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人间大杂烩 > 第三章 凡心初动暂失神通 痴情久迂偶成结界(四)
夜间

第三章 凡心初动暂失神通 痴情久迂偶成结界(四)

        

次日清晨,熟睡的陆源被房外的嘈杂声吵醒,打开房门一看发现全府上下布满了红绸带,路上铺上了红地毯,路旁也洒满了红色的玫瑰花,门上也都贴上了红色的对联,家丁们忙着搬运各种结婚必备之物:红蜡烛,金银首饰,甜瓜梨枣,桌椅板凳…一切都是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简公子,你也别愣着了,进屋把新郎服换上吧。眼瞅着时辰快到了!”林府的管家走过来,叫了两个丫鬟帮陆源换上了一身大红的唐装新郎服。


        

“简公子,小姐的轿子也快到了,我们要先去正堂等候。”管家说完带着陆源穿过一条小径来到正堂的门外等候。


        

管家说完没多久,就听见唢呐声、笙声夹杂着大钹声,一路吹吹打打,接着四人抬着一顶红轿子出现了,那个诡异的丫鬟也跟在轿前,轿子来到了门前,轿夫放下轿子,此时一切器乐声都停止了。


        

“新郎官,新娘子来了,还不赶紧去迎接!”管家指着轿子示意陆源。


        

路旁皆是维持秩序的兵勇,路中间涌动的人群络绎不绝,比肩继踵,但是个个都蔫头搭脑,目光呆滞,似乎对这场婚礼没有任何兴趣。


        

“轰,轰,轰!”只听见外面有人放了三声铳子,接着管家来到陆源跟前悄悄的说:“新娘子马上就到了!”


        

陆源一听,这声音准是云小曼无疑了:“哎呦,小妞还挺烈啊!大爷喜欢!”陆源说着把云小曼抱出了轿子。


        

“哎!”被抱起的云小曼吃惊叫了一声。


        

陆源走过去,掀开轿门,猫着腰把脑袋探进去,陆源看到一个身穿大红婚礼服、头上盖了一个红色的盖头的新娘,调皮说道:“嘿嘿,小曼,是你吗!”


        

“喵~”只听见盖头里发出了一声猫叫,接着又踢了陆源一脚。 首发网址https://m.qqwmx.com


        

正堂上的两把太师椅,一把坐着林老爷,另一把太师椅上坐着一位五十岁左右的女人,应该就是林夫人了。


        

“时辰已到,拜堂开始!”说着从屏风后面走出两个人。


        

管家一看,慌忙跑了过去:“简公子,这还没入洞房呢,怎么能抱呢,牵着手就可以了!”


        

“哦,在我们那边都是抱,风俗不一样啊。呵呵,头一次结婚,没经验不是!”陆源尴尬地把新娘放了下来,手牵着手进了正堂。


        

“哎呀,人家新婚燕尔,烦人!规矩真多!”陆源被管家强拉出去陪酒。


        

等陆源来到了宴席上才发现,这些人吃相极其粗暴,直接用手去抓菜,筷子在桌上只是个摆设。


        

陆源搭眼一瞧,不是外人,正是黑白无常,白无常朝陆源使了个眼色:“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送入洞房!”说完陆源抱着新娘子进了洞房。


        

陆源刚放下新娘,管家进来了:“公子,我们要先出去陪那些宾朋,晚些才能过来!”


        

午后,酒足饭饱的陆源回到了新房,看见云小曼还盖着红盖头坐在床边,陆源这才想起来该掀红盖头了。


        

陆源用秤杆轻轻地挑开了盖头,只瞧云小曼肤如凝脂,口含朱丹,额间贴了一个桃花花钿,看见陆源害羞地低下了头。


        

而且在不远处那个丫鬟正眼冒绿光的看着这一切,陆源不多想端起一杯酒:“感谢各位亲朋好友来参加我的婚礼,我先敬你们一杯!”


        

陆源说完,他们没有任何反应,只顾着埋头豪吃,桌面上也没有任何话语说笑,鸦雀无声,陆源说完见没人搭理,尴尬的笑了一笑:“呵呵,那我先干为敬了!”,说完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刹那间云小曼笑容消失,她从枕头底下摸出一把剪刀,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一副恶狠狠的表情看着陆源。


        

“嫣然,你要干嘛!”陆源被吓得惊慌失措。


        

挑开盖头之后,酒至微醺的陆源散漫地摆了个pose。一脚在踩在地上,一脚蹬在椅子牚上,一只手托着后脑勺,转头斜视云小曼,两人对了下眼,相觑一笑。


        

云小曼用余光看了看窗外,那是两只发着绿光的眼睛。


        

“为什么你要拆散我们,你以为我会让你得逞吗,做梦去吧!”云小曼露出恶狠狠的眼神,似乎想要把陆源活吞了似的。


        

陆源一听一脸的愕然:“我拆散你们?嫣然,你是不是睡迷糊了?今天是我们的大喜之日,你喜欢的是我啊!你答应过我,等我考上状元你就嫁给我!”


