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有个恋爱想跟夫人谈一下 > 头顶绿油油
夜间

有个恋爱想跟夫人谈一下

        

正在江城发完消息望着窗外出神之际,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请进。”莫名的,他不用抬头也知道是云语嫣,或许是多年从军的职业习惯,短短两天,他就记住了她身上的气味,走路的步伐和一些小动作。


        

“喏,这是我刚做的莓心莓啡,今天的事,谢谢你啦~”云语嫣的生活根本离不开各种水果,草莓更是她的心头爱,为了满足自己的味蕾,她经常进厨房鼓捣各种甜点、饮品,手艺不差。


        

江城抬头看了一眼灯光下的小姑娘,穿着画了虎头的背心,一条热裤,一双人字拖,随意的不能再随意,但莫名的,很撩人。此刻再看她手里的那杯粉红色的饮料,他似乎也不是很讨厌甜味了。江城在心里觉得自己很好笑,他原来也是这样的好色之人吗?接过她手里的饮料,淡淡地应道:“不客气,夫妻同气连枝,应该的。”说这句话的时候江城竟莫名地觉得心酸,醒了醒神接着说,“九点半准时出发去拍卖,你准备个面具,换身衣服。”“嗯,好,那我到时候在楼下等你。”江城心想,她对自己的情绪全然没有察觉,应该也不是件坏事?


        

车上的巴赫平均律淡淡地流出,云语嫣感觉两人的相处模式正在慢慢磨合,比如此刻,她坐在后座望着开车的江城,虽然两人并未言语,也没有眼神交流,但是云语嫣莫名地感到安心,舒畅。这是个不错的开始,两人在心里不约而同地这样想着。不一会就到了目的地,两人戴上了面具,挽着手臂并肩入了。


        

拍卖会很快就开始了,整个会场十分安静。第一件拍出来的藏品是彩釉鸳鸯首饰盒,是宋代的精品,云语嫣有些心痒,缘是她家里正好有这套首饰盒的另一只鸳鸯,拍下来就能如愿凑成一对了。江城察觉到了她的意图,不着痕迹地轻笑了声,果然小女儿情态依旧明显,外表倒是装的有模有样,就在江城以为她要出手竞价时,云语嫣有些沮丧地低下了头。鸳鸯首饰盒倒是成双成对了,自己却和单飞的燕儿并无区别,回头把家里那只捐赠给博物馆也许更好。云语嫣正这样想着,江城开始竞价了,一般第一件都不会是很重头的藏品,能来这的人也大都有自己明确的目标,那当然不会是这么一个奇巧别致却无大用处的首饰盒了。所以没什么人与他竞价,江城很容易地以九十九万拍到了小姑娘想要却又放弃了的那只首饰盒,云语嫣意识到,自己在江城面前似乎太“暴露”了,他好像总能窥探自己的内心活动,明明她不是一个事事外露于形的人,看来对待江城还需要更加小心谨慎才行。她也有不想让这个担着未来老公名头的男人知道的事情和心思。接下来又拍了很多首饰珠宝类的藏品,果然如江城所说,虽然拍卖的东西大多也不算名品,但是胜在奇巧精致,别有味道。当云语嫣看到拍卖冬心先生的雪夜归人图时,两个眼睛突然睁地老大,这不是她找了好几年的画吗?!冬心先生至今没有太大名气,但是云语嫣认为他的画意境甚美,朱耷也许都难以与之一较高下,冬心先生的画作经常有一种与尘世全然不沾边的清冷气息。可细细揣摩看过去,心里又密密麻麻地刻着涌动的安心知足。云语嫣第一次看冬心先生的画是在六岁那年,在海岛师傅的冥想房里见着他的冬居山禽图,当时就惊为天人,冬心先生之名于大众而言并不响亮,但对她来说,却是早已如雷贯耳。地下拍卖的举办方看来并不简单,能搜罗来这么多别致的物什,甚至还有活人?!


        

回到房间的云语嫣总觉得江城哪里怪怪的,但具体是什么又说不上来。她总觉得江城看她的眼神有点像看一个猎物,怪渗人的。


        

江城下楼的时候,云语嫣正乖巧地坐在大厅等他,她穿着绛紫色的掐腰流苏长裙,将头发高高地盘起,用鸢尾花瓣形状的发卡固定住,露出光洁的额头。小巧的耳垂没有任何装饰,锁骨处安静地窝着一条镶有粉珍珠的碎花项链,素手纤纤,指甲透着淡淡的粉色,只穿一双白色尖头平底软牛皮凉鞋鞋。十七岁的年纪和这样深沉纯正的颜色和简洁的款式碰撞在一起,居然不显半点违和,既端庄优雅又活泼灵动,江城脑子里闪过两个字——高洁。瑶台琼宇,芝兰玉树,人间寻遍,如君样,少见。


        

黑色小人:他是来给你下马威的!让你看着他和别的女人鬼混!


        

白色小人:乱说!他之前对你的态度可不是这样的,明明都说好一起过日子了!江城才不会出尔反尔!


