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焉知梦 > 第八十章 新纸
夜间

焉知梦

        

选谁?或者问陛下属意于谁,或者问东阳郡王是否会卷入党争,怎么答端看东阳郡王自己怎么理解这个问题。


        

东阳郡王没说话,顾瑜也没有放开他,似乎问定了这个答案。


        

但东阳郡王也不能大喊,因为大喊意味着暴露,不仅暴露她,也暴露了自己。


        

他也不敢。


        

顾瑜不敢除掉东阳郡王,东阳郡王不敢大喊,两人僵持在原地,只听到屋外蟋蟀的叫声。


        

“你是谁的人?二皇子?三皇子?”东阳郡王冷声问道。


        

“你知道的,我谁的人也不是。”顾瑜平静地回答道,“那么郡王殿下呢?你想成为谁的人?”


        

这话问得东阳郡王一愣怔,旋即明白过来了什么。


        

“怎么样,我给了郡王两个消息,郡王还是不肯说吗?”顾瑜轻声问道。


        

东阳郡王低下头,看不清他的表情。


        

东阳郡王没有说话,俨然沉默着。


        

顾瑜笑了笑。


        

“那郡王能告诉我,皇后更喜欢哪位皇子么?”


        

室内又陷入少许的沉默。


        

过了一会儿,东阳郡王继续答道:“在皇后那里,二皇子没有机会。而且……二皇子也不会委身皇后手下。”


        

“儿子给母亲做事,算不得委身吧?”顾瑜问道。


        

生活在算计中心长大的孩子总是多疑,顾瑜心想,旋即一愣,其实她也很多疑……


        

沉默的东阳郡王终于抬起头,淡淡说道:“三皇子。”


        

顾瑜继续问道:“那么二皇子没有机会?”


        

如此她没有再可问的了。


        

这些东西不是张全他们能打听出来的,她很庆幸自己来了这一趟。


        

东阳郡王转了转手腕,冷冷地看着她:“下回你不会有机会再进来了。”


        

东阳郡王轻笑:“二皇子的生母是死于谁的手里,他亲眼看到的,怎么还会忘记。”


        

亲眼看到的,不是道听途说,容不得作假。


        

顾瑜收回了擒制,略略一施礼:“多谢郡王殿下。”


        

顾瑜点点头:“我知道。”


        

像一个宽厚的老人,但说话的人看起来只有十岁而已。


        

不是朋友所以不需告别,黑猫的身影掠过院墙一眨眼就消失不见了,东阳郡王关死了窗户,倒头躺在卧榻上。


        

顾瑜打量了一下屋子,笑着说道:“或许下次是郡王请我来。”


        

“我不喜欢你。”东阳郡王冷眼说道。


        

像是不通情理的小孩子,但说话的人已经不是孩子了。


        

铃兰慌张地站起身,心有余悸道:“娘子你可算回来了!”


        

顾瑜点点头,说道:“晚上没有什么异常吧?”


        

铃兰摇摇头:“没有呢,各个院的下人没有敢乱跑的。”


        

“我不喜欢你。”他盯着天花板,自言自语道。


        

……


        

铃兰因为太困打了个盹儿,从矮桌坐直了身子时,一抬头就看见顾瑜蹲矮桌对面看着她。


        

铃兰愣了一下,点了点头。


        

次日顾瑜一大早就醒来了,一边吃早饭一边听张全讲街头的趣事。


        

早饭吃完的时候甘娘子领着下人捧着几盆丁香花进来,品色很不错,可见原主人养的很好。


        

顾瑜抬脚走到卧榻边,一边脱鞋一边说:“那我就放心了。”


        

铃兰心领神会,知道顾瑜这是累了,便伺候她洗漱。


        

“你也累了,快休息吧。”顾瑜躺下后对铃兰说道。


        

送古伯走的是刘范,古伯老家是哪里的顾瑜已经不记得了,现下虽然是风平浪静的时候,但潜在的危机一触即发,到时候再反应就来不及了。


        

送他们上马车的还有张全,张全回来时对顾瑜说,古伯上马车时哭了。


        

“我还是第一次见古伯哭。”张全小声说道。


        

顾瑜略略一查看,就让给四语送去了。甘娘子并无诧异,低头遵命。


        

只是甘娘子还未退下,顾瑜就又开口道:“古伯如今年纪大了,给他些钱让他告老还乡吧。”


        

甘娘子微微有些诧异,但还是记下了。


        

于是又喊来甘娘子采买纸张,说是给四语练字用。


        

甘娘子笑道:“早上去的时候买了一些,因为是益州来的新纸还很便宜所以只是我自己记账用的,娘子如果不嫌弃我这就取来。”


        

“益州的新纸?已经传到京城了吗?”顾瑜问道。


        

顾瑜没有说话,只长长叹了口气。


        

“拿纸笔来。”她最终说道。


        

张全退下去取纸笔,不一会儿就过来告诉顾瑜,家里的纸用完了。


        

甘娘子继续笑着说道:“是呢,这纸如今在京城可是大热,除了稍微有些发黄之外品质什么的都挺好的。”


        

顾瑜满意地点点头,若有所思。


        

甘娘子识趣退下取纸,顾瑜却在想甘娘子的举动是有意还是无意,是警告?还是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