        

云小曼突然把剪刀指向了陆源:“简玉珩为什么你要逼我!”


        

“嫣然,别冲动,有话好好说,到底怎么了?”陆源被吓得醒了酒,不知所措地看着云小曼。


        

云小曼听完哭笑不得:“我那是可怜你!是你自己想的太多了,我对你一点感觉都没有!我一点都不喜欢你!而且永远都不可能喜欢上你!”


        

陆源听完内心像被无形的锥子穿透一般崩溃地瘫坐在地上:“你既然不喜欢我,为什么还要嫁给我!”


        

云小曼听完陆源这番话一阵狂笑,但不知为何又哭起来:“我喜欢你?哈哈哈哈哈…恐怕是你的一厢情愿吧,更不要说什么要嫁给你!”


        

“什么?那你为什么当时对我那么好?说话的时候对着我笑,在我寻短见的时候告诉我一定会高中,你说你相信我,你等我!现如今怎么又这般说辞了!”陆源有点接受不了,一脸茫然地看着云小曼。


        

刹那间窗外狂风大作,一阵令人肝肠寸断的哀嚎愈演愈烈。门窗皆被这强大的声波震碎,接着屋内掀起一阵黑风,尘屑缭绕,如涛似海,屋里的家具以及摆设物品,皆被吹的七零八落。


        

陆源紧紧地抱着云小曼,强大的能量冲击使得二人成为了彼此的依靠。


        

“这都是拜你所赐,你如今中了状元讨好家父,家父向圣上讨了御旨,我如果抗旨不遵,就会满门抄斩!是你把我逼上绝路的,我就算死也不会让你得逞,简玉珩你做梦去吧!”云小曼拿着锋利无比的剪刀朝着脖子上大动脉刺了下去,顿时鲜血喷涌而出,云小曼倒在了血泊中……


        

“嫣然!嫣然!你醒醒啊,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呀!我真的喜欢你,是我害了你!是我害了你啊!老天爷,你为什么给了我希望,又让我绝望!为什么!为什么!啊……”陆源完全失去了理智,发疯似地怒吼!


        

陆源做了一个OK的手势,云小曼激动的朝陆源回了个剪刀手“耶”!


        

此时哀嚎声愈演愈烈,声波产生的能量越来越大,陆源和云小曼疼痛难忍,用双手紧紧捂住耳朵。


        

陆源大声朝着躺在怀里的云小曼说了声:“咔!”


        

云小曼立马坐了起来,兴奋的问陆源:“成功了吗?”


        

陆源睁开眼发现自己已经身处殡仪馆中,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终于回来了!”


        

陆源转眼看了看云小曼,被吓地躲出几米远:“啊啊啊!大姐,你是哪位啊!”原来云小曼满脸布满鲜血,头发凌乱散落,样貌极其恐怖!


        

只听见“嘭”的一声,眼前的白光如闪光弹爆炸般,灼烈的白光刺地俩人睁不开眼。


        

待到白光散去,云小曼微微睁开双眸,推了推还在紧紧抱着自己陆源:“陆源快醒醒!我们回来了!”


        

“哎呀,不死也快被你摇死了!”白无常开口说话了。


        

黑无常看见白无常张口说话了,擦着眼泪说:“老七,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呜呜~”


        

“抹了点鸡血而已嘛,切,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云小曼完全不以为意,掏出纸巾擦拭。


        

“老七!老七!快醒醒!”听到背后叫喊声,云小曼和陆源转头一看,黑无常正抱着白无常左右摇晃。


        

陆源见状直接把云小曼的头扭了过来:“非礼勿视!”


        

陆源转过头之际,发现在走廊的不远处,一个披头散发的人蜷缩在角落瑟瑟发抖,像只受了惊吓的流浪狗,嘴里嘟囔着:“假的假的都是假的……”


        

“死鬼,都几百岁的人了,还跟个孩子似的哭哭啼啼,也不怕让别人听见了笑话…”


        

“咦~酸死人了…全身起鸡皮疙瘩!”云小曼听着黑白无常二人的娇声泣语,不禁打了个冷战,撇着嘴说。


        

再看看其身上的衣物,正是早晨讲故事的老魔物无疑!


        

“老七、老八!老魔物元气大伤,快将他拿下!”陆源大声命令道。


        

黑白无常听到后收拾下情绪,立马起身:“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