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六百二十四章 天时,地利,人和
夜间

第六百二十四章 天时,地利,人和

        

整个大名府都沸腾了,数万宋军在这里欢呼雀跃。


        

与金国开战以来,宋军是屡战屡败。数以百计的军州被攻陷。


        

除非是金军主动放弃,否则的话宋军基本上没有通过任何一场硬战夺回失地的。


        

而大名府,毫无疑问的是河北重镇。同时还有两个金军万户驻扎。


        

虽然两个万户都不满员,而且士气低落。可结果却是实实在在的,宋军成功收复了大名府,并且围歼了数千金兵。厽厼


        

这场大胜极大的鼓舞了各地的抗金义军,他们开始围攻各处金兵,并且取得了不错的战果。


        

整个河北之地,金兵的数量并不多,而且还分散在如此广袤的土地上。


        

打了几年了,屡战屡败的宋军也是摸清楚了金人的打仗套路。无外乎就是重甲冲锋,一鼓作气给你打垮,之后就是不停的追杀。


        

可前提是,你的有足够的人手,外加合适的地形。


        

当然不是金兵突然间就不行了,而是因为金军主力并不在这边。


        

西路军已经回到了河东,隔着太行山冷冷观望。 首发网址https://m.qqwmx.com


        

东路军群龙无首,主力都会燕京城去争权夺利去了。


        

王霄随着大军行动,来到相州附近的时候,遇上了从老家汤阴赶回来的岳飞。


        

看着那霸道总裁我无敌的帅脸,王霄下意识的抬手捂脸,准备绕路回去。


        

没办法,那张据说是华夏版汤姆克鲁斯的脸太刺激人了。 叮叮小说 dingdingxiaoshuo.com 厺厽


        

现在北地这边许多地方驻守的金兵只有区区一个谋克,还大都是驻扎在城内。


        

被成千上万的义军堵住围住,压也压死他们了。


        

等到信心大涨的宗泽带着大军再次出击的时候,这股义军风潮越来越壮大。


        

宗泽身为枢密使,而且还从赵佶父子那边拿到了便宜行事的尚方宝剑。


        

到了北地之后,各种官职那就是不要钱一样的向外发。


        

只要是来投靠的,只要是抗金的,总是能混上一个官职。


        

他这边一转身,那边岳飞就已经大喊“仙师留步。”


        

就像是岳飞的形象让人印象深刻一样,王霄这一身道袍的同样在宋军之中有着最高的知名度。


        

躲不掉了,那只好转身微笑“原来是岳统领,这是回来了?”


        

“哦。”王霄点头表示知道了“这是好事情,驱逐金人,直捣黄龙全靠你们了。”


        

顿了下,补充一句“我看好你。”


        

“谢仙师。”


        

这种做法,以后肯定会带来混乱。不过现在的话,好处肯定是大于坏处。


        

“见过仙师。”岳飞带着身边的汤阴老兄弟们齐齐行礼。


        

“岳某奉命回汤阴募兵,募得八百义士归来。”


        

“末将位卑言轻,宗枢密面前说不上话。还请仙师代为转达。”


        

岳飞不再是之前的敢战士了,抗金这些日子以来他的眼界开拓了太多。


        

闲暇的时候就会努力学习,努力读书。再加上自己的天赋,所以进步极快。


        

看着眼前这张帅气的面孔,王霄有些不自在的扭了扭“还有事吗?”


        

“仙师。”岳飞是真的有事情找他“末将来的路上,得知那蒙刮带着兵马去了漳水。末将认为这是围攻此部的大好时机。”


        

“这事应该去跟宗枢密说吧。”王霄可没想过插手军务。


        

“不到四十里。”


        

岳飞露出让女人尖叫的笑容,因为王霄懂了他的意思“很快就要下雨,漳水必然暴涨。而且大雨之中张不开弓,披不了甲。全军追上去,至少能留下一半的金兵来。”


        

“一半就够了吗?”


        

他现在发现了战机,不再是年轻时候那样直接闯去找主帅,而是懂得了迂回行事。


        

王霄抬头看了眼天色,天空之中乌云逐渐密布,看着就是要下雨的样子。


        

“漳水距离这边多远?”


        

王霄直接打包票“我会堵住他们的浮桥。只要宗枢密能够及时赶到就行。”


        

宗泽虽然不确定能打赢,不过他抗金的心思绝对是赵宋大臣之中最坚定的。


        

再加上之前王霄神奇表现的刺激,当即就拍板定了下来。


        

王霄也是笑着“你的胃口太小了,我全都要!”


