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权倾天下,摄政王强宠下堂妃 > 第1254章 不能胜任皇帝这个职位
夜间

第1254章 不能胜任皇帝这个职位

        

浅墨差点以为自己耳背,听错了。


        

“什么?楚王不肯做皇帝?”


        

礼亲王一脸严肃,“是的,楚王说他这次回来,感觉身体不大好,心有余而力不足,委实不能胜任皇帝这个职位!”


        

说到这个的时候,礼亲王要很努力,才能克制住让自己嘴角不抽搐。


        

关键是他只要一想起夏侯楚煜一本正经说这话时的那表情,就想翻白眼。


        

瞧他那身体,像不中用的样子吗?连续熬夜几天,他都快虚脱了,也就夏侯楚煜还跟没事人一样,仍然精神抖擞。


        

浅墨也在想着夏侯楚煜哪里像身体不中用的样子。


        

浅墨情绪激动,一口拒绝,“不行!阿念还那么小!他做什么皇帝?”


        

现在浅墨看着阿念每天上学,回来还要做功课,都觉得心疼。


        

“然后呢?他不当皇帝,要阿念来当皇帝?”浅墨总有一种迷幻感,从前夏侯楚煜为了得到元宗皇帝的首肯,做了多少努力,现在竟然说不适合当皇帝?


        

礼亲王神色凝重,“是的!按照礼法,太子殿下已经是太子,就是储君,帝位空悬,自然是该储君继位!” 记住网址m.qqwmx.com


        

浅墨突然就焦躁起来,“不行!我不同意!”


        

“阿念才两岁,虚岁也不过三岁,他不能那么累!”


        

浅墨又找到了理由,“而且阿念太小了,就算当了皇帝,也不能决定那些国事政务!”


        

礼亲王无奈地摊手,“这个不要紧,阿念暂时不需要处理政务,我们这些人都会从旁协助!太子殿下就算登基,生活应该还是不变的。”


        

就连安宁郡主,都是缩到一旁,拿着青鸾递过来的烤红薯埋头啃。


        

浅墨看到阿念乌溜溜的大眼睛扫过来,心头一软,但随即又更烦躁,“我去找夏侯楚煜!”


        

礼亲王很是为难,“但温姑娘,国不可一日无君,我们天岱国君之位空悬已久,这不是长久之计!”


        

阿念一回来,就被青霜裹到身边,在给他吹烤山芋,此时灶房里的几个人都不敢吭声。


        

浅墨身影转瞬不见。


        

这时安宁郡主才敢说话,“父王,楚王会不会被揍?”


        

礼亲王心头突突一跳,乖乖,看来温姑娘是真被气到了,都直呼其名了!


        

他忽然开始同情夏侯楚煜了。


        

不过,这是夏侯楚煜自找的!


        

安宁郡主却呵呵笑了起来,“那这不管好果子还是坏果子,楚王只要看到温姐姐,肯定都会愉快地吃下去!”


        

她可是知道浅墨的超强战斗力的!


        

礼亲王摇头,“会不会被揍,我不知道,但肯定没好果子吃!”


        

“父王,快吃!不然没有了!”安宁郡主见青鸾又掏出了好几个烤红薯,急忙抢了两个过来。


        

这堂堂的天岱王爷和郡主,就这么蹲在灶房门口啃起了烤红薯,看的礼亲王府的随从们都眼睛发直。


        

礼亲王一听也是,夏侯楚煜这几天找各种理由推脱,不就是因为没见到浅墨吗?


        

说不定——


        

好想吃!


        

再说浅墨直接去了皇宫,奔着御书房去,却没在这里见着夏侯楚煜。


        

但他们随即也被烤红薯的香味吸引了。


        

真的,好香啊!又甜又香!


        

夏侯风和夏侯越心里咯噔一沉,情况不妙!


        

“五哥,回楚王府了,说是身子不舒服。”夏侯越斟酌着语气,小心说道。


        

夏侯风和夏侯越倒是在,见到浅墨沉着脸,两人都有些紧张,“温姑娘,发生什么事了?”


        

浅墨问:“夏侯楚煜呢?”


        

夏侯风倒是浑不在意,“不是正如五哥的意吗?”


        

浅墨到了楚王府,径直去了紫宸轩。


        

他话还没说完,眼前就没人了。


        

“八哥,瞧着不太对啊!”夏侯越忐忐忑忑。


        

丹青和叶枫对视一眼,小心道:“王爷在里面——”


        

不等丹青话说完,浅墨已经推门进去了。


        

丹青和叶枫正在紫宸轩门口守着,看到浅墨,两人眼睛一亮,“温姑娘!”


        

“夏侯楚煜呢?”浅墨沉声问。


        

夏侯楚煜,“……”


        

他其实已经听见浅墨声音了,他刚刚是躺着,着急忙慌起来抓了本书,却不曾想竟然拿倒掉了。


        

她一眼就看到夏侯楚煜坐在床边,手里拿着本书。


        

浅墨直接走过去,将书从夏侯楚煜手里抽出来,再给摆正了塞他手里。


        

浅墨脸色却更阴沉了,“为什么不当皇帝?”


        

夏侯楚煜没想到浅墨这么直接,但他早想好了说辞,“我感觉已经不能胜任皇帝这个位子,大概是去了未来一趟,看明白了很多事!”


        

真是大写的囧!


        

“墨儿,你来了!”夏侯楚煜将书放在一边,假装镇定,抬头望向浅墨的凤眸里,满是笑意。


        

浅墨忽然就来了火气,“你做摄政王和做皇帝有什么区别?阿念才两岁,难道你就要他没有童年,这么早就被束缚住?”


        

夏侯楚煜苦笑,“墨儿,你也说做皇帝是被束缚了,你心疼阿念,可是我也不想被束缚啊!”


        

浅墨冷笑,“少找借口!天岱是你建的,不是你说你不能胜任就能推卸责任的!”


        

夏侯楚煜摁着眉心,“我没有推卸责任,我不做皇帝,还做摄政王,国事我还是会处理!”


        

浅墨却在他靠近的时候,迅速后退,继续拉开距离。


        

“墨儿,你这话很不公平!”夏侯楚煜无奈,“人是会变的!我从前是以做皇帝为目标,但后来我想法变了,我不再觊觎那至高的权力,我只想要安稳平静的生活!”


        

浅墨火气更大,“你从前可不这么说!当初那么拼命,想要做储君,为了得皇帝喜欢,你干过什么,你不会不记得吧!现在装什么样子,说什么束缚?”


        

夏侯楚煜起身,想靠近浅墨。


        

浅墨眉头皱起,“你是指哪方面不够安稳?”


        

夏侯楚煜眼睛一亮,连忙张口,但浅墨又打断他的话,“你不会是在未来待了太久,不适应这古代的生活了吧?你说的不安稳,莫不是指北漠和西域那边要打仗?”


        

“安稳平静的生活?”浅墨挑眉,“你现在的生活还不够安稳?”


        

夏侯楚煜摇头,他有些着急,他已经暗示的够明显了吧?


        

“不过这个你放心,打不起来!我前阵子和迪艾尔也联系上了,还有北漠的齐廷,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派人来天岱。”


        

夏侯楚煜:“……”


        

此刻他觉得脑门青筋又开始嘣嘣了,他是怕打仗的人吗?


        

他明明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