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权妻谋臣 >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朝堂
夜间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朝堂

        

“什么?受伤了。”


        

凤阳宫里,阿音得到消息的时候正在看一早慕无尘送来的折子,听见姜冬回道:“是被一个木箱子砸到了,好在里面放的是棉被,所幸没有大碍。”


        

阿音想了一瞬:“那梁清呢?”


        

“似乎也要晚些回宫了。”


        

“哦。”阿音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旁边的丝雀,“你家大公子是故意的吧。”


        

“那不会。”丝雀一向是慕大公子的忠实仆从,“我家大公子要是有那心思,何至于从前被夫人嫌弃成那样。”


        

万年的铁树,毒舌公子。阿音想了一瞬,还是笑道:“可是你家大公子一向是无师自通呀,更何况都这么久了,早就不是当初那个慕远征了吧。”


        

阿音看了一眼手上的折子,搁在了一旁,是户部荣禀的折子,北疆的殷氏要求朝廷拨钱银用来抵御已经到来的严冬。


        

慕无尘说,今年的北疆情况还好,去年云墨下旨让冯天凛拿下了文平城,继而安抚,收编了周围的许多马匪。原以为云墨驾崩之后,这些人会不安分,好在冯天凛是有些手腕的。


        

阿音批了这折子,只是拨款的数目还是要再议的。原本想问问慕远征,可是眼下几日是找不见他人了。


        

“那……奴婢还是相信,大公子不是故意套路梁大人的。” 记住网址m.qqwmx.com


        

“故意也没事。”阿音用朱砂在折子上画了一个圈儿,“他俩都不小了,总要有人先跨出一步的,总比错过了好。”


        

“娘娘说的是。”


        

“是。”


        

云染他们将身上的斗篷脱下来递给了一旁的宫女,傅连也是顺手递了过去,两人刚坐下,丝雀就走到了跟前。


        

“这是什么?”云染接过来,问了一句。


        

“娘娘,淮王殿下和傅小大人来了。”余田道。


        

“进来。”阿音顺手将一旁压在下面的折子拿了出来。


        

听见两人一道进来,率先道:“免礼了,坐吧。”阿音说着将手里的折子递给丝雀,“给淮王瞧瞧。”


        

傅连抿了抿唇角,若无其事道:“她回京做什么,我记得当初是说了没有传召不得入京的。”


        

“她说要来吊唁先帝。”阿音轻轻一笑,带着一丝嘲讽,“真是笑话。”


        

“嫂嫂要是觉得不妥,直接将折子打回去就是了。”


        

“殷木兰亲自上的奏折。”阿音起身伸了伸胳膊,“她要回京了。”


        

“殷木兰要回来?”云染愣一下,回头看了一眼傅连,却正好看见他正看着阿音,心都微微一动,连忙收回了目光,仔细的去看手里的折子。


        

阿音回眸看来,正对上傅连的目光,浅浅一笑:“大约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


        

金平年。傅连心头一顿:“金郡马的那些消息网,如今娘娘还没有掌握么。”


        

“我前些日子把影人的令牌给金连礼了。”阿音想了想,“说到底毕竟是一直跟着他们父子的,我要过来也没用,更可况……金平年又是那样死的。”


        

一提到金平年,气氛就变得十分尴尬。沉默中的每一丝空气都十分的沉重。


        

“不妥是不妥,但是也不能拦着。”阿音道,“她一直跟殷木奎有消息往来,我想知道是什么事情。”


        

“可殷木奎不是一直扣在禁卫军么。”云染有些意外,这样都能传出消息?”


        

“这就要多亏了我那个好大伯了。”


        

“另外,殷木兰回京之后的一应事宜都交给你们两个处理,看好她了。“阿音说着回眸浅浅一笑,“注意分寸。”


        

一时之间,两人皆是有些意外。要是阿音对殷木兰的防备之深,居然将她交给他们二人。这差事,一时还真说不上是轻是重了。


        

“臣弟领旨。”无论如何,云染还是郑重的先接了差事。


        

“那嫂嫂叫我们来是为了什么。”云染轻咳了一声,问道,“查他们姐弟在密谋什么,还有殷木兰回京的目的。”


        

“没有那么复杂。”阿音站在窗前,看着外面冬日暖暖,实在是个晴好的日子,“殷家的将军府,里里外外重新清理一遍,我要殷将军宾至如归。”


        

原来是监视。傅连了然。


        

阿音瞧着他们的如今已经比自己还要高的身影,一时有些出神。听见丝雀上前道:“娘娘不是一直怀疑四公主跟殷木兰有勾连么,怎么这样大的事情,让王爷和傅公子去办。”


        

阿音缓缓地收回目光,看着窗外道:“殷木兰此人心高气傲,两个小孩子去看着她,她不会放在心上的。”


        

“可是奴婢觉得,两位小公子还缺历练,会不会有什么疏忽。”


        

傅连起身,跟着行了一礼。


        

“行了,去忙吧。”阿音道。


        

“臣弟告退。”云染说着便转身跟傅连并肩出去了。


        

“御湖么?”丝雀一怔。


        

阿音想了想:“回琼园吧,那小池就好。”


        

丝雀心头微微一怔,不免有些担忧,听见丝竹冷不丁的说道:“下午梁钥要来。”


        

“年纪小是真的,但是缺历练倒是不见得。”阿音微微侧眸,琉璃色的眸子含着略深的笑意,“他们两个,哪个父母是好相与的,都是心比尘细的人。”


        

丝雀想了一瞬,应道:“娘娘说的是。”


        

阿音转身道:“今日天气不错,带初儿去钓鱼吧。”


        

“不是还有好久么。”阿音摆了摆手,往外走,“他来了就让他去琼园找我,什么万寿节,回头再说吧。”


        

丝雀想劝,却已经听见丝竹应了一声“是”。


        

凤阳宫外,冬日晴好。


        

这回阿音倒是愣了一下:“好像是,他来做什么。”这快要年下了,梁钥的固定行程不是要出去相亲么。


        

“万寿节。”丝竹说得面无表情。


        

阿音听得十分别扭,她才双十年华,居然要过什么万寿节了。


        

“什么?”


        

“你跟嫂嫂她……我记得你从前就很喜欢她。”云染微微上前,压低了声音,“现在还喜欢么?”


        

“……”不知道为什么,傅连看着他凑近的脸,忽然想揍一顿,或许手感会不错,“王爷如今大了,也会胡思乱想了。”说完便负手大步离开了。


        

云染一袭白衣走在蓝衣公子的身侧,一路往御花园去,脚步显得心事重重的。


        

“你有什么就直说吧。”傅连看着远处安静的湖面,蓦然停下了脚步,道,“这一路上一言未发的,别扭。”


        

“我只是忽而有些疑惑。”云染看着他。


        

“你这算什么回答。”


        

“你这又算是什么问题呢。”


        

“……”真是跟你爹一样,说了等于没说,云染大步跟了过去,也不知道自己在瞎操心什么。


        

却不想,有人一直在御花园里晒太阳,听了个一星半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