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极限警戒 > 1792节 定数!
夜间

1792节 定数!

        

极限警戒正文卷1792节定数!很多人谈论起鬼怪来唾沫横飞,津津乐道,但事实上,真有鬼冲到面前的时候,恐怕也如那个好龙的叶公。


        

花娇冲至,形如恶鬼。


        

众衙役吓的魂飞魄散。


        

聂山伸手拔剑,才发现剑鞘早空,嘶声道,“沈大人小心。”倏然发现门旁插着一把剑,立即前往抓起想要掷出,却僵凝当场。


        

沈约被花娇一把抓住,提到半空。


        

聂山无法相信。


        

在对敌“李实”、吴用的时候,沈约展现极为高明的武功身法,花娇虽然如同厉鬼,但沈约没有道理躲不开。


        

“动手!怎么不动手?”花娇吼道,单手用力,五指抽紧,看起来单手扼死一个人都不成问题,可她却发现无论自己如何用力,都如掐在一块牛皮之上,她的力量虽然可以捏紧牛皮,却不足以捏碎牛皮。


        

那其中的韧性,绝非她能摧毁!


        

“你真的是方腊的手下?”沈约看起来身为鱼肉,在案板上却是精神十足。


        

“我当然是!”花娇怒吼道。 记住网址m.qqwmx.com


        

沈约淡然道,“我却觉得你不是,方腊的手下就是明教中人,你们明教的宗旨是什么?教你们这般疯狂不听人言,见人就杀吗?”


        

花娇微怔,五指略松。


        

沈约继续道,“你们明教教你们是非不分,胡作非为吗?”


        

花娇怒喝,甩手将沈约扔了出去。


        

聂山想要伸手接住,沈约却如一片落叶般,缓缓落在地上,并无损伤。


        

花娇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沈大人,剑。”聂山递过那把长剑。


        

沈约却未接,沉声道,“我才入此间,就放下手中之剑,心中更是无剑。”


        

聂山略有尴尬,缓缓缩回递剑之手。


        

他那一刻,蓦地发现自己和沈约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上。


        

“你为杀而杀,自以为可以一宣心中怒意不平之气,但终究不过是嗔怒、痴迷的奴隶,和明教宗旨全然两样。你虽是明教之徒,但行事和‘明’可有半点儿相关?”


        

沈约看着仍在愤怒的花娇,“那里有面铜镜,你为何不照照自己?”


        

仵作老吴准备的工具倒是齐全,悬挂的工具中果然有面不大的铜镜。


        

花娇不由向铜镜望去,看到铜镜之影,脸色更是难看。


        

沈约沉声道,“你看到的自己是什么模样?”


        

聂山暗想,不用看,也知道无非是那个鬼样。


        

沈约冷厉却不讥讽,“你当然看到自己如鬼的模样?但你自然不承认自己是鬼?”


        

花娇怒道,“我不是鬼!”但她的声音已然无力。


        

沈约轻叹一口气,“这世上之人就是如此奇怪,明明行着鬼怪都不屑做的事情,偏偏认为自己是个人。但你要做人,要做个有正气的人,却不应该是这样。”


        

花娇虚弱的反击道,“那应该怎样?任你们鱼肉吗?”


        

沈约再度发问,“你活转的目的是什么?”


        

花娇怔在那里,似乎没了出气。


        

她伊始只觉得沈约问话的滑稽,但沈约连问数次,每次都如锤子砸在看似坚不可摧的冰山之上。


        

最初的时候,锤子只能砸出些细微的裂缝,可在沈约不停的对一点敲击的时候,那看似高大坚固的冰山竟有整体垮掉的模样。


        

“你话于我知。”花娇终于道。


        

沈约摇头道,“没人能告诉你活转的目的,只有你自己才能找到!”


        

花娇森然道,“那你问什么?拿我开心吗?”


        

沈约怜悯道,“没有人能为你制定人生之意,我也不能。但我可以告诉你一些你不知道的事情。或许我说完了,你才会明白自己需要做什么?”


        

花娇冷笑道,“我不知道,你自然就可以胡编乱造。”


        

沈约平静道,“你眼睛瞎了,难道你心也瞎了?”


        

那声音如雷贯耳,不但让花娇发懵,聂山闻言也是发怔,暗想我自诩问心无愧的审案,但我真的问心无愧吗?


        

“这世上来了一伙奇特的人,要选中一批人做场奇特的实验。”


        

沈约盯着花娇道,“你们就是他们的试验品。”


        

花娇冷冷道,“我知道,我是心甘情愿的。如果不做这场实验,我早死在数年前。”


        

沈约闻言,知道都子俊他们肯定和方腊这些人说了部分真相。


        

全是谎言的故事,难免被聪明人看穿,但夹杂真相的谎言,却需要有真正的分辨之能方能看清。


        

“然后你们和那些人签订了契约,他们助你们复生,完成未竟之愿?”沈约试探道。


        

花娇嘲笑道,“你不是说都知道,为何还要向我询问?”


        

沈约暗想这女子也是聪明,看破了他的心意,不过他仍旧道,“你的未竟之愿是杀死无辜之人?”


        

花娇放声大笑起来,“这就是你知道的事情?”


        

聂山也是不解。


        

沈约随即道,“是你杀死的花娇!”


        

花娇略有失望的看着沈约,“我以为你能说出什么冠冕堂皇的遮掩话语,不想你们泼人污水,连眼皮都不眨的。你看起来和赵佶也不过是一丘之貉。”


        

沈约平静道,“从表面来看,的确是呼延通杀死的花娇,可你难道不知道,若不是为了复活你,他们本来不用杀死花娇的!”


        

花娇一怔。


        

聂山茫然道,“沈大人的意思是?”他是真的不明白。


        

但在屏幕前的都子俊脸色却变。


        

都子俊、成议员等人和以往一样,都在看着屏幕中的沈约。


        

成议员看了眼都子俊,“沈约看起来知道的事情真不少?”


        

都子俊恢复到常态,“他知道能如何?如今箭在弦上,怎能不发?”


        

成议员缓缓点头,喃喃道,“不错,邵青云的任务已经完成,琴画书棋准备就绪,一切已是定数,再无改变的可能。”


        

沈约脸色突变。


        

他脑海中突然闪过“琴画书棋”四字。


        

那是突如其来的四个字,让他也有些不明所以。


        

他的关联素来是超级大脑提前运作的结果,这种时候,他为何想到了琴画书棋?


        

当初在金人上京,琴画书棋引发惊天巨变,在琴画书棋尽数呼应的时候,他所在的世界破碎重组,除了他之外,无人知晓,哪怕完颜烈似乎都是不知原委。


        

如今的他,如何又想到了琴画书棋?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