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聊斋小相公 > 第7章 挑剔
夜间

第7章 挑剔

        

方士谦离开老爷子的住处,径直赶往水榭别院来找林凡。


        

林凡此刻已经梳洗完毕,正站在门口外面拿着一本破旧的《老子》念诵。


        

“天之道,其犹张弓与!高者抑之,下者举之,有余者损之,不足者与之,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


        

摇头晃脑的样子,还真的很像一个穷酸书生。


        

林凡是个非常认真的人,既然选择了书生这个身份,那就要装的像样些。


        

方士谦看到林凡念书这一幕,笑着点了点头,随后开口:“林贤侄,早。”


        

林凡放下手中的书,拱手施礼:“伯父早。”


        

方士谦点了点头,心中对林凡又多了一份赞许。


        

一般人久经贫苦后突然来到这种大富之所,难免都会有所迷失,但没想到林凡竟然丝毫不为所动,足可见此子的心志甚坚。


        

方士谦走到近前:“昨晚休息的可好,这屋中的物品可有什么欠缺?”


        

林凡连忙摆手:“此地很好,有劳伯父费心了。只是这屋中的物品过于奢华,并不适宜用来作为苦读之所。” 首发网址https://m.qqwmx.com


        

这当然不可能拒绝,于是他欣然应允,回屋将书卷放下后便随方士谦一起,向方家大宅的后院走去。


        

昨天林凡抵达方家时是子夜时分,当时整个大宅中一片肃静,无人在外走动,但今天早上却又是另外一番忙碌的光景。


        

“林贤侄,家父想要见你,你随我来吧。”


        

林凡早料到方家家主会召见自己,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方士谦对林凡说:“父亲大人他性格随和,平易近人,一会见面时你不要紧张,他问什么回答就好。”


        

林凡心想我有什么可紧张的,不过看方世谦这幅忐忑不安的模样,倒很是有些紧张。


        

成群的男女仆从在院中往返穿梭,各个都是脚步匆匆,见到方士谦纷纷止步行礼,不敢有丝毫怠慢。


        

对于方士谦身边的林凡,这些佣人都投来了好奇的目光,不知道这位面容苍白的年轻人是什么人,竟然跟在大老爷身边,两个人还有说有笑。


        

所以这件事成与不成,还是要看林凡自身的表现。


        

方世谦心里不断想着这些事情,带着林凡来到老爷子所在的住所前。


        

方世谦现在的心情比较复杂,林凡入赘这件事情他心底是希望的,因为这个上门女婿定下来之后,老爷子的位子能顺利传给他,以后就可以安心发展方家的生意,不必再防着二弟三弟。


        

但方众岳能否认同林凡还很难说,老头子的眼光毒辣的很,这么多年来看得上的人真没几个。


        

“家主大人在楼上茶室,请进。”


        

方士谦带着林凡进入阁楼,沿楼梯走上二楼,方众岳就坐在上首位置的一张太师椅上,正闭目养神。


        

这一次方士谦没有直接进去,而是让门口的仆人进去通报:“去和父亲大人说一下,林凡来了。”


        

仆人答应了一声,转身走入门内,片刻后脚步匆匆的返回。


        

老爷子主持方家几十年,管理数百人口的大家族,让庞大的家业蒸蒸日上,自然不是简单的人物。


        

望向林凡的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仿佛一眼就能看穿到人的心底。


        

方士谦走上前:“父亲,林凡来了。”


        

方众岳缓缓睁开眼睛,目光望向门口位置的林凡。


        

“坐下说话吧。”


        

林凡答应了一声,随后走到一边坐下,方世谦也陪同坐在一侧。


        

林凡站在原地不卑不亢,深施一礼:“晚辈林凡,向家主大人请安。”


        

方众岳抬了抬手:“方林两家祖上是至交,无需见外,你叫我方爷爷好了,我这一大把年级,也不算占你便宜。”


        

方众岳叹了一口气:“家道起伏本就是世间常态,不必过于悲伤,方林两家是至交,以后你就在这里住下吧。”


        

林凡拱手施礼:“多谢方爷爷。”


        

方众岳一双眼睛始终注视着林凡:“我听士谦说你父母已经过世,如今家里没有其他亲人了么?”


        

林凡摇了摇头:“家道中落,即便有些偏远的亲人,经过这多年的流离,也早已无法联系了。”


        

对这些世俗之事,林凡自然是毫无兴趣,他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在此地蛰伏,修养伤势。


        

所以方众岳问他会做什么,林凡自然不想给对方机会。


        

方众岳吩咐站在一边的仆人上茶,随后望向林凡:“你以前在家里,除了读书之外还做过什么?”


