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老公是高岭之花 > 六 生辰宴
夜间

老公是高岭之花

        

郭平和宋雅兰一看这一桌子菜,很是欣慰,女儿终究是大了,不过,这么多的菜,也吃不完,就出门抓住一个孩子,让他去会计谢敏达家里叫人吃饭。


        

宋雅兰一边听着女儿说着当年辛苦生了她的话,眼里都是泪,忘记了要教训一下这败家闺女的事情了。两口子还是头一次被自己的孩子说感念亲恩的话,听的热泪盈眶。都说会哭的孩子有糖吃,这会说的孩子糖更多,两口子对这个女儿的爱,不自觉的放大了无数倍。


        

谢敏达已经到了,和郭平两个喝起来了,而没多久,老三郭勇军来了,原来,传话的孩子没告诉谢敏达到家英的家里,所以他去了郭家,所以现在郭家的人也都知道了。郭勇军和姐姐关系还是不错的,又深得父母宠爱,就主动来蹭饭了,两个嫂子更是没谱,派出了四个儿子的强大主力军,好在家英的菜做的多。


        

接下来,家英还得面临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秋收了,为了防止有人说郭平假公济私,所以,家英这个记分员的工作没有了,她得跟着大家一样,下地干活了。说到这个,宋雅兰就说,这件事情,肯定是有人背后撺掇的,嫌疑最大的就是家英那两个嫂子。


        

干农活,这件事情,她还真的不惧,前世也是能干的,只是她现在年轻,手嫩嫩的,不想干活弄粗了。更担心晒黑了,晒出斑点来。那跟毁容也差不多了,继续防晒霜,急需。可惜,最近空间平台上都没有出售了。只能用空间里的抗皱霜挡一挡了。不过,估计会有些影响不好,因为抗皱霜也是有香味的,下地干活涂脂抹粉,这要是让人看到了,那自己的名声可就彻底的臭了。重生后要做的第三件事情,就是解决护肤养肤难题。


        

出工那天,家英可是全副武装,戴着草帽,帽檐戴着一圈白布,一身肥大的衣服,手上还带着自己做的手套,脖子上一条毛巾,防止草屑钻到脖子里,因为要干活,就吃两顿饭,但是不到天黑,是不能回来的,这是抢收,如今还没有磨洋工的,大家对于生产任务那是非常在意的。头一桩,就是割黄豆,这个可真是磨手,家英干的不紧不慢,不求最好,只要中等就行,若是下死力气,那是透支身体,可不好。


        

虽然侄子很讨厌,不过家英就当自己提前当妈了,反正她这辈子可不想当什么劳模母亲,过了十八岁,全部给老娘滚蛋。如此宽心的家英,让父母脸上的笑容就更多了,连坐在炕上的几个臭小子吵嚷着要吃更多,都被忽略了。不过,别人不看着,家英可得看着,这么多的肉菜,吃的太多了,明天准要拉肚子,到时候两个嫂子能逼着她承包几个小子后半辈子的口粮。


        

看这些小子吃的差不多了,就把几样肉菜包了,让他们送回去给父母,若是没有洒了饭菜,没有摔坏盘子和碗,送回来餐具,就给她们一人一个苹果。


        

四个小子本来还想偷吃什么的,不过苹果在前面吊着,就听话了,很快就带着餐具回来了。家英可不会留下画把给两个大哥和两个事儿多的嫂子,都是单独盛放的,可不是剩菜,饺子没煮,这肯定是新的。不过,这男人吃饭就是费事,一边吃菜一边喝酒,最后才吃饺子,中午开始吃,一直吃到下午晚饭过后。


        

连着干了几天的重体力劳动,大家对于家英还算是改观了,对于她的婚事,大家都不是很看好。那齐观泽一看就不是一般人物,如今又回了大城市,估计到时候郭家英就要鸡飞蛋打了,不过她也跟着劳动,表现还不错,大家觉得这个村花还是很接地气的,没结婚之前,那可是一朵娇花,如今结婚了,也成熟了。对她态度好多了。


        

最后一天,总算是在天黑前把抢收的工作都完成了,至于晾晒粮食,那也不是所有人都去的,这需要技术,叫养长,就是拿着木头锹,接着风向扬起粮食,将粮食中的外壳剔除,所以一般都是有经验的男人,家英也终于可以休息了。直接关门烧水,然后痛快的洗了个洗澡,最后再把水倒了。


        

等头发差不多干了,家英就躺倒被窝了,明天不用早起了,她可得好好歇着了。第二天一早,不过才七点钟,生产队的大喇叭就开始叫郭家英,说是有她的信,还特意的说了,是京城来的。


        

晚饭大家都回家吃,宋雅兰本来打算让她回娘家吃,不过家英说自己家里都准备好了,也就没去,回到家里,从空间拿出剩菜剩饭,拿还热乎呢,吃完了,简单的擦一擦,收拾一下房间,就是不敢停下来,因为一旦停下来,再起来可就费劲了,她这样长时间不干重活的人,就得一鼓作气。只是这秋收的时候,到处飞的草屑扎的人难受,等再返回的时候,就搭了一条毛巾在脖子上,上午那条早就脏了。


        

这个星期平台出现新商品,是牙膏牙刷、铁锤子、洗发露和桔子。作为一个爱吃水果的人,当然不会错过,只是很可惜,不方便给爸妈拿。锤子也得买,用的上,毕竟是土坯房和木头建造的房子,用铁锤的时候绝对有,再说了,这锤子好啊,关键时刻是防身武器。


        

这个时代的人,肯定是营养不良的,没见过一个胖子,就连厨师都不会胖,就比如宋雅兰,她就负责给生产队做饭,平时喂猪,生产队有六头猪,除了上缴的任务猪,其他都是过年给各家分的。另外还有一个郑婆子,她叫郑姨,她们两个干这个活儿已经是轻省的了,家英想着日后自己养猪,有空就来帮她妈,可惜宋雅兰疼闺女,哪里能让女儿下了工,还来干活,只是和亲妈在一起,家英也不会觉得闷了,还能听到很多八卦。


        

家英忘记了,农村人起的都早,带着起床气,在加上对北京那个人的怨气,动作利索的起床穿衣,洗漱之后,就往生产队大队部走,一路心里都在想着,这齐观泽若是来要钱的,就直接让他回来离婚。老娘辛辛苦苦的劳作,挣点钱多难啊!


        

一路上还遇到不少熟人,路过娘家的时候,宋雅兰就从屋里出来了,让女儿先吃了早饭再去看信,既然这样,就去吃饭吧!她也是真的累了。


        

女儿留下吃饭,自然不能对付,宋雅兰给女儿煮了鸡蛋,然后端上大碴粥,还有咸菜,家英吃饱了,火气也降了很多,这还是第一次主动来信,真的很好奇,那么高冷害羞的人,会怎么开口要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