        

最后拍卖的竟然是活人!云语嫣在内心上觉得有些抗拒,但她感觉到身旁的男人动了动,似乎是来了兴致。这下云语嫣往台上瞧了一眼,主持人身后是五个用黑布盖着的大正方体,她心想,这是贩卖人口吗?贩卖人口不是违法的吗?江城他怎么可以?正想着,主持人开口了:“各位来宾,下面进入本次拍卖的最终环节!台上一共有五名活人,当然了,我们不拍卖人口,我们的藏品就是这五人的合同书!拍下来即可终生雇佣!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绝活,具体是什么不便透露,要靠各位嘉宾的火眼金睛。下面开始竞拍一号,起拍价五百万!”一份合同书就要五百万,薪酬还得另付,云语嫣忍不住想知道这里面的人到底有什么本事? 记住网址m.qqwmx.com


        

一号幕布缓缓落下,透明的玻璃箱里是一个穿着透明薄纱衣的女人!她正趴在一张软塌上翻着书,身姿妖娆,冰肌胜雪,光着的脚丫在空中一晃一晃的,歪着头似乎正在思考什么。云语嫣看向身边的江城,只见他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似乎有些兴致。云语嫣心中有两个小人开始掐架。


        

黑色小人:那为什么不欣赏你?你这是承认自己不够美了吗?


        

停!云语嫣停止了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将视线集中于台上的女子,她是来拍卖的,她的关注点应该在于藏品于自己有无用处。这个女人的合同书可不便宜,那她的用处就值得思考了,总不可能只是个简单的暖床的吧?再说了,这等姿色的女人会愿意做一个玩物?云语嫣的思维慢慢清晰起来,刚刚真是太丢人了,为什么一遇到和江城有关的问题她的脑子就会像没带出来一样?云语嫣注意到台上的女子一直在看书,难道她智慧过人?就在她这样想着的时候那名女子忽地转过头来,对着她笑了一下。云语嫣的大脑有片刻的宕机,这个小姐姐,太可爱了吧!好想带她回家是怎么回事?这么想着,云语嫣就举起了牌子,“六百万。”江城倒是挺惊讶的,她倒是敢拍,见江城望了自己一眼,云语嫣不自觉地挺直了身子,似乎这样就能更有底气一些,她也是一时冲动,对台上女子的绝招并没什么把握。万一真的只是暖床工具,那,那她就当自己做善事给人家赎身了。很快就有另一名男士叫价七百万、八百万,云语嫣也没有犹豫地竞价,小姐姐的笑容太甜了,她的小心脏被狙击了!江城见价格已经抬到了一千两百万,压低了声音对云语嫣说道:“她的才能在交际,你确定你需要吗?”江城担心云语嫣吃闷亏好意提醒,云语嫣心下一动,那正好给自己当经纪人啊!娱乐圈那么复杂,她只想安静演戏体验不同人生,那些麻烦事得有人来应付才行。下定了拍她的决心,云语嫣大致地估了一下拍卖临界点,马上举牌“两千一百万!”果然其余竞价者都犹豫了,“恭喜55号这位嘉宾,拍下了1号合同书!”主持人一锤定音。


        

黑色小人:愚蠢!男人的话靠得住,公猪母猪都能上树!他没兴趣看得那么起劲干嘛?


        

白色小人:狭隘!他就不能有别的考量吗?看两眼怎么了,欣赏美都不行吗?


        

接下来的2、3、4号都没有引起两人太大的兴趣,江城是冲着5号来的,他需要一个身手非常不错的助理。自己经常出任务不在家中,如果家里遇到什么麻烦他未必能及时出现,他需要自己私人的安保力量。之前一直在帮军队培养战斗小队,根本没有时间考虑自己个人家庭问题。现在不一样了,他有自己的小家了,而且这位女主人似乎没有自保的能力,万一任务出了岔子殃及到她,江城不愿去想这样的后果。5号的实力不俗,容大的回答是“他武力值与你不相上”,江城的打算是让5号培养一支安保小队,5号自己做云语嫣的隐形贴身助理。


        

“因为我和老板熟。”拍卖行是容大的,他自然能听到一些。


        

“你怎么会知道他们的才能是什么啊?”云语嫣贴着江城耳朵私语,这事儿可不能让旁人听去了。“


        

5号的起拍价居然是两千万!!!这让云语嫣有些好奇,5号究竟有什么资本开这么高的价?而且还是双向选择。也就是说,如果5号不满意最高价的买家,就要顺位给第二高的买家。随着主持人的话音,箱子上的幕布再次落下,这一看,云语嫣直接傻眼了。玻璃箱里站着的那个男子,不是阿正哥哥又是谁?他变白了,没有在小岛上那么黑了,也没有笑,好像变冷酷了。她正想着这些,叶正的价格已经叫到了四千五百万,叫价的人正是江城。江城的声音将她拉了回来:“喏,这是两份合同书,你收好了。”拍卖即将结束,有服务员将藏品送了进来。


        

“还有一份是谁的?”云语嫣明知故问。


        

“吴邪的,我拍的那个5号,以后他和辛怜一起跟着你。”江城有些探究地看了她一眼,如此看来,她认识吴邪?关系好像还不错呢?刚才拍卖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云家小姑娘状态不对,就像是缺氧的鱼,她的活力正在一点点消失,而导致这种状态出现的就是吴邪无疑。江城第一次有了想要窥探一个人的情绪和心事的冲动,无关任务,无关利益,是那种很原始的好奇和莫名的占有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