        

没再多说废话,王霄直接带着岳飞找到了宗泽,将这件事情告知了他。


        

“不用担心金人能逃过河去。”


        

天降大雨,渡河就会变的困难。


        

河滩附近会泥泞起来,骑兵顿时就会失去冲击的能力。


        

而且在雨水之中,弓弦湿了用不了,甲胄泡水更是有着严重的影响。


        

很快,一队骑兵就押运着长长的拖车随着王霄提前赶往漳水。


        

行到半路,天上的雨终于是落了下来。


        

“天助大宋啊。”帮王霄运送铁棍的骑兵们都是大喜过望。


        

王霄点头“咱们去上游,找个地方隐蔽起来。等宗枢密的大军到了,再去毁桥。”


        

“谨遵仙师法旨。”


        

大雨从中午开始下的,一直下到了第二天早上,这才逐渐减弱。


        

可以说金兵在战略战术乃至在装备上的优势,都会被削弱到极致。


        

这个时候打起来,那就看意志,看人数了。


        

很快就有前出打探的骑兵回来禀报“前方十七里青洼镇外,有三座浮桥。金兵人很多,都在河边躲雨。”


        

之前驻扎大名府的阿里刮残部大都覆灭在了城里,可四周的城镇,还有相州附近的城镇县城都有分驻的谋克。


        

零零散散加起来足有两三千人,蒙刮舍不得放弃这么多的兵马。


        

同样也是因为这场大雨,这些接到了消息,从各地赶路过来的人手被耽搁在了路上。


        

对于几万宋军来说,能在雨中赶路三十多里地来到这里,就已经是巨大的成功了。


        

最起码这个时候,蒙刮带着的兵马还没有过河。


        

不是他不想走,而是在等四周各处军州县城驻扎的兵马。


        

面对着麾下主动出击的要求,蒙刮只说了一句话“要是那个神仙一块了,怎么打?”


        

这下所有人都老实了,还能怎么打,没得打呗。


        

金兵开始整顿,准备通过浮桥到对岸去。


        

就这么撑死不过一天的空隙,却是被王霄与宋军牢牢抓住。


        

接到宋军围过来的消息,蒙刮麾下的猛安们都是气愤不已。


        

什么时候大金国的强兵,居然能被孱弱的宋军给追杀了。


        

一身的道袍,一手举着把油伞,一手拽着一根长长的铁棍不断的撑船。


        

那神仙又来了。


        

蒙刮想哭,那么多的大王你不去追,为啥一定要盯着俺?


        

若是宋军敢追过来,就让他们知道大金的厉害!


        

这边还在冒雨整顿兵马呢,那边上游就飘下来了一个木筏。厽厼


        

木筏没什么了不起的,可上面的人却是吓的金兵腿肚子发抖。


        

没丝毫悬念的,又是一棍子砸断。


        

等到第三座浮桥的时候,当岸边的金兵满心都是绝望的时候。王霄没砸桥,而是跳下了木筏站在了浮桥上。


        

这下好了,还不如砸断呢。


        

木筏靠近第一座浮桥,王霄挥手将水里的铁棍甩了起来,重重砸在了浮桥上。


        

没什么好想的,纯粹是木头做成的浮桥当即从被砸中的地方四分五裂,随后两端在流水的冲击下不断溃散。


        

铁棍在水中一撑,王霄的木筏直接向着下游第二座浮桥飘过去。


        

被堵在岸边的金兵大约有五六千人马,一面是数万宋军,一面是逃生的生路并且只有王霄一个人。


        

可陷入绝境的金兵没有去抢生路,而是齐刷刷的转身去和十倍于己的宋军拼命。


        

原因很简单,他们都被王霄给砸怕了。


        

看着王霄一手雨伞,一手铁棍的站在浮桥上,岸边的金兵压根就不敢往前凑。


        

这种僵持没有持续太长时间,远处的宋军大队终于是杀了上来。


        

响彻四野的呐喊声响,甚至已经盖过了天边的风雨之声。


        

那他们早在汴梁城下,就已经是不管不顾,不论死了多少人都要围死王霄,消灭这个最大的威胁,而不是给他一次次休息调整,并且一次次打击士气于信心的机会。


        

可问题在于,他们不知道啊。


        

两边都是红着眼,挥舞着兵器就开始互相拼命。


        

对手强大不可怕,拼命就是了。 妙笔库 miaobiku.com 厺厽


        

可问题是,你拼命了却连人家一根寒毛都伤不到,那就彻底打崩士气了。


        

如果金兵知道都不用一万人,只要几千悍不畏死的猛士死命围住王霄,再集中床弩不要命的攒射,那王霄不死也得夺路而跑。


        

弓弩在雨中失去了原有的作用,两边都是用兵器搏命。


        

刀枪剑戟,棍斧锤钩。


        

冷冷的风雨之中,热血在沸腾,生命在消逝。


        

宋军这边虽然是西军溃兵还有各地的义军为主。可西军那边与金人是有血海深仇的,几十万西军都惨死在了金人的手中。


        

而北地义军就更别说了,今天能来到这里的都是和金人有着大仇的。


        

不是被灭了家,就是被屠了城。这种翻江倒海的恨意,只能是用鲜血来洗刷。


        

皮甲泡了一天一夜的水之后,早已经松软,而且散发着恶臭的味道。


        

铁甲泡水之后,连接处松软,而且极为沉重。这种环境下走路走困难,别说是打仗了。


        

当战局发展到了烂仗的时候,人数占据优势的宋军,逐渐压垮了金兵。


        

金人处在明显的劣势之中。


        

他们的脚下全都是泥泞,战马用不了。这就是被废了最大的武功。


        

弓弩用不了,同样又是废了武功。


        

等到终于有扛不住的金兵,掉头逃亡浮桥的时候,一直宛如雕塑般站着的王霄,终于是松了口气。


        

“我还以为没机会出场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