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聊斋小相公 > 第24章 金华镖局
夜间

第24章 金华镖局

        

金华镖行位于金华城西南一角,在这种小城市里一般来说不会有镖行这种行当,但金华城有方家这个大商贾,天南海北往来的货物及其繁多。


        

金华镖行九成以上的生意都是方家的,所以就算说这镖局是专门为方家开的也没什么问题。


        

林凡和阿狸走到镖行附近,隔着老远就能看到墙头上插着五花八门的旌旗,颜色各不相同,简直像旗帜展览会。


        

阿狸伸手指向那些旌旗:“据说这些旗子都是镖行的队伍在走镖途中打败的劫匪留下的,镖行的金老大说这些都是战利品,所以摆在最显眼的地方。”


        

不过镖行毕竟是刀口舔血的生意,看破不说破吧。


        

阿狸带着林凡走入镖行大门,里面看上去秩序一切正常,一群镖师围在院子一角抬石墩练武,偶尔还彼此过上几招拳脚,夹杂着一些粗话和笑骂声。


        

大门内的镖师迎上来:“二位有什么事?”


        

林凡目光扫过那些旌旗:“有趣,这些旌旗的款式和材料都差不多,看来那些劫匪都是在一家店铺做的旗子。”


        

阿狸啊了一声:“好像真的是诶,这些旗子像是一家店里做出来的!”


        

林凡笑了下,拦路抢劫的强盗哪里会有什么旌旗,这必然是镖行自己买来虚张声势的。


        

站在原地等待的时候,林凡望向院子角落那一群练功切磋的镖师,若有所思。 一秒记住https://m.qqwmx.com


        

阿狸看到林凡的表情,有些好奇:“公子,你在想什么?”


        

林凡弹了弹手指:“我在想……有时间找这些镖师过几招。”


        

阿狸连忙迎上去:“这位是林公子,我们是从方府来的,来吊唁张石。”


        

镖师对方家的人不敢有所怠慢,连忙施礼:“二位请稍稍候,我马上去通知金老大!”


        

说完这镖师一溜小跑冲进内院去了。


        

伴随着一阵嘹亮的爆笑声,从院子深处走出来一位五十多岁的秃顶中年人,一脸络腮胡子,身高足有两米,声音洪亮如钟,震得人耳膜生疼。


        

阿狸凑到林凡耳边:“这个就是金老大。”


        

金老大大步如风走到林凡近前,拱手行礼:“林公子真是有情有义,亲自前来吊唁张石,我替张兄弟在这里谢过了!”


        

阿狸啊了一声,满脸惊诧:“公子,这些镖师可都是高手啊,你看他们的胸比女人还高,这怎么打的过嘛!”


        

林凡一时间竟不知道要如何回答,最终只有摇了摇头,闭口不语。


        

“哈哈哈————”


        

林凡转头望向阿狸,阿狸马上会意,把手里的包裹提给金老大:“这是方小姐准备的抚恤金,二十两纹银,请转交给张石的家人。”


        

金老大明显吃了一惊,接过包裹打开看了一下:“少当家的出手真是豪气!我替张石的妻儿谢过了!”


        

镖行的镖师东奔西走一整年,也就是挣个三五两银子,方小檀给出的这些钱抵得上张石四五年的工钱,的确算是够意思了。


        

林凡摆了摆手:“张石是因为扭送那些无赖去官府才会导致深夜遇袭,这件事情起因在我,我又怎能抽身事外。”


        

金老大哈哈大笑了几声,震得阿狸直皱眉。


        

“公子是性情中人!张石兄弟身手不凡,他并非死在一般宵小手里,多半是过去的仇家上门寻仇,这件事情我们镖行会追究到底,公子无须自责!”


        

林凡非常坚决:“我一定要去看他最后一眼。”


        

金老大啧了啧嘴,心里想这书呆子真是固执,不撞南墙不回头啊。


        

一会见到血肉模糊的尸体,你要是被吓死过去,我可担不起这责任!


        

金老大拿着包裹,又哈哈大笑了几声:“多谢当家的,多谢公子!”


        

林凡点了点头:“张石的尸首在哪里,我想去见他最后一面。”


        

金老大呃了一声,脸上显出为难之色:“不瞒公子,仇家下手狠毒,张兄弟的尸首有些惨,我看还是算了吧。”


        

金老大这番话说得虽然有点残酷,但却是事实不假,一条人命换二十两银子,已经是很合算的买卖了。


        

后院的灵堂布置的很简单,张石的家人在北方,一时间也赶不过来,只有镖行里的兄弟轮流替他守灵,这些走镖的武师见惯了生死,脸上没有特别悲伤的表情。


        

金老大走到灵堂中央,伸手拉起尸布的一角,随后又迅速的放下,似乎生怕林凡看清楚里面的东西。


        

“那好吧,公子请随我来,我们只看一眼!”


        

金老大带着林凡和阿狸向后院的灵堂走去,一路上金老大边走边说。


        

“我们走镖的人脑袋都是别在裤腰带上,指不定哪天就搞没了!张兄弟这次虽然死的有些惨,但方小姐送来了二十两银子,足够他家里的老婆孩子生活无忧,他可以含笑瞑目了。”


        

“呀————!”


        

边上的阿狸发出一声惊叫,转身直接跑出灵堂,蹲到墙角开始呕吐。


        

金老大也被吓了一跳:“公子你……小心!”


        

“好啦,公子你看过了,心意也到了,我替张兄弟再谢你一次!”


        

林凡懒得再多废话,径直走上前去,伸手抓住尸布一角用力一拉,把下方的整个尸首都露了出来。


        

木板上躺着一具残缺不全的尸体,四肢和躯干上满是深可见骨的伤痕,脸部也被锋利之物砍得稀烂,连五官都分辨不出。


        

林凡少有的眉头紧皱:“伤口有阴气入侵引起的溃烂,攻击者的力量也不是人类能拥有的,应该是鬼物所为,而且不是一般的鬼物。”


        

“是罗刹或者夜叉一类的厉鬼。”


        

阿狸被吓得打了个哆嗦:“厉鬼?金华城这里有厉鬼?”


        

林凡安静的站在原地,仔细看了半晌,这才重新从边上拉过尸布,把张石的尸首重新盖好。


        

之后他退出几步,对着张石的尸首鞠了一躬,转身走出灵堂。


        

阿狸从边上迎过来,伸手擦掉嘴角的污渍:“真是太惨了,公子你看出什么问题了?”


        

林凡沉吟不语,一般只有阴气极重之地才会有厉鬼出现,这金华城中一片祥和景象,怎么看也不像会有这种大凶之物。


        

这件事越发让人觉得有些奇怪了。


        

就在这时,金老大从灵堂里大步走了出来:“公子,还有一件事情要和你商量,张石兄弟死了,我要给你再安排一名保镖。”


        

林凡转过头来:“好,不过我有一个条件,要做我的保镖,需要先打赢我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