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聊斋小相公 > 第38章 器重
夜间

第38章 器重

        

方众岳让林凡陪他走最后一段山路,这一举动震惊了在场的所有宗族外戚。


        

林凡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毕竟对他来说,走路就是走路,就算是陪皇帝走,这一段山路也不会少一截。


        

于是林凡跟在方众岳侧方身后一步之地,陪他一同向半山腰的灵泉寺走去。


        

那些之前说风凉话的宗族外戚们,这会全都是一脸惊愕,他们本来以为这林凡是老爷子随便找来的一个入赘女婿,只是个摆设而已。


        

但现在看老头子这架势,似乎对这年轻人非常重视!


        

方世谦走到人群一侧,方小檀和她母亲的身边:“我们也上山吧。”


        

方世谦哎了一声,转头望向方氏:“檀儿自己都同意了,你在这里做什么怪,这件事关系甚大,你可不要节外生枝!”


        

方氏伸手拉住方小檀的手:“我是檀儿的妈,她心里怎么想的我最清楚,她根本就不情愿这门亲事!”


        

方小檀脸上有些尴尬,她在和林凡签下协议后,已经在父亲面前同意了这门亲事,否则今天方世谦也不会这么高兴。


        

方氏眉头紧皱,望向前方的方众岳和林凡:“老头子怎么突然点名让林凡陪他走路,这段路以前不都是你这个长子陪同的么?”


        

方世谦笑了下:“有什么区别,林凡入赘之后就是我们的家人,我陪同还是他陪同,都是一样的。” 首发网址https://m.qqwmx.com


        

方氏哼了一声:“入赘的事情我还没同意,就做不得数!”


        

方小檀一时间有些无语,看来还不太好糊弄过去。


        

这时方世谦开口:“好啦!檀儿同意了这门亲事,父亲大人很是开心。他这次让林凡陪行这一段路,就是想在族人面前提一提林凡的地位,免得大家今后因为他入赘的身份看轻了他。”


        

“就连父亲大人都对林凡如此重视,你这个做丈母娘的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但从实际上来讲方氏说得也没错,方小檀并不情愿这门亲事,只是为了方家内部的权利斗争做出的妥协。


        

现在她只有想办法开导自己的母亲:“妈,我这几天看下来,林凡是个知书达理的读书人,学问也很好,我觉得和他成亲……挺好的。”


        

方氏盯着方小檀:“你嘴上这么说,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你这丫头是我从小带大的,你的心思瞒不过我!”


        

绵延的山路上,上百名方家族人形成一条浩浩荡荡的长龙,向半山腰的灵泉寺行去。


        

方众岳和林凡走在最前方,老头子拄着拐杖步履矫健,完全看不出已经是七十多岁的年级。


        

“林凡,这段时间在金华城住的还习惯么?”


        

方氏撅了撅嘴,明显还是不满,不过她并非泼妇,也就没再多说了。


        

方小檀望向方众岳和林凡并行的背影:“爷爷老糊涂了,做事未免太过刻意。”


        

方世谦忍着笑:“父亲他有没有糊涂我不清楚,但他今天真的很高兴,我们跟上吧。”


        

林凡心知肚明,老头子问的是入赘的事情,不过这种时候还是装糊涂的好。


        

“我每日只是去学堂教书,早晚苦读,没注意什么传言。”


        

方众岳呵呵笑了两声:“两耳不闻窗外事,好。”


        

林凡点了点头:“我在水榭别苑住的很好,大家都很照顾我,实在是受之有愧。”


        

方众岳摇了摇头:“我说过了,不要把自己当外人,不过是些许之事而已。”


        

两人前行一段距离,老头子再度开口:“你在府中这几天,听到什么传言没有?”


        

方众岳笑着摇了摇头:“你应该不知道,谢老他以前是朝堂中的大人物,因为得罪了新贵被贬职削官,才来到金华城这种小地方养老。”


        

林凡的确有些意外,谢老平时笑眯眯的一点架子都没有,没想到他以前竟然是朝堂中的大官?


        

果然是人不可貌相。


        

既然林凡不接茬,老头子就没继续谈入赘的事情,转而说起别的:“学堂的谢老是我的棋友,我们两人经常在一起下棋,他对你的评价很高。”


        

林凡眉梢一挑,没想到平时笑眯眯的谢老竟然和方众岳认识,看来这金华城真的不算大。


        

“谢老对我评价很高,大概是说我在课堂上教那些孩子教的比较用心吧,这是应为之事。”


        

“你初入方家的时候,我以为你不过是个有些固执的读书人,不过听了谢老的话后我仔细思索,你从苦寒之地来到方家能安然处之,行事待人也沉稳得当,这份沉稳和气度倒真的不像是一个穷山村里长大的孩子。”


        

林凡心里咯噔了一下,暗叫糟糕。


        

自己进入方家后避开了天雷之劫,整个人精神有些放松,没有注意到平时这些细节,被老头子看出了破绽。


        

方众岳继续说:“这件事我也是碰巧才知道,你不要和其他人提起。谢老是在朝堂上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这一生阅人无数,他对你如此赞许,有些出乎我的预料。”


        

林凡继续装傻充愣:“只是教小孩子读书而已。”


        

方众岳摇了摇头:“虽然只是十几个孩子,但之前的那些老师全都拿他们一点办法没有,若是没有点手段,是压不住的。”


        

方众岳嗯了一声:“有志气是好事,不过想金榜题名实在是很难,如今朝廷里风云诡谲,读书人想出头不像过去那么容易了,这些事情,你倒是可以向谢老请教一二。”


        

林凡装出惊讶的样子,叹了一口气:“多谢方爷爷告知,不过我也只有尽人事听天命。”


        

林凡替自己那个并不存在的父亲谢过,之后开口:“如今我一心苦读,便是不想辜负了父亲当年的教导。”


        

林凡只有开口解释:“家道中落,但父亲从小对我严加管教,尤其接人待物的礼仪,不许有丝毫差错。”


        

方众岳笑着点了点头:“我猜多半便是如此,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你父亲是个值得敬佩的人!”


        

其实林凡对什么朝中的士气并不在意,读书只是他的一个借口罢了,他又不可能真的离开方家,去千里之外的长安赶考。


        

避过天劫,重回修炼之路,凝聚金丹,这才是林凡如今唯一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