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异世纵横之大预言师 > 第三十二章 让他上场
夜间

第三十二章 让他上场

        

附近几间牢房中新来的斗奴俱都精神一振,眼冒精光,一个个站得笔直,恨不得将所有的精气神都表现出来。


        

这可是难遇的机会,若得错过,这辈子都不会再碰到。


        

总有一些贵族和商人喜欢投机,新来的斗奴要便宜很多,如果买中一支潜力股,那意味着几十倍的利润。


        

那些贵族和商人眼光毒辣,更注重斗奴的潜力,对外表和体格倒不是太在意。因此,不是有一定自信的斗奴实际上不会抱太大希望。


        

而这次不一样,这次来挑选斗奴竟是一个贵族千金,一看就是那种闲着无聊想找乐子的千金小姐,又哪懂发掘一个人的潜力,反而人人都有机会。


        

李诺牢房中,魁梧汉子低声对李诺道:“小子,待会好好表现,你这种小白脸最讨娘们喜欢,如果被挑中,还有活着出去的希望。”


        

李诺道:“我不会出去的,这里挺好。”


        

红衣女子不说话,仔细打量那间牢房中的斗奴,柳眉微皱,显然对那间牢房中的斗奴并不满意。


        

她不顾那间牢房中斗奴的失望,莲步轻移,走到下一间。


        

魁梧汉子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摇着头自言自语道:“看来这人真是傻掉了。”


        

李诺没有傻,他也不信那姬儿小姐会选中自己,这女子虽然看来娇贵,但别忘了,连经常出入此地的竞技场管事每次来都要捂着鼻子,满脸嫌恶,而她的脸上始终看不出一点异色,显然不会是以貌取人的浅薄千金。 首发网址https://m.qqwmx.com


        

魁梧汉子诧异道:“你是真傻还是假傻?难道你不想出去救你的女人了?”


        

李诺决然道:“我会出去的,用我自己的方式出去。”


        

她态度居高临下,不像是客人,更像是巡视的官差。


        

斗奴不同于角斗士,来源一般都是犯了重罪的罪犯和贬卖过来的奴隶。这些罪犯罪大恶级,本该处死,是菲利普四世为了增加竞技场收入,才特准其中一些健壮的进入竞技场成为斗奴。而奴隶大多是一些异族和敌国的俘虏,天籁帝国本国之人除极少特殊情况外,是不允许被当成奴隶贬卖的。


        

更何况李诺记得曾听威尔提过“姬儿”这个名字,很可能就是那个贵族千金,身份比苍月薰丝毫不逊色,她要找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还需从斗奴中挑选吗?因此,她出现在这里一定有自己的目的。


        

不一会,那名叫姬儿的小姐来到李诺等人所在的牢房,一个一个仔细观察牢中的几人,见到李诺时,微觉奇怪,问那管事道:“你这里怎会有这么年轻的斗奴?”


        

姬儿冷哼一声,道:“安德门越来越胆大妄为了。”


        

她没再多说,继续观察其他人,一个斗奴还不值得她耗费时间过问。


        

李诺实在太过年轻,不像是死囚和俘虏,长相也不像是异族,因此那姬儿小姐才会奇怪。


        

那管事手中拿了一个名册,翻了一下才道:“这是昨日爱琴城城卫军送过来的,说是犯了死罪,具体犯了什么罪却是没说。”


        

姬儿恍然地看着魁梧汉子,道:“原来是你。”


        

李诺这才知道魁梧汉子叫聂飞尘,想不到他是一名高阶武者,还曾担任公爵领地私军统领。同时,也确认了那姬儿的身份,正是弦音堡公爵之女,未来的女公爵。安德门可是对她抱有野心,不过从她刚才的话听出,她对安德门应该没有好感。


        

姬儿接着便看到了李诺身旁的魁梧汉子,眼睛陡然一亮,道:“这人看起来有点眼熟,叫什么名字?犯了什么罪?”


        

管事再次翻看名册,合上后道:“名叫聂飞尘,高阶武者,说起来姬儿小姐应该认识,原是弄箫城的私军统领。路易士公爵发现他私吞军饷,奏请国王陛下褫夺了他的爵位,叛了死罪,送来这里。”


        

管事喝道:“大胆,来人,给我拔了他的舌头。”


        

姬儿摆手道:“算了,就是他了。”


        

想起安德门的为人,肯定不会轻言放弃,为达目的八成又会使上阴谋诡计。李诺不禁对那姬儿小姐有些同情,不知她会不会落得跟苍月薰一般的下场。


        

聂飞尘见姬儿认出自己,也不否认,嬉皮笑脸地道:“姬儿小姐真是贵人多忘事,你小时候我可是抱过你的,要不现在再让我抱抱?”


