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聊斋小相公 > 第77章 大将聂锋
夜间

第77章 大将聂锋

        

林凡听到聂锋死在聂隐娘之手,顿感颇为意外:“聂锋是被他女儿杀死的?父女是至亲之人,怎么会这样?”


        

老族长策马前行中沉默片刻,最后叹了一口气:“我是从小看着隐娘长大的,她是个很好的孩子,但聂将军的确是她杀的。”


        

林凡眉头微皱,聂隐娘竟然杀了自己的父亲?


        

不对,聂隐娘离开之际,提到她是北方大将聂锋之女,当时的话语中饱含骄傲,足可见她以父亲聂锋为荣。


        

由此几乎可以断定,聂隐娘不可能对自己的父亲下杀手!


        

看来要问个清楚才行,林凡望向老族长:“没想到聂将军竟然已经逝去,这件事的详情可否告知?”


        

“这之后隐娘就和尼姑一起销声匿迹,将军寻找数年无果,本以为这孩子已经今生无望再见,没想到七年之后隐娘竟然自己回来,而且已经长大成人,成为了一名剑客!”


        

林凡听着微微点头,如果这位老族长不碰巧是聂锋的部下,恐怕还无从得知聂隐娘的身世。


        

老族长神色复杂:“这件事还要从隐娘小时候说起,隐娘从小聪慧过人,深得将军喜爱,在她七岁的那一年,聂将军夫妇带隐娘在街市上闲逛,遇到了一位年迈的尼姑。”


        

“这尼姑不知为什么看中了隐娘,对聂将军说要收