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原著让我领饭盒 > 第160章 怼娘上身
夜间

第160章 怼娘上身

        

待它把铁链全部解开,希娃立马翻脸:“你这虫子居然还敢尿床!脏臭死了,我要出去找吃的,你都吃饱了,我却饿得要撑不下去了,没有我你就得饿死!”


        

希娃侧身,扯得身体伤口直疼:“嘶~这伤口真疼,动一下简直要人命了!”


        

她无力地躺了回去,虫子赶紧吐出魔气去治,直到伤口全部愈合,希娃才继续翻脸:


        

“曹江,原来你会魔功啊,好哇,你会魔功为何要那样解开铁链?不要为自己的尿床找借口,以后再敢尿床你就滚下去睡地板,不然你就别跟我睡,我受不得脏臭。”


        

转头一看,就看到一只嗷嗷待哺的含泪虫子抬起头看她。


        

“啊!曹江,你竟敢拦我去街上找吃的!你要饿死我吗?干什么?你会吃奶还敢吃我吗?你这是杀鸡取卵,断自己的生路……”


        

她躲在墙角和结界边上瑟瑟发抖,身上还有伤口,虫子爬过来,咬着她的裙角,往厨房拉去。


        

曹江本来的那点骄傲心情瞬间被浇灭,见她虚弱地下床捂着腹部走出屋子,瞬间发出哇哇的孩子哭声。


        

希娃只瞪他一眼,心烦道:“哭个屁,丑东西!我是你这么大蛊虫的时候还从未哭过呢,你就是矫情!好歹是一雄虫,哭哭啼啼跟个娘们似的,丢人。”


        

那虫子哭得更大声了,还翻身露出两排虫子的虫脚,希娃转身直奔屋外原野走去,却突然在屋外撞上了屏障!


        

“我生来尊贵,就算在顾家村不算太富裕,我爹娘都从未让我做饭,把我富养长大,都说男儿要穷养女儿要富养,这种苦力活和赚钱养家就该你们男子来做,而且我现在还是你娘,难道你不该早早当家用魔气给我做饭孝顺我吗?” 一秒记住https://m.qqwmx.com


        

希娃蹲坐在门口,虚弱地靠着墙,虫子听着就来气,他是帝王之魂,怎么亲自做饭!他也不会做饭啊,在皇宫做什么不是别人侍候的!


        

希娃见他不动更加来气:“行,你就这样饿着我吧,没了我你不会做饭还是得饿死,别跟我扯那帝王之魂不会做饭不合时宜的话。”


        

希娃:“干啥?扯我衣服干嘛?你要拉我去哪里?我现在不能回去,里面什么吃的都没有,回去就是躺尸饿鬼!”


        

她这么反抗却没力气挣扎,硬生生被拖到了厨房门口,看到里面的灶台后,她又恼怒起来:


        

“这是厨房!怎么一点熟东西吃的都没有!曹江你太过分了,一点吃的都没有,你还不让我出去吃,我都这样虚弱了,哪有力气做饭,再说我也不会做饭啊!”


        

希娃:……


        

“啊!曹江,你干什么?好歹你把肉和猪肝剁成块再煮啊!这煮成整块怎么吃,难道是你吃?虫子怎么都爱吃整块的大东西!”


        

希娃瞪大眼睛,和虫子大眼瞪小眼一下。


        

“你们皇帝虽然没进过厨房,但是好歹打猎在外烧烤过吧?就算那不是自己动手,好歹也坐旁边看着的吧?”


        

“粥和烧烤只是多半锅水一碗米而已,再放点肉和菜叶,多简单的事,真正的帝王之魂根本不是不会做饭,而是有下人侍候不用做,皇帝连饭都不会做,那也太丢人了。”


        

希娃继续忽悠,虫子竟然被激起勤奋好胜之心,吐魔气,将水倒入锅中,加了半锅水,又加了一碗米,然后将一块猪肉条和巴掌大猪肝扔了进去。


        

曹江虫子头点了点,希娃又气又无奈仰头靠在门边上:


        

“唉,真是气死我了,好好的菜刀让你当摆设用了,喝个肉粥都跟要上供的祭品似的,算了算了,都饿成这样了,煮吧煮吧,能吃就行!真是太命苦了~”


        

她说着又捂着脸哭,结果衣裙被什么扯了扯,她放下手转头,对上一只大虫脸。


        

“那你吃这个,我吃什么?”


        

然而曹江摇摇头,表示自己不吃。


        

“那就是给我吃!我吃你就让我这么吃!”


