经理张翠山双臂抱在胸前仰靠在凌生民对面的单人沙发上,凌生民还未出口,他便指着三人对面的长沙发,笑着招呼龙谈誉坐下来;而张翠山旁边隔着茶几并排的另一个单人沙发上,则坐着分管招商引资和农业开发的副总经理郑奋,此时正神态庄重的挺直身躯,双膝上滩着张小笔记,仿佛一个听候老师讲解的小学生正在等候黑板上的新题重点。


        

又是一阵忙碌,将修改的纸质稿件敲击成电子版本,并用电子邮件发给国民日报和青春报。这时的龙谈誉,才感到神情舒畅的伸了个懒腰,拿着杯子去接水缓解下突然感觉口渴难耐的困境。


        

“董事长。”刚接好水的龙谈誉,看到凌生民从外面走进来,“我想向你汇报一下绿产集团的情况。”


        

而和凌生民隔着一张大老板桌的张翠山却是和他刚好相反,仿佛一个火一个冰。张翠山这人,极善言谈,讲起话来很有煽动力,极易打动听众;开会时会用些古词典语缓和气氛,私下里会豪放大笑令人少些有拘有束,所以无论是工作上还是生活里,大家都比较愿意和张翠山在一起,有什么话也都爱和张翠山说。虽年过四十,但方脸的张翠山无论颜值还是身材均未受太大的影响,反而被岁月锤炼出一种独特的气度,更有一种领导人的风范。


        

“这几天我又和绿产集团接触了几次,主要还是和他们旗下负责品牌宣传的TH文化创意公司对接得比较多。目前……”龙谈誉一边翻看着自己的笔记本,一边陈述着近来的动静。


        

“怎么样?你说说现在跟进的情况吧。”龙谈誉刚一落座,凌生民便开口询问。 一秒记住https://m.qqwmx.com


        

在这间办公室里,显示是凌生民要放松洒脱些,一如既往的表现出他那从容不迫的留神倾听,只是那如鹰般锐利的眼神,让他本就刚正威严的国字脸更显肃厉。人一出现,仿佛周边几米便被一种阴沉的气势笼罩。凌生民这人虽然是部队出来的转业军人,这来表现给人的印象也更偏重于为人严肃、固执专权,有些拘泥于教条;无论工作还是生活都是严于律己,一板一眼;无论在领导干部面前交流时还是开会任务,都是声色不动的不苟言笑,令人很难捉摸其内心真实想法。但实事求是的说,综合来讲,却也还是有思路、有党性、有闯劲、有水平的人,仅管政令过急过严的他有着疾恶如仇、刚正无私、坚持原则的品行。


        

“不错,这个主题好。我们可以先期打造几个观摩点。”一边的张翠山此时也夹出一颗烟,点然后眯着眼说道。


        

仿佛得了鼓励,龙谈誉开始有条不紊的说起了自己的打算,“我是这样想的,我们可以先……当然,这只是我的初步建议。”


        

“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凌生民拿起手中的烟,吸了一口后,在吐出的缭绕烟雾中直面问题。


        

龙谈誉抬起头时,因为烟雾将散未散,所以还看不真切凌生民的表情,只得一边思索一边认真的回答:“我想我们应该邀请他们来我们这边参观下。”


        

“好,就这么干。”一直靠在老板椅上的凌生民和龙谈誉遥遥相对,目不转睛的盯着他讲述的时候不时提出一些具体问题,又不断的增添一些细节,然后在最后突然间背离靠椅,正襟端坐,直接下令道,“张总,你以集团的名义给绿产集团和TH文化创意公司发出邀请,确定下具体的时间和接待方案;郑奋那里要辛苦点,和外宣招商办的同志们一起把这几个观摩点走一圈,哪里该整理哪里该打扫都要安排到人今明天内落实,还有每个观摩点要做几张展板,分别按领导重视、发展成效、下步规划这些,多找些图多用些数据。企业嘛,业绩全靠数据说话。怎么样,还有什么意见不?”


        

“很好,等会我就和龙主任下去。”凌生民话刚说完,还未等总经理张翠山表态,副总经理郑奋就先干脆的表态执行了。


        

四十多岁的副总经理郑奋,是一个经验丰富、重实干的基层领导,至少在雷厉风行上和军人出身的凌生民颇为相像。但他却也有着循规蹈矩、办事刻板,有时又爱打些官腔,在对一些尖锐问题上一向谨小慎微、听命从事的缺点。虽然和其他人搭过几任班子,但却一直是原地踏步。实事求是的说,郑奋也算是在从基层中一步步凭着自己的努力走上来的领导。只不过,他当上副总经理后,却是从这个农文旅集团到那农文旅集团,职位上一直就没再进步。而平彦镇这里,算是郑历在基层十多年里的第三站了。


        

被凌生民直接的命令和郑奋始料未及的接盘夹在中间的张翠山没有说什么,只是猛吸了一大口香烟后,便将还剩下大半的烟嘴重重按在烟灰缸里熄灭。


        

“那行,就这么定了,你们各自忙吧。”凌生民大手一挥,站起来转身去拿放在靠椅后衣架横梁上的公文包,“我下午去县集团汇报下我们的打算,这次务必要把项目高效拿来,打一个攻坚开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