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神也不容易 > 第八十五章突然出现的少女
夜间

神也不容易

        

他的手搭在柳文彭的手上感受到了他的脉搏还在跳动松了一口气。


        

可在下一刻,他愣住了,他居然感应不到柳文彭的身上的灵力波动。


        

他抬头一脸不可置信的看向那个长相普通,身穿白衣,一副如冰川一样傲雪寒霜的太渊上神做的有些过分。


        

对于一个修士来说,废了灵根变成为一个废人,那是比杀了他还难受。


        

不过,他又细想了一下,将视线收了回来,目光再次落在了躺在地上的柳文彭身上。


        

他暗自摇了摇头,推翻了他刚刚心中所想。


        

杀人不过头点地,像太渊上神这样的有着崇高的实力,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不相信他这样的心狠手辣的人。


        

人家只是废了他的修为,不过他倒是没有同情于他,因为毕竟是他自己没有眼力劲,作死,也不看看什么人都敢得罪。


        

不过,他倒是误会了太渊上神,人家之所以不杀他,那是因为他是一介凡人,要是换一个人,他分分钟就让他死了千百遍了,怎么可能只是废修为这样轻松。


        

然后他连忙用神识通过经脉进入到柳文彭的身体,探了一下他的灵根是否还在


        

当看到柳文彭体内,那根如树枝一样粗细的灵根还在他的体内,他松了一口气。


        

要说刚刚他只是对这群来路不明的人有些畏惧,那么现在则是多了几分敬畏。


        

刚开始他畏惧他们,那是因为他身为筑基期的修士,除了云九宸他看出是练气七层,其他四个他居然一个都看不出。


        

见他没事,他就让几个与柳文彭关系不错的人将他扶到酒楼的客房休息。


        

而他则是从新返回云九宸几人的面前。


        

而唯一看得透修为的云九宸,虽然只是一名小小的练气七层,但从气质上看,那也非池中之物,而且他还能感知到除了那名白衣人,他在其他四人中是绝对的领导者。


        

能让这么多修为高于他人臣服于他,必定有他的不同寻常之处。


        

看不出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没有灵根的普通人,一个是他们的修为都高于他。


        

当看到他们的气质他不相信他们真的和他们的面相一样,是一个普通人,所以就是后者修为在他之上。


        

太渊上神礼貌性的轻点了一下头,没有说话。


        

咚~


        

所以现在他对这几人多了又多了几分敬畏。


        

他对着太渊上神几人十分恭敬的行了一礼道:“多谢几位阁下手下留情!”


        

当所有人的目光投向云九宸时,只见他已经趴在桌上,脸上布满了汗水,大口喘着粗气,就像是刚刚他进行了一场大战似的。


        

当然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也就只有太渊上神和云九宸两人才知道。


        

突然一声与桌面碰触发生的巨响。


        

刚刚所有人都将时间注意到太渊上神,而没有注意到云九宸。


        

云初秋眼睛深邃了一下,看了云九宸一眼,又看了太渊上神一眼,然后破鼻而而笑道:“没事,只是有些虚弱。”


        

虽然不知道云九宸为什么会虚弱,不过既然云初秋说没事,云倾歌也就放心了。


        

云初秋见他如此还以为他生病了连忙为他探了一下脉。


        

云倾歌也是十分的担忧的急忙问道:“大姐小弟怎么了?”


        

不过他们在角落等了半天也没有听见大厅内有打斗的声音传来。


        

天香酒楼的掌柜一脚踢到他身边的小二的屁股上小声道:“快出去看看!”


        

……


        

刚刚他们的那阵仗,还以为要打起来,原本在酒楼吃饭的见此都已经相继离去,酒楼的掌柜和小二也找了一个躲了起来,生怕神仙打架殃及池鱼。


        

小心翼翼的来到大厅,见大厅似乎什么也没发生,这才出了一口气。


        

他走到他们面前堆着笑脸道:“几,几位客官有话好好说,小店可经不起你们大展拳脚!”


        

小二虽然十分的不乐意,可是谁叫人家是他衣食父母呢?


        

他蹑手蹑脚的,从角落里走了出来。


        

不过,所有人都没有在他身上多做停留,不过崇明倒是很客气开口道:“你去将我们的酒菜上来吧,然后给我们安排五间上等房间。”


        

小二听了,立马就像见到救命稻草一般,连忙回答道:“好好好,马上为您们安排!”


        

他突然的插话,顿时又将所有的目光吸引到了他身上。


        

一下子接受到这么多的视线,他顿时腿都吓软了,那如豆大的汗水从额头流下,身体也不听使唤的颤抖。


        

很快大厅又恢复了正常,酒菜也很快就都上齐了。


        

……


        

说完,他脚底像是按了一个风火轮一般逃离现场。


        

夜浔道了谢,然后就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他可以辟谷,但是其他人还是要吃五谷的。


        

这声音响起,所有人都好奇的看向酒楼大门口,而一直淡然自若的太渊上神,不知道怎么的,此时手中的美酒居然顿住在手中。


        

他这一小举动当然让云九宸看到眼里。


        

“谁?是谁胆敢在云麓城闹事?”


        

突然一道尖细的女声打破了好不容易维持的和谐的大厅。


        

让在场的很多男人都看得两眼发直,就差流口水了。


        

她的身后还跟着几个护卫,一帮人就浩浩荡荡的走了进入了酒楼。


        

他也有些好奇的看向门口,他到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能如此影响到他那个不动如山的师尊。


        

然后就看到一个身穿白衣,十五六岁的少女,长相那是一个倾国倾城。


        

他手中的酒杯,也随之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碎裂的响声。


        

叮咚~啪~


        

当云九宸看清楚少女的长相时,他瞳孔一缩。


        

当然除了他,他身旁的太渊上神反应更大,他直接就站起身,在众目睽睽下来到那名少女的面前。


        

而少女见突然出现了一个长得普通的男子挡在她面前一脸的不屑娇怒道:“你是什么人?是不是你在云麓城闹事的?”


        

不过,太渊上神应该此刻完全就听不到她说的什么,而是全神贯注的盯着少女的脸,出神的伸出右手就向少女的小脸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