        

林凡心里一动,多少已经猜到了对方的意图,看来这老头是打算给自己找事情做。


        

方世谦在边上急的直咧嘴,恨不得上去替林凡回答。


        

方众岳呵呵笑了下,也没有太在意,转头望向身侧的仆人:“苟师爷来了么?”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林凡以前便只是读书而已。”


        

老头子被噎了一下,没想到这个林凡的确是个书呆子,除了读书什么都不会。


        

这胖子留着两撇八字胡,手里拿着一本厚厚的册子,对方众岳行了一礼,上气不接下气的开口。


        

“家主大人,我……我来迟了。”


        

仆人摇了摇头:“还没到,我去寻他。”


        

仆人话音刚落,楼梯处就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片刻后一位中年胖子气喘吁吁的上到二楼,慌慌张张的来到方众岳面前。


        

方众岳笑着摆了摆手:“小孩子调皮很正常,大宝今天没有去学馆上学么?”


        

胖子叹了口气:“学馆的陈先生几日前亡故了,所以大宝最近都跟在我身边,可是苦了我~”


        

方众岳看了这位胖子一眼:“怎么如此匆忙?”


        

胖子咧了咧嘴:“我们家大宝刚刚在账房打翻了砚台,弄脏了账簿,我狠狠教训了他一顿,结果耽误了时间。”


        

方众岳点了点头,随后望向林凡:“方家在各处的生意很多,我让苟师爷整理了一下,你看看有没有感兴趣的。”


        

林凡真的不想去掺和方家的什么产业,完全一点兴趣都没有。他目前最重要的就是修复体内的经脉,浪费时间在这些俗事上实在是毫无意义。


        

方众岳笑了两声,随后话锋一转:“让你整理的东西带来了么?”


        

胖子连忙打开手里的册子:“已经整理好了,目前有空缺的丝厂和绸缎庄共有六处。”


        

林凡摇了摇头:“术数之法我了解不多,而且君子不近财色,这管账先生我不做。”


        

苟师爷哦了一声:“城外杨村的丝厂如今少一位管事的督工,这个如何?”


        

不过老头子盛情难却,只好听了再说,他转头望向那胖子:“苟师爷请讲。”


        

苟师爷拿起册子:“城东的绸缎庄缺一位管账先生。”


        

“君子远庖厨,不去。”


        

苟师爷声音有点发颤:“没事,我再找找……城东四十里外的桑林,如今缺人看管。”


        

林凡又摇了摇头:“君子不强人所难,那些工人干活偷懒,我不好强迫他们,这督工我做不来。”


        

苟师爷咽了下口水:“那……城西的酒楼如今正好缺一个帮忙的副店主。”


        

这什么人啊!


        

方世谦在边上眉头皱成了八字,没想到这林凡竟然什么都不想做,简直不成器!


        

林凡拒绝的斩钉截铁:“太远,不去。”


        

苟师爷一口血差点喷出来,从没见过这么挑肥拣瘦的!


        

“林凡明白了。”


        

随后林凡转头望向苟师爷:“你们家大宝最近没有去学馆上学?”


        

就在这时,方众岳咳嗽了一声:“林凡,俗话说学以致用,你读的书不少,但终究要拿来运用一番,闭门造车不可取。”


        

林凡又不是傻子,看老头子这样子,自己要是再拒绝恐怕就要被扫地出门了,于是他点了点头。


        

苟师爷感到一阵眩晕,伸手扶住身边的椅子:“学馆不是方家的产业,这个……有些难。”


        

林凡神色如常:“无妨,我去学馆毛遂自荐。”


        

苟师爷不知道林凡怎么提起这件事,茫然的点了点头:“对,因为学馆的陈先生几日前亡故了,还没找到新的老师。”


        

林凡点了点头:“那我便去学馆做老师吧。”


        

苟师爷并不知道林凡的想法,他只感到一股想要痛揍林凡的冲动,从来没见过这么莫名其妙的人!


        

如果一定要找事情做,去学馆教书是个不错的选择,反正是看着一群孩子念四书五经而已,省心省力。


        

他真的不想掺和方家的事情,从昨天那个会召来鬼物的香囊就能看出,方家内部波澜暗涌,要是卷入其中肯定会多出很多事端。


        

你是不是故意在耍我!


        

“公子……我这里还有不少空缺,要不你再看看……”


        

就在这时,坐在一边的方众岳哈哈笑了两声:“不用了,既然林凡想去学馆,那便由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