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的光影年代 > 第三十九章 公关的规矩(1/7)
夜间

我的光影年代

        

《驴得水》不是麻花的话剧,原话剧是至乐汇的,两导演周申、刘露也不是麻花旗下的导演…


        

不过,北京的话剧圈很小,《驴得水》原版话剧很有名,改编成电影,麻花的张晨自告奋勇帮忙发行、宣传…


        

找的当然是橙子映像。


        

放映室看完全片,张进心里有了预估:最多一个亿的票房…


        

无他,主题有点偏灰暗,讽刺性喜剧。


        

而且12月有《太平轮(上)》,《我的早更女友》…


        

基本没什么机会,但是收回成本问题不大——成本太低,600万就拍完了,唯一唯美的镜头撒的都是蒜花…


        

反观《情圣》,黑马泛十足!


        

什么叫黑马泛?


        

再说了,这电影甭管话剧泛重不重,至少是一部好电影。


        

那就接了,宣传的主题就是‘给你讲个笑话,你可别哭!’——预期订的很低,3000万票房…


        

主演是肖扬…


        

都知道喜剧容易出爆款。


        

就是隐隐觉得它能大卖…


        

《情圣》是喜剧电影,剧情比较完整,梗玩的不错,演员名气虽然不大,但基本上都是在《欢乐喜剧人》崭露头角的喜剧演员…


        

别的不说,旺达直接十亿保底发行!


        

压在它后面上映,只能赌口碑不佳了…


        

只要评价不错,基本上都能大卖。


        

不过,《一步之遥》的攻势太猛了,姜闻+葛大爷,有着《让子弹飞》的底气,《一步之遥》称得上万众期待!


        

这个就叫颁奖季…


        

在此期间,颁奖的频率有多高呢?


        

……


        

每年年底到第二年年初,北美各大电影类奖项结果一一揭晓,每天都会颁出不同的奖项,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三个多月。


        

都这么干的,网上能搜到!


        

大卫芬克嗤之以鼻孔,说了一堆东西,总结起来:说到底公关的策略就一个抬高自己顺便贬低对手。


        

《地心引力》一天时间拿了7个最佳导演,吕潇然不可能每个都去,他没有分身术,只能听从公关团队的意见,挑一个最有名气的比方说波士顿影评人奖之类的…


        

吕一百五——换算成美元,见识到了,他本来以为公关嘛,砸钱给媒体,让他们帮着叫好,或者学习《撞车》,制作DVD邮寄给评委…


        

6000多人,挨个放映?


        

不说钱的事,时间也不够啊!


        

《地心引力》有着绝对优势——票房冠绝所有提名电影,问题是,很多评委压根不去电影院看电影,所以,要组织专门的人给评委们挨个放映…


        

大卫芬克说这些的时候,吕潇然整个人有点木…


        

“当然有关系,《地心引力》票房很高,主角是个女性,这就表示女演员完全可以享受男演员相同的待遇…”


        

丹尼尔·卡茨解释:“最近这段时间,好莱坞盛行平权运动,她们认为女演员的薪酬相比男演员低了很多,要求享有同等待遇!据我们所知,糖女士在《地心引力》拿了全球5%的利润分红,这是很好的宣传噱头!”


        

面对这样的疑惑,公关团队的另一员,约翰·霍齐斯耐心回答:“首先,我们把评委分成三拨人,超过80岁以上的,就不用管了,他们肯定不会投票给《地心引力》,女权主义者也不用管,她们肯定会投票给《地心引力》,剩下的才是我们攻略的目标!”


        

“等等,女权?《地心引力》跟女权有什么关系?”


        

这玩意经不起推敲的!


        

谁管你过程,我们只要结果——糖女士从《地心引力》拿下了2000万美元的片酬!


        

吕潇然看了看糖糖,后者津津有味听着翻译的话…


        

不是,她放弃了基本片酬诶!


        

所以,有黑人的话,我们亚裔就没有牌面了?


        

是这个意思吗?


        

《地心引力》是一部尊重女性的电影,我们一定要支持它!


        

“还有,今年的黑人电影普遍不景气,你是亚裔,这是我们的有利因素!”


        

“听我们的安排就行!”


        

至于贬低对手…


        

这尼玛就是奥斯卡!


        

“…那我要做什么?”


        

大不了完事了道歉呗!


        

不过,今年的奥斯卡,吕潇然确实赢面很大——本届奥斯卡是自1998年以来成色“最白”的一届,其中四个表演奖项20个提名者全是白人,奥斯卡因此遭到“种族歧视”、等诸多非议,如果这个时候把重要奖项,比方说最佳导演什么的颁给吕潇然,这个舆论危机,迎刃而解。


        

那真是一言难尽,指责对方的宗教信仰,指责对方的私德,三观不正之类的,顺便扣上反犹太的帽子…


        

反正,你能想象到的污水,不要钱似的往人身上扣!


        

通常来讲,都要登在《纽约时报》、《洛杉矶时报》这种大报纸上,一版的价格是25万美元…


        

但你不可能只登一版,一般影评人颁发的前哨站奖项之后,你需要登一版感谢,第二阶段的广播协会、金球奖之后,你需要再买一版,第三阶段就是工会奖,最后则是奥斯卡…


        

最花钱的是登报纸…


        

人家给你提名了,或者给你奖了,你就得登报感谢人家慧眼识珠!


        

反正全程算下来,没个1500万美元,真的很难打通关!


        

奥斯卡真是一门好声音!


        

光是登报感谢就要花费100万美元!


        

更别说打广告了,《综艺》、《好莱坞报道》的版面不能停了,你得随时保持曝光度。


        

糖糖跟他差不多,脸抽筋了,脚也受不了——穿着高跟鞋,一站就是三小时!


        

洗完澡,两人没有爱爱的心情,楼在一块吐槽:


        

……


        

12月17号,结束了一场纽约的酒会,吕潇然揉着快要笑抽筋的脸颊回了酒店。


        

“…算一下…后天结束洛杉矶影评人协会的颁奖,你就能回国歇两星期了…”


        

“是吗?”


        

“以后,打死我,我也不参合奥斯卡了,这哪是拿奖,这就是烧时间还有烧钱!”


        

“本来以为奥斯卡有多高贵,也就是个圈子游戏!”


        

“…没办法啊,我就这一次机会了…”


        

“哦…”糖糖翻了个身,突然问:“你说我要不要帮着一起呐喊?”


        

“嗯,你回去歇两星期,我还得继续刷脸!”


        

“还要刷?”


        

“…随便,但不要过激,免得被国内的营销号评委‘女拳斗士’!”


        

“对呀!”


        

“呐喊什么?”吕潇然撇了眼糖糖,福至心灵:“女权?”


        

喊两句增加一点存在感,蛮好的…


        

不过糖糖几乎没可能拿奖,朱丽安·摩尔太稳了…


        

而且她已经四次拿到奥斯卡提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