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野猪传 > 第255章 义救嫂嫂
夜间

第255章 义救嫂嫂

        

朱子山的鼻子抽了抽……


        

猪鼻子赋予他强大的嗅觉神通,瞬间便确认了那女修的身份。


        

原来那深受重伤危在旦夕的女子,竟然是嫂嫂。


        

嫂嫂待我恩重如山,如今正是自己回报她的时候。


        

被障目幽魂封住了双目的朱子山怀着满腔的热血迈步上前,他缓缓的伸出了自己粗大的右手掌。


        

面对一个陌生的男子,突然伸出的粗大手掌,凌华仙子下意识的向后躲避。


        

朱子山并没有伸手去追,而是温柔的将手悬停在原地。


        

凌华仙子深吸一口气,再次做了一下心理准备,于是她小心翼翼的,主动将自己的脸庞,凑到了朱子山的手掌之上。


        

“哎……”


        

朱子山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朱子山粗糙的大手依旧没有动,凌华刻意用自己娇嫩的脸庞,去摩擦那粗糙的手掌。 记住网址m.qqwmx.com


        

此情此景显得那般温柔。


        

妹夫子山这就来救你!


        

獠牙穿刺!


        

嫂嫂你受苦了……


        

嫂嫂莫慌!


        

在完美伪装的人形状态下朱子山并没有獠牙,但此时此刻,他脸上无牙,心中有牙。


        

他就那样自然而然的使出了獠牙穿刺,没有一丝的迟滞,没有一点生硬,仿佛这一招天生就该这般使。


        

噗嗤!


        

朱子山直接就刺了进去。


        

野猪冲锋!


        

……


        

哗啦一声。


        

朱子山将挂在獠牙上的凌华仙子猛然举起。


        

巫马琴立刻转头不再观看,然后一个影魔身瞬移离开了凌华仙子的寝宫,去往自己的密室打坐休息。


        

不知过了多久……


        

好……好猛!


        

巫马琴的眼睛瞪的老大,她没有想到这家伙竟然突然出手了,而且招招致命。


        

巫马琴点点头,一个影魔身便消失在了密室。


        

此时的凌华仙子已经恢复了往日的雍容,她盘膝端坐在寝宫的床榻上,双手虚合,血河珠在其双手中缓缓旋转,发出一道又一道的血红光华。


        

一名侍女来到了巫马琴的密室。


        

“巫马大师,小姐叫你过去。”


        

毫无疑问,凌华的性命之危已经解除,而且体内的阴煞毒气也一扫而空,修为境界稳固无比,之前冒进提升修为的隐患竟然全部清除。


        

按照凌华此时的状态,巫马琴推算她只要稍微再闭关月余,分神境便会水到渠成。


        

巫马琴仔细观察着凌华仙子。


        

只见她面色红润,气息绵长,一身幽冥法力,平静内敛,仿佛打磨了许多年一般。


        

双修的效果出乎意料的好,这让凌华仙子感觉自己找到了一条提升修为的捷径,甚至成就金丹境界的大门已经向她敞开了一丝缝隙。


        

“巫马师傅,你给我找的药人很不错,他竭尽全力配合了我的治疗,主动施法将所有药力都渡入到我的体内,而我体内淤积的阴煞毒气也尽数被他吸收。”


        

凌华睁开眼睛看向了正观察自己的巫马琴。


        

巫马琴震惊的表情落在她的眼中,这让凌华不由生出了几分得意。


        

“哼!那倒未必,这世间既好色又愚蠢的男子恐怕不在少数。”凌华仙子美目一转的说道。


        

“此人名叫朱可夫,乃是炼体散修,整个东胜人族地界体修都如凤毛麟角,能够达到练罡期的体修,整个永州怕只有他一人,如今已经被你当做药人消耗了,你还说自己不是运气好?”


        

此时凌华的微笑既妩媚又满足,甚至带着一丝神秘的诱惑。


        

“你运气好而已,像这种蠢货不可能找到第二个!”巫马琴当即泼了一盆冷水。


        

“九转心神丹和龙血鼎阳丹你或许不识得厉害,可后面几种千年灵草你总该认得吧,你去问问那些炼丹师,这些灵草是不是能生吃的!?”


        

“单说那千年肉苁蓉,普通练罡期的剑修男子,莫说是千年药性,哪怕是百年药性也承受不住!”


        

“必须要体修才行吗?那些剑修男子不可以?”凌华皱眉问道。


        

“哼!剑修男子的体魄只怕早就被虎狼之药撑爆了!这个朱可夫在救你之前可是吃了九转心神丹,龙血鼎阳丹,千年肉苁蓉,千年金阳参,千年血阳茯苓还有千年地黄龙,六种虎狼之药!”


        

凌华此时才知道后怕,原本娇艳的神色变得略有一些苍白。


        

见凌华已有后怕之色,巫马琴再次当头棒喝的说道:“凌华!你仗着自己有一个好家族,有一个好兄长,实在太不知敬畏了!修仙一途从来都不是靠资源堆砌就能成就大道的,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要取巧,便是自寻死路!”


        

“今日若非运气不错,让我遇到了这散修朱可夫,你这一生修为根本就不可能保得住!”巫马琴严厉斥责道。


        

“竟然如此凶险!”


        

“那就好!”巫马琴欣慰的点了点头。


        

“巫马师傅,我让小翠请你来,便是因为这药人朱可夫其实还没死,您看是否能够将他救活。”凌华收了血河珠,从床榻之上站起,单手一挥,身后的被褥便被掀开了一半。


        

被巫马琴当头棒喝,凌华沉默良久,脸上已经有了悔悟之意。


        

“巫马师傅,你说的对,我会好好沉淀一段时间,不会在急于求成。”


        

阴毒入体,腐蚀肉生身骨髓,纵然还有呼吸,那也必死无疑!


        

这是巫马琴见到朱子山第一眼后,得出的初步判断。


        

一名上半身赤裸的男子,便躺在了被褥之下。


        

此时的朱子山双眼翻白,口吐白沫,早已昏迷,皮肤表面漆黑如墨,向外散发出阵阵阴寒之气。


        

阴煞毒气向来都是尸鬼才能吸收,从而转化为幽冥鬼气,活人根本不可能吸收。


        

不过此子既然有本事,吸收体内的幽冥毒气,那么自己只要护住他的心脉,他当真可能死不了。


        

不过当她的神念深入朱子山体内探查之后,却愕然的发现他身上的阴煞毒气,竟然在被缓缓吸收……


        

这不可能!


        

这居然是一个可以反复利用的药人!


        

巫马琴虽然震惊,但是表面却依旧云淡风轻。


        

巫马琴斜眼撇了一眼凌华仙子,绝不能让她知道这个药人还可以反复利用,否则她一定忘乎所以,疯狂以血河珠吸收阴毒怨煞,提升修为境界,到时候才是真正的神仙难救。


        

只见巫马琴沉吟片刻后说道:“此子阴毒入体,肉身骨髓已开始腐坏,虽然肉身强健,暂时还有呼吸,但也活不过一盏茶的时间,这手尾还是我帮你处理吧。”


        

漆黑的阴影覆盖住了被褥里的朱子山,然后两人同时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