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老公是高岭之花 > 四 归途遇产妇
夜间

老公是高岭之花

        

这天是家英生日,就请了爸妈过来吃饭,家英特意跟邻居宋家借了自行车,大早上到隔壁的乡里买了猪肉,那边正好今天是赶集的日子,有猪肉卖,来的早,也不至于哄抢,所以她很顺利的买到后鞧,又买了一块五花肉,上次的肉,她早就吃光了,这一次,就买一些得了。另外还买了排骨,让人多留点肉在上面,多给两毛钱的。一副猪下水,这些,完全可以做个小宴席了。毕竟是在农村,像家英这样大手大脚的人还是不多的,人家也乐意侍候她这个大户。这下子,肉票和钱都花了不少,就剩下五块多了,自己得小心谨慎点了。


        

带着口音的老大哥说道,“想换点粮食,吃的东西,姑娘,你有啥?”


        

有啥?她真有粮食啊!从自行车挂着的一个背篓里拿出一个面袋子,里面有五斤面粉,这是空间里顺出来了,放到那个人面前,


        

赶集的人不少,还别说,真的遇到了从关外来的人,看着有四十多岁了,蹲在路边,面前放了两个口袋,一个放了小枣,一个放了海带,让家英感兴趣的是他放在袋子前的大海碗,这绝对不是现代的东西,是老物件,而且这个时代的造假技术还处于石器时代,这个青花瓷的大碗,绝对不一般,就过来问道,


        

“大哥,你这东西,是卖还是换啊!”


        

家英笑着说道,“我就一个要求,把这瓷碗送给我,你看成吗?”


        

这碗不过是从家里带来的,一路上喝水吃饭都用它,但是这碗在他看来,绝对不值这么多的面粉,很快就答应了,还附送给家英一包海米。东西都装好了,家英就赶紧离开了,因为是私下换粮食是犯法的,弄不好,可是要被抓去大牢的。


        

“大哥,你看,我拿五斤面,换你这些东西行吗?”


        

男人拉开面子袋,非常惊讶,都是上等的细白面,这个年代粮食可不能随便倒腾的,他敢拿一点,却不敢多,连忙说道,“不用,不用这么多,这太多了。”


        

那人跟上家英,到了跟前,小声的说道,“姑娘,我看你是有家底儿的,我手里还有一些从老家带出来的东西,老家那里查得严,就带过来。你看着给点粮食就成。”


        

“能看看吗?” 首发网址https://m.qqwmx.com


        

家英把瓷碗放到空间的平台,空间币直接就出现了二百六十万,这可不能卖了,必须留着了,眼下吃的不用担心,倒是这碗,在平台上能卖这么多,等将来改革开放了,这碗能卖得更多。


        

刚走出集市不久,那个卖枣子的大哥又追了上来,家英心里一个机灵,这要是让她退货,她可不干,真要是起了冲突,就算自己有个大队长的亲爹,那也落不着好。


        

“大哥,这是十斤大米,你看,换不换?”空间里都是细粮,这里就只能给粮食了,毕竟她也没多少钱啊。


        

“成,成,换了。”那人果然很高兴。


        

这大哥从自己的背篓地下拿出了一个小布包,里面的东西都鼓出来了,家英接过来,放到自己的篮子里,挡着外人的视线,看了包裹里的东西,一看,吓到了,一只翡翠手镯,有些蓝水的龙石种啊,如果说帝王绿玻璃种是翡翠当中的帝王,那这龙石种就绝对是神级的存在了啊!还有一根金簪,一个金嵌宝的顶心,也就是发髻中间戴的,还有两个宝石戒指,这些上面镶嵌的都是猫眼石,很显然这是一套的,另外一对金镯子,这可是正经的虾须镯,只不过上面的珍珠暗淡了。再有就是一个翡翠的玉坠和一个羊脂玉的玉佩,镂空雕的,家英严重怀疑这个大哥家世显赫啊!


        

今天家英要买东西,后车座一面挂了一个柳条筐,刚才拿出粮食的筐子放了一个小枣和海带,边上放了一包海米,另外一边,放了一个麻袋,细麻绳编制的麻袋,家英打开袋子口,让那人看看自己的袋子里的大米,对那人说道,


        

“这是咋地了?”


        

赖长荣家的看到了家英,仿佛看到了救星一般,赶忙说道,“她快生了,这可咋整啊?这还有十里地呢!这要在路上生吗?”


        

这些东西都是宝贝啊!直接放到空间里存着,不打算卖,将来能戴了,她就换着样儿的戴。回去就轻松多了,骑着自行车,还能愉快的哼着歌儿,只是走到半路上,竟然遇到了‘王宝钏’,这王宝钏本名王小英,丈夫叫薛贵,因为这个名字让人联想到薛仁贵,所以大家都爱这样取笑,这王小英是宋大娘的亲外甥女,她们一个村子的,性格泼辣,倒是难得的正直人,路过她们身边,看着王小英挺着大肚子,身边还有一个同村的媳妇赖长荣家的,看样子,似乎是王小英要生了。


        

家英赶紧停下来,走过去询问道,


        

赖长荣家的慌了,说道,“这可咋整啊!”她把人带出来的,若是出了什么事情,她该怎么和人家的家里交代啊!这王小英生了三个闺女了,盼着儿子都盼的红眼了,她真的怕了,不该听王小英的话,带着她出来。


        

家英上辈子在县里的医院当过护士,在妇产科也待了十年,那个年代,能到县里生产的,不是家里有钱有势的,就是产妇有很大问题的。所以她才能看出这王小英马上就要生了,怕是宫口都开了,看看周围,路边有一个玉米地,倒是一个能争风挡雨的好地方,马上就对两个人说道,


        

王小英看着家英推着自行车,就说道,“郭家英,你能托着我回去吗?”


        

“这当然没问题,可看你疼成这个样子,能坐稳当吗?若是摔了更危险,再说你憋着不生,孩子危险啊!”


        

“郭家英,你能行吗?”


        

“我看过一些书,大概知道情况,再说薛家嫂子有生产经验,你快点,马上找人来。”


        

“走,到那边的玉米地里,赖家嫂子,你带骑着自行车回去找人找车。”


        

赖长荣家的自然是想走的,但是留下人弱是不靠谱,自己也算是失职啊,就问道,


        

低头一看,王小英的裤子都湿了,羊水破了,家英再一看,好么,孩子的小脚都出来了。这是难产啊!用毕竟明白的说法是,孩子大人,只能保住一个。


        

王小英看到家英楞了,就赶忙问道,“怎么了?”


        

家英一边说着,一边把自己的两个大柳条筐从车子的后座卸下来。赖长荣家的赶紧骑着车子就走了,只是看她歪歪扭扭的样子,家英只能期望她一路顺风了。


        

扶着王小英到玉米地边上,自己钻进去,放到了一片玉米,然后又回来从柳条筐里,实际上是从空间拿出一块宝蓝色的布料来,先是用自己的衣服垫上一层,然后铺上布料,这玉米杆子还是很扎人的。扶着王小英躺下,然后又拿了一块白色的布料盖在她的腿上,退下她的裤子。


        

这个时候跟产妇说实话,那是非常忌讳的,于是说道,“孩子胎位不正,你得遭点罪了。”


        

“没事,孩子重要。”


        

家英很庆幸,这个时候王小英是相信自己的,而另外一方面,家英心里想的是,如果这个孩子是女儿,是不是会被嫌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