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冠上珠华 > 六十三·双管
夜间

六十三·双管

        

冠上珠华正文卷六十三·双管安顿好了织场的事,袁夫人便去找了苏邀,两人一道结伴去了纪家。


        

相比起前阵子的风光,纪家最近这些天一直门庭冷落------原本纪云亭得了转运粮草的差事,实在是一个肥差,人人都知道他以后必定是前途远大的。但是如今却不同了,转运粮草是大事,运粮官死的最多的是因为什么?-----就是因为粮食转运出了问题,不及时,害的军队没了吃的。


        

如今纪云亭就犯了这样的错处。


        

一旦朝廷兵败,这一次的责任很可能归到纪云亭转运不力的原因上头去,找纪家的麻烦。


        

所以纪家如今简直是风雨欲来,连纪云亭的伤势比起来,都只是小事了。


        

纪太太这些天烦心的寝食难安,原本正在靠着美人榻休息,听说来了客人,有些烦扰的摆了摆手:“若是不是要紧的,便直接回了,就说我不舒服吧。”


        

她最近要应付那些来打听消息看热闹的夫人太太,已经身心俱疲了。


        

这次底下的人却没敢走,小心翼翼的看着她朕轻声提醒:“太太,不是别人,是长宁县主和袁夫人来了。”


        

听见是苏邀来了,纪太太怔了怔,随即便神木也顾不得了,噌的一下站起来,急急忙忙的便往外走:“出去看看!她这个时候来.......”


        

纪太太惊喜的连眼泪都差点下来了。


        

这个时候苏邀肯来,不管是因为什么缘故,但是总算是给了纪家一個安心的信号了。 一秒记住https://m.qqwmx.com


        

她急忙迎出去,果然看见苏邀跟袁夫人在一起正不知说什么,她忙出声喊了一声县主,便朝着她们走过去,急急忙忙行了礼。


        

袁夫人一眼便看出她的憔悴,忍不住叹息:“是不是纪大少爷伤势不轻?你怎的这样.....”


        

纪太太苦笑了一声:“别提了,伤在了胸上,险之又险,听大夫说,若是再往左偏一分,他的这条命就没了。”


        

到底是最倚重的儿子,纪太太哪里有不心疼的,说起这个,便眼睛忍不住红了:“这次.....也不知道之后会如何降罪。”


        

她是真的替儿子和家里担心,便十分期冀的朝着苏邀看过去。


        

苏邀见她短短时间便暴瘦,而且看模样也憔悴苍老了许多,便道:“纪太太先不必忧心,我有些事想要问问纪大少爷。”


        

纪太太如今已经六神无主,哪怕她平时再能干,对上这种事,也只有担心的,听见苏邀这么说,她只是慌乱的点了点头:“好好,我带你过去。”


        

纪云亭伤的的确很重,从他受伤到如今都已经将近二十天了,他还是下不了床,胸口缠着厚厚的绷带,见了苏邀,他面色苍白的问了好。


        

如今也无法避忌,他身上披了一件衣裳,并不方便动弹,苏邀便嗯了一声,让他不必动,自己坐在了窗边的椅子上,轻声问:“这一次你们运输军粮,事先都有谁知道?”


        

纪云亭已经猜到苏邀来是问军粮的事的,他摇了摇头,语气有些低沉:“军粮的路线、时间都是上头定的,定下来之后,我便按照计划行事,我身边的人,都是可靠的。若不是他们护着我,如今......我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也就是说,纪云亭不承认消息是从他这里走漏的。


        

既然下面不会泄露消息,那么,只有制定计划的环节了。


        

苏邀的手指在桌面上点了点,把这一次邱家的事情说给纪云亭听。


        

听见邱家竟然是木桐的内奸,他有些诧异,但是随即便想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当即便问:“县主是觉得,我这次遭遇的,也是因为内奸泄漏消息所致?”


        

但是,这种事都是十分机密的,他底下的人也都是纪家的心腹中的心腹,身家性命全都是跟纪家一体的,他们不可能会出差错。


        

那就是......


        

纪云亭压低声音:“县主,邱家可曾插手军粮朕之事?”


        

苏邀摇了摇头:“我已经审过了,他们把罪名基本都认了,包括邱家的老太爷,他也承认他们在城内负责传播流言,制造恐慌,但是对于军粮的事,他们全然不知。而且,他们已经说出了木三小姐的事,既然连这个都说了,若军粮的事真的跟他们有关,那么他们应当没什么好顾忌的了。”


        

对于邱家的人来说,这反而还是一个更好的绝佳的机会,好让他们多一个立功的机会。


        

既然没有承认,那就跟他们真的无关。


        

那也就是说.....纪云亭眯了眯眼睛:“县主,现在军粮又在重新筹集,那......”


        

如果再出一次差错,那么军队无论如何坚持不下去了。


        

苏邀嗯了一声,早有预料:“我已经猜到了,粮食......”


        

只是,到底是谁呢?


        

纪云亭十分焦虑。


        

苏邀却镇定一些:“也不必这么着急,现在传来的消息大部分都是假的,如今肃清了邱家的人,查了许多小官员出来,他们都倒下去了,换了新的人上去,真的消息应当马上便能传回来。还有,他们制造的恐慌,织场不过是其中之一,若我没猜错,土人的事他们肯定也是要拿来做文章的,唐驸马已经去查了,查到消息便会来告诉我,他那边或许会有进展。”


        

毕竟都是军中的。


        

纪云亭点了点头,刚好说什么便来什么,他们才说了几句话,就有人来请苏邀回去,说是唐驸马去了总督府要见她。


        

听见是唐驸马有请,连纪云亭这样沉稳的性子都有些着急了,急忙催促苏邀:“县主不必担心,正事要紧。”


        

苏邀也没有耽误的意思,她冲着纪云亭点点头,便很快跟袁夫人一道回了总督府。


        

唐驸马已经等了一会儿了,见了苏邀回来,他也没有废话,直奔正题:“县主,昨夜军中差点起了兵变,如今闹事的人已经尽数被我压服了,闹的最厉害的那几个,都已经扣下了。”


        

果然同样也有在军中做手脚。


        

苏邀毫不意外的问:“都是木桐的人吧?他们是怎么跟木桐那边联系的,是谁帮他们带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