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聊斋小相公 > 第43章 猛鬼入寺
夜间

第43章 猛鬼入寺

        

夜色深沉,灵泉寺各处灯火次第熄灭,偌大的寺院陷入了一片完全的沉静,只剩下主殿上的长明灯发散出微弱的光芒,宛如远空的星辰,明灭不定。


        

一片浓墨般黑暗中,寺庙的院墙上浮现出一个黑暗的轮廓。


        

“书生的……气味,吼——!”


        

从声音上可以分辨出来,是昨日晚上在宁采臣家中出现的那只厉鬼!


        

这厉鬼伏在院墙上发出连声低吼,似乎想要进入灵泉寺,却又有些忌惮。


        

灵泉寺是僧人礼佛之地,百年来积累了大量的佛门之力,就算这只厉鬼凶戾无比,一步踏错也难逃被超度的下场。


        

此时此刻,林凡正盘膝端坐在宝泉塔的一层中央,双目闭合,一副神游天外之态。


        

通宵打坐持戒,对方家那些人来说或许有些困难,但对林凡来说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而且这寺庙地处深山,天地元气充沛无比,正是修行的绝佳之地。


        

厉鬼在墙头上盘桓良久,几次打算放弃离去,但最终还是难忍被林凡断去一指的仇恨,在低吼中一纵身,庞大的身躯翻过院墙落入寺内,融入墙角的暗影之中。


        

“必须……杀——!” 记住网址m.qqwmx.com


        

……


        

隐娘向前走出几步,来到林凡近前:“你说过要我一直贴身保护你的安全,我当然要在这里守着。”


        

林凡唔了一声:“这里是佛门重地,这宝泉塔外壁上刻有须弥阵的阵决,就算那只厉鬼再凶悍也会有所顾忌,不会轻易闯入。”


        

隐娘抬头四望,神色淡然如常:“凡事总有万一,还是小心些好。”


        

虽然林凡如今丹田被天雷击毁,无法吸收灵力进行修炼,但在这种环境中吐纳修炼,还是让他感到身心畅快。


        

吐纳一个周天后,林凡睁开眼睛,望向面前黑暗中:“你准备在那里躲一夜么?”


        

黑暗中寂静无声,片刻后一个人影从黑暗中浮现出来,正是抵达灵泉寺后就消失不见的隐娘。


        

林凡睁开眼睛,望向隐娘:“作为一个保镖,你的问题太多了。”


        

隐娘毫不示弱的反唇相讥:“作为一个书生,你身上的古怪也太多了。”


        

“你早上练的那一套拳法很正宗,现在练的这套吐纳也很高深,但是你的气息却非常孱弱,就像……”


        

林凡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那就麻烦你继续在一边守护吧。”


        

说完之后,林凡闭上眼睛,又开始进行第二个周天的吐纳。


        

隐娘没有退后,就站在原地望着林凡,脸上浮现出困惑之色:“你的吐纳……似乎是一种很高深的修炼功夫,但为什么你的气息如此虚弱,比普通人还大大不如?”


        

林凡睁开眼:“不用看了,我的确有内伤,奇经八脉中只剩下任脉这一脉接续。”


        

其实就连任脉也是前几天才治好的,不过林凡没有多说,免得把隐娘吓坏了。


        

隐娘脸上浮现出震惊之色:“八脉仅剩其一?你是被人打伤?”


        

隐娘自言自语说到一半,突然脸色微微一变:“难道你受了内伤?”


        

隐娘的观察力的确不俗,竟然被她把林凡的情况猜到了十之七八。


        

隐娘再度向前走出两步:“让我看看你的脉象。”


        

林凡眉梢一挑,这隐娘的确是聪敏非常,再这么说下去,自己的秘密恐怕全部都要被她猜出来。


        

毕竟隐娘只是个“临时工”,如同被她知道了太多秘密,可不是什么好事。


        

隐娘看到林凡闭口不语,也没有追问:“既然你不想说就算了,你身上的恩仇和我无关,我也不想被卷入其中。”


        

林凡端坐在原地:“你就当我练功走火入魔好了,反正我的伤势就是如此。”


        

隐娘望向林凡,似乎在重新审视他:“经脉尽断,所以你现在只能修炼粗浅的拳脚功夫。”


        

“你在方家。难道是为了躲避仇人的追杀?”


        

林凡脸色顿时大变:“是厉鬼的声音!它竟然真的敢闯入寺中!”


        

隐娘单手划过腰间拔出短剑,凛冽的剑气充斥四周:“听声音是在塔顶,不要离开我身边!”


        

林凡站起身来,快速向楼体冲去:“阴灵木!方众岳有危险,我们快去塔顶!”


        

林凡点了点头:“我有不能说的理由,如果将来……”


        

轰————!


        

突然一道惊雷声从在宝泉塔顶响起,随之又响起一声厉吼,声音凄厉无比,划破夜空!


        

林凡抬头看了看四周,脸色阴沉如水:“鬼物应该已经逃了,它在寺庙中杀戮,触动了须弥阵的镇压之力,刚才那一声厉吼是它受伤后发出的。”


        

这时一阵嘈杂声在宝泉塔下方响起,隐娘起身走到窗边向下望去。


        

“是寺里的僧人,他们听到雷声来查看究竟,你现在要怎么办?”


        

林凡和隐娘二人沿楼梯快步冲上宝泉塔顶,地面上却只剩下倒在血泊中的老者,还有被撕成粉碎的那只香囊。


        

隐娘身影一动冲到方众岳身边,俯身下去探了探鼻息,随后转过身来摇了摇头。


        

“已经死了,血还是温的。”


        

林凡蹲在原地望向方众岳,若有所思:“你先躲起来吧,你在这里的话我就更解释不清了。”


        

“我留在这里,和他们解释清楚。”


        

隐娘单手一甩,将短剑还鞘:“瓜田李下,恐怕很难解释清楚。”


        

林凡走到方众岳的近前,蹲下身去将老者的双眼闭合。


        

“那好,我藏起来伺机行事,你自己小心。”


        

声音响过,隐娘的身影如飞燕般翻出窗外,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