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的邻居是主角 > 第四十八章 曾经的自己(第一更!求收藏!)
夜间

我的邻居是主角

        

“经过昨天一晚的考量,我方提出的条件很简单,贵国需要后撤三十里,作为回应,我方后撤十里,中间地带的治安也由我们负责,贵国每年还需要向我国进贡骏马一万匹。”


        

当第二天陈奕当着众人的面将这些条件说出来的时候,不仅北齐的人愣住了,就连楚国的人也不知道陈奕要干什么,孙遇贤也是些许惊讶的看着陈奕,仿佛在说:这就是你说的方法?


        

不过孙遇贤也没有开口阻止,他想看看陈奕能玩出什么花样,顺道让他探探北齐的底线。


        

“这位大人,这未免有些狮子大开口了吧?”库赞愣了一下笑着回应,“不过若是这个条件能降一点,并且取消称臣的话,还是有商量的余地的。”


        

“开什么玩笑?!想让我们陛下称你们皇帝为父皇帝?做梦!”阿古碌直接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怒目圆睁的看着陈奕,仿佛要将他生吞活剥了一般。


        

库赞轻轻的拉了拉阿古碌,让后者坐了下来,随即干笑着看着陈奕。


        

“这位大人,这可能就有些过分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想咱们没得谈。”库赞轻描淡写的说道。


        

作为一个经验老到的外交官,对于陈奕提出的条件库赞并没有过多的惊讶,能用称臣的条件换多后撤二十里是一件划得来的事情,但是若是让治安管理权落到了楚国的手里,那对齐国可就是大不利,加之,骏马可是相当重要的战略资源,齐国可就是靠着优良的战马雄踞一方的,要是把这些交给了楚国,那自己优势可就丧失了许多。


        

“库赞大人说笑了,我过可以不需要贵国称臣,作为替换条件,贵国皇帝需要称我大楚皇帝为父皇帝,自称为儿皇帝,除此之外,还要求贵国减少关税,并放开贸易限制,不限制贵国的牲畜和农副产品出口。”


        

陈奕露出了一脸和煦的笑容,但这笑容落在北齐使者眼里,仿佛像是一个恶魔一般,在场的众人都被陈奕的条件给震惊了,甚至连宋皖都忍不住在桌子底下拉了拉陈奕的衣服。


        

“孙大人,不知道这位大人说的可是真的?”库赞转头看向了一旁的孙遇贤。


        

“这位是本官的副使陈奕陈副使,他说的,自然就代表本官说的。”


        

孙遇贤点了点头,说出了一句令在场的众人都惊讶的话,就连陈奕的心中也满是震惊,不由的在心中给孙遇贤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如果库赞大人觉得没得谈的话,那现在就完全可以起身离开,然后安安稳稳的离开楚国,回到北齐,顺便带给你们陛下交战的消息。”陈奕同样是一脸的云淡风轻。


        

此话一出,在场的众人更是震惊了,孙遇贤颇为意外的看了陈奕一眼,而其他人的手中也都捏了一把汗,如果库赞真的力离开,那迎来的就是战争,这是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的。


        

如果战争爆发,那就说明他们这次的谈判失败了,让他们也会觉得脸上无光。


        

陈奕这番话说的库赞哑口无言,虽然他不愿意面对,但不得不承认这就是齐国的现状,朝廷内外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大家都在为自己谋求利益,真正为国做事的人却很少。


        

“但是我们楚国就不一样了,我们是真的繁荣,在我们英明的皇帝陛下的领导下,我们楚国的实力在这些年飞速增长,但你们齐国却相反,库赞大人,您还是好好考虑考虑吧,我们可以给你两天的时间,您要是拿不定主意,可以传信回去,实在不行就多等几天。”


        

陈奕说完之后便看向了孙遇贤:“孙大人,咱们今天要不就到此为止了吧?”


        

不愧是经验丰富的老油条,得亏在这关键的时候没有拆自己的台,不然自己可就难堪了。


        

孙遇贤不这么说也没办法,陈奕是楚国的副使,自己是正使,如果自己出口否认了陈奕说的话,那不就是自己在打自己的脸么?一个人外交的尊严不容许他在这样的场合让楚国丢脸。


        

“库赞大人,现在贵国是什么情况,我想大人的心里应该比我清楚。”陈奕笑着说道,“你们北齐现在的情况堪忧,看起来繁荣昌盛,实际上是外强中干吧?所有的繁荣只不过是假象,就像泡沫一样,一戳就破。”


        

“下官当然怕,只不过下官也是在赌,不过好在下官赌赢了,库赞没有那个胆量离开。”陈奕呵呵的笑着。“不过还要感谢大人刚才没有拆我的台!”


        

“你胆子还真是大。”孙遇贤叹了一声,“你也不用感谢本官,本官只不过是想维护我大楚的颜面,不能让那些北齐人看笑话罢了。”


        

陈奕嘿嘿的笑了起来,他现在觉得,孙遇贤似乎没有想象中那么难相处。


        

孙遇贤看了眼陈奕没有说话,朝库赞拱了拱手便起身离开,其他副使见状自然也是连忙起身跟上。


        

“库赞大人,不着急,慢慢考虑,咱们有的是时间。”陈奕轻轻的扣着桌子,朝着库赞笑了笑便连忙跟了上去。


        

“你这么说,就不怕库赞真的转身离开?”等到副使们都离开了,在孙遇贤的马车前,孙遇贤淡淡的问道。


        

坐在马车里的孙遇贤看着陈奕那朝自己挥手的身影,默默的放下了车帘,在方才谈判的时候,他仿佛在陈奕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曾几何时,他也是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郎,他也敢说一些现在想起来令他后怕的话,随着他的官职和地位的上升,他说话的分量也愈来愈重,也愈发的缄口莫言,若是能像曾经一样在谈判桌上与外使酣畅淋漓的对骂,那该有多好呀......


        

“大人您慢走!路上注意安全!”


        

“怎么,等着本官送你回家么?”


        

听到孙遇贤这话,陈奕连忙笑了笑,他可不想和这个面瘫脸在坐一路的马车了。


        

......


        

夜晚,在北齐使者下榻的地方,一个戴着头巾的人悄悄的敲响了这里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