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阳寿已欠费 > 第四百二十一章 招兵买马
夜间

第四百二十一章 招兵买马

        

庐山君一脸迷茫的看着泰山君,脑子里面只有一个念头:这特么的是什么鬼?


        

而剩下的那些老人,都纷纷走过来,排着队和庐山君握手:“现在我们是朋友了。”


        

庐山君把他们的手甩开:“谁特么和你们是朋友?”


        

这些老人脸上都露出神秘的微笑来:“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和你一样,但是后来吧……嘿嘿。”


        

庐山君心里有点恼火。


        

他很讨厌这种人,被人逼着吃了狗屎之后,就像是有了某种了不起的资本一样,可以用前辈的语气和人说话了。


        

并且要得意洋洋的分享一下,什么样的狗屎比较硬,什么样的绵软,什么样的爽口,什么样的辣嗓子。


        

庐山君一边感慨,一边打哆嗦,脑子里面总是徘徊着那句话:羊叔,我再也不敢了。


        

庐山君快崩溃了:这个羊叔……到底特么的是谁?


        

丢人的事都能变成资本?


        

这个宇宙还能不能好了? 记住网址m.qqwmx.com


        

泰山君双手把勋章碰过来,递给庐山君说:“此乃朋友令,执此令牌,朋友们会为你两肋插刀,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庐山君:“……”


        

这时候,泰山君又从已经放空了怨气的盒子中拿出来了一枚勋章。


        

黄铜铸成,磨得锃光瓦亮,隐隐有一种黄金的感觉。


        

庐山君:“……”


        

之后,泰山君又张罗着大摆宴席,庆祝大家和庐山君成为了朋友。


        

特么的,这到底是些什么鬼?


        

那些老人都干笑着说:“开始的时候,我们也不太适应,觉得很扯淡。但是仔细想想,其实也不错嘛。生活,总是需要一点仪式感的。”


        

泰山君在旁边安慰说:“我们朋友越来越多,自然各种规矩就越来越完善,庆祝场面也就会越来越大。华山兄你如果觉得心里有遗憾,我们改日给你重新办一场好了。”


        

华山君摇了摇头,说道:“罢了,我所图的其实也不是什么宴席。真正的朋友,也不会在意这些的。”


        

酒桌上,华山君举着酒杯,一脸羡慕的对庐山君说道:“当初我和泰山君做朋友的时候,简简单单就结束了,哪像你今天这样,有这般的排场,真是让人羡慕。”


        

庐山君:“……”


        

庐山君忽然觉得,自己可能是这群神经病当中唯一一个正常人了。


        

而那些神经病脸上,都带着诡异的笑容。一副:再过些日子,你就和我们一样了的样子。


        

泰山君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庐山君很是迷茫的看着他们:这个到底是什么鬼?


        

以前在永康精神病院的时候,大家总是吐槽,说这里很无聊,如果有更好的去处,早就走了。


        

但是现在,李闻却觉得这里有一种归属感。


        

…………


        

李闻坐在永康精神病院,已经很久没有出门了。


        

反正这些头衔不要钱,都是钱院长随口许诺的。


        

更何况,这些头衔给出去又不用发工资。


        

钱院长每天接待病人,王萌和老刘则被钱院长压榨。


        

他们获得了很多头衔,现在王萌和老刘都做了副院长,都是什么医院董事会成员,什么资深顾问……


        

他表面上看起来很轻松,其实心里面十分焦急,甚至可以说是焦虑。


        

李闻,已经有所感应了。


        

钱院长很开心。


        

李闻每天就看着钱院长和王萌等人斗嘴,过的简直是退休老大爷的生活。


        

先是能量,能量被吸收光了之后就是念力,最后是生机,最后人间会变成一片荒漠。


        

传说中,人间很特殊,变成荒漠之后,还会重新焕发生机。


        

天地间的能量流逝的速度越来越快。


        

是那朵云在靠近。


        

李闻叹了口气,沟通了内心世界中的女娲。


        

女娲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但是那又有什么用呢?这一代人都死绝了,那不照样是毁灭吗?


        

在相同的地点出现了不一样的生命,和之前有什么关系?


        

李闻缓缓地点了点头:“这倒也是。”


        

女娲又说:“另外,我幸灾乐祸,不是在庆祝人间毁灭,我是在嘲笑你。”


        

李闻说:“你在人间也呆了很多年了,就当真一点感情都没有吗?我发现你们这些大能,全都这幅德行。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幸灾乐祸,看热闹不嫌事大。”


        

女娲幽幽的说:“对于我们大能来说,你所谓的很多年,不过是弹指一挥间罢了。我们的寿命太长了。”


        

李闻心想:我可不就是天选之子吗?我不是有求不得吗?


        

但是他愣了一下,忽然想起来。


        

“怎么你就那么喜欢做无用功呢?那么多大能都证明了,人间不可能存活,你怎么就死活不肯相信呢?”


        

“你觉得你是天选之子?你觉得你受到上苍照顾?你觉得别人完不成的事,你一定能完成?你是不是自我感觉太好了?”


        

李闻不想接受。


        

他对女娲说:“就算没有用,我至少努力过了。就算是排除法,帮后来人排除一些错误的道路吧。”


        

好像有很多人都有过求不得,但是他们都没有解决这个难题。


        

人这一生中,有一个坎,就是要接受自己是个平庸的人。


        

女娲直截了当的说:“没有。我如果有办法的话,当年还至于弄成这样吗?”


        

李闻嗯了一声,点头说:“这倒也是。”


        

女娲点了点头:“嗯,精神可嘉。不过……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


        

李闻说:“我想请教你一下,你有没有办法挽救人间?”


        

李闻又加了一句:“在不危及到你生命的情况下,尽量帮我们一把。”


        

女娲:“可以啊。放我出去。”


        

他又问女娲:“那你愿不愿意帮帮忙,出一份力?将来人间要毁灭的时候,帮我们一把。”


        

女娲说:“你没病吧?这不是要我死吗?”


        

李闻立刻答应了。


        

女娲见李闻答应的这么痛快,到有点不敢相信了:“你是不是又有什么阴谋诡计?


        

李闻苦笑了一声:“没有了,这次真的没有了。我这叫,团结一切能团结的力量。”


        

女娲点了点头:“承蒙你看的起了。”


        

随后,她从李闻的内心世界钻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