        

她显然对那个公爵舅舅很是反感,直呼其名,一点都不客气。


        

管事道:“可要是让路易士公爵知道这聂飞尘被姬儿小姐要走,小人怕是承担不起。”


        

管事一愣,为难道:“这不太好吧,他毕竟是你舅舅路易士公爵抓来的。”


        

姬儿不悦道:“我是我,路易士是路易士,不要混为一谈。”


        

管事立刻陪起笑脸道:“姬儿小姐说笑了,当然一切听从你的吩咐。”


        

姬儿哼了一声,道:“把他洗干净了,明天带去见我。”


        

姬儿转头注视着管事,冷声道:“你这座竞技场是在我弦音堡领地之内,还是在弄箫城?要不要我把你们场主叫来,让他来拿主意。”


        

爱琴竞技场虽然直属菲利普四世,不受弦音堡管辖,但毕竟在人家地盘之内,那些见不得光的暗箱操作,如果弦音堡真的追究起来,竞技场虽不至于关门,但换掉一个场主还是没问题的。


        

谁知,聂飞尘突然叫道:“等等。”


        

姬儿和一众护卫停下脚步,转身望着他。


        

说完不等管事答应,转身就走。


        

周围的斗奴看向聂飞尘的目光充满了敬畏和羡慕,既敬畏他是一名高阶武师,又羡慕他运气太好,刚成为斗奴就被大人物相中,从此脱离苦海。


        

姬儿皱眉道:“你不愿意?”


        

“愿意,当然愿意,王八蛋才想在这多待片刻。”聂飞尘接着话锋一转,“不过,我有个条件。”


        

聂飞尘朗声道:“你说要人就要人,有没有问过我的意见?”


        

所有人听了一怔,暗想此人是不是得了失心疯,这么好的机会居然不知道珍惜。就连李诺也觉得奇怪,这人口口声声把斗奴的世界描述得恐怖无比,现在有机会离开,却又不情不愿了。


        

姬儿道:“给我一个理由。”


        

聂飞尘道:“你向竞技场要了我,无非是想让我变成一名角斗士,为你而战。你该知道,每一个优秀的角斗士和骑士一样,都会拥有侍从,我选这小子成为我的侍从,让他见证一个伟大角斗士的诞生和功成名就。”


        

“什么条件?”


        

聂飞尘指着李诺道:“你把他也捎上吧,反正你一个贵族小姐,也不在乎这几个小钱。”


        

姬儿一指李诺,道:“让他上场。”又对聂飞尘说道:“如果他能活到明天,我就让他成为你的侍从。”


        

周围的斗奴都同情地看着李诺,本来他们还嫉妒有聂飞尘为他出头,以为他傻人有傻福,恨不得以身替之,现在纷纷暗自庆幸,还好聂飞尘要的不是自己。


        

姬儿想了一想,对那名管事道:“听说今晚这里会有一场斗兽竞技。”


        

管事道:“是的,姬儿小姐。前日竞技场收了一头初阶的三角犀,我们安排了十名斗奴上场。竞技场已经开了盘口,赌这些斗奴能坚持几分钟,最后有几个人能活下来。姬儿小姐也有兴趣?”


        

姬儿道:“你现在没有资格和我提公平,机会给他了,能不能抓住就看他的运气了。”


        

她说的是运气,而不是本事,显然她也不认为李诺有本事从一头初阶魔兽口下逃生。


        

如果对手一样是斗奴,那就大家各凭本事,谁也怨不了谁。但对手是一头初阶魔兽,哪里还有活下来的希望?


        

聂飞尘没想到姬儿会提这样的条件,急道:“这不公平。”


        

等外人离去,聂飞尘叹了口气,道:“小子,别怪我。不过,与其这在受苦挣扎,不如早点死了算了。”


        

李诺道:“为什么?”


        

姬儿说完就不再理会,带着护卫离去。


        

那竞技场的管事临走前看了李诺一眼,吩咐一名手下道:“今晚喂他吃顿好的。”


        

聂飞尘叹道:“这个世上有趣的人越来越少,能多一个就多一个喽。只可惜……”


        

李诺突然笑了,原来这个世界还是有好人的。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你会向她要我?别告诉我你真的差一个侍从。我也明白你的本意是想救我的。”


        

虽然只接触了一天,李诺还是看出聂飞尘是个重情重义的人,这人不像道貌岸然的凯斯特只会把义气挂在嘴边,恰恰相反,他和别人交流总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明明是提醒别人的好意,却硬是被他说出了恐吓的味道。但是这人同样耿直得可爱,一旦和你对了脾气,就会推心置腹,真心帮你,不求回报。


        

聂飞尘奇道:“你还笑得出?可别是吓傻了吧?”


        

“你才傻。”李诺没好气地道,“放心吧,一头初阶魔兽我还能应付。”


        

一名初阶武者,李诺可能没有把握,但一头初阶魔兽还真不放在他眼里。


        

这倒不是说初阶魔兽比初阶武者差了,实际上不是杰出的武者,面对同阶的魔兽往往都会选择逃命。李诺实在太过特别,面对高阶魔兽他也不惧,但是初阶武者却能逼得他手忙脚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