        

“你连火都不会放!我都这样了你还让我走动,不会用魔气控制火石打火吗?哎哟,我真是没力气生你的气了。”


        

她无奈地倒在地上,蛊虫愤怒地转身爬回去,吐出魔气打火。


        

希娃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的虫子背影,忍不住虚弱吐槽一句:


        

“啊!”


        

她本能地跌向另一边去:“曹江你干什么!谁让你爬过来的!”


        

曹江转头示意它往锅炉那去看,希娃脸上留着泪痕气到:


        

“哭了更丑,我不会安慰你的,听说孩子哭久了嗓子会干声带会坏,五岁小孩的声音堪比五十岁老头。”


        

“还会持续升温到发烧感冒得肺炎,不及时救治,轻则烧坏脑子一辈子痴傻不能自理,重则马上病死,我不会医术,也没大夫敢给虫子治病。”


        

“但是我母爱大发,你想哭我不会让你憋着难受,给你足够的自由,所以虫子哭吧哭吧不是罪,你继续。”


        

“曹江,你怎么是这种个脑袋,一点都不可爱,跟毛毛虫似的。”


        

曹江哇地一下在火边哭了~


        

他娘竟然嫌弃他丑,真是气死他了!


        

曹江:……


        

老老实实转过身去,远远地用魔气控制火力煮粥,硬生生憋着眼泪,时不时落下一滴。


        

.......


        

希娃虚弱却心狠,吓得曹江不敢再哭下去,硬生生憋住了眼泪,委屈巴巴看着希娃。


        

“看我干嘛,转身放火煮粥去,不然你站那烤虫子背啊,蛊虫四日之内从后背破壳成人,你把背给烤硬了,到时候别说你破壳,壳破你脑袋还差不多。”


        

“出不来你就一辈子虫子之身爬树叶子去,那还得看你这么大个子,树干能不能撑得住你,蛇像你这么长它好歹还会缠绕上树,你就靠两排大脚黏上去,万一粘液干了你还得摔死下来……”


        

柳二宏忙爬起来去检查赵亦孜的身体:“为何一点脉象都没有?那该死的蛇妖竟敢吸她的真元。”


        

岳辞听此话转头望一眼四周:“那蛇妖现在在何处?”


        

柳二宏忍着怒气道:“已被我斩杀魂飞破散,我这就开始炼制顾云笙的丹药。”


        

“岳辞,一紫丫头她怎么了?”


        

柳二宏起来时,看到岳辞正在给赵亦孜灌输真元,忙追问起来,岳辞收回法力,疲乏地回答:


        

“她只要三日的时日了,我们必须迅速找到救活她的办法。”


        

柳二宏结果药瓶,认真道:“好,我现在就去炼制丹药出来。”


        

他走到专门炼丹的草地上,伸手从系统点出那根四方榴草,焰灵系统说这是特殊草药,到底是什么地方特殊呢?


        

看外表与普通的四方榴草差不多,灵气也差不多,他疑惑地嗅了嗅,实在嗅不出什么异常来。


        

他想起那棵奖励四方榴草,迅速爬起来,却见赵亦孜的功法掉在地上,他顺手去捡,收进赵亦孜的乾坤袋中,向洞口走去。


        

“那药既然能复活顾云笙的孩子,便一定能恢复一紫丫头的气息,你别着急!”


        

岳辞递出一个瓷瓶:“这是沼泽深处的金蟾三头妖洞取来的缠身灵露,你拿去炼制丹药,我来守着这里。”


        

柳二宏:......


        

这也能叫特殊?生命力顽强?就这样没了。


        

感觉自己被系统骗去接生了!


        

“此四方榴草乃野生培养出来,其特殊性便在于野生,生命力顽强,若栽种起来,比普通四方榴草成长得旺盛。”


        

焰灵系统语气骄傲介绍起来,柳二宏有些不满足问:“那药性有何不同?”


        

“药性更苦更纯净没有无机肥。”


        

“主子且慢,此草真的长得很快,而且滴上一滴缠身灵露,只需两日,还能培养出更多的缠身灵露来,若主子不种直接用,唉,可惜可惜~”


        

焰灵像有表情一样表达出了心疼宝贝的精髓情感,柳二宏在丹炉上的手顿住:


        

“好,那就种两日。”


        

他拿来铲子在石洞旁种起草药来,顺手小心地滴上一滴缠身灵露,那四方榴草像得了仙露一样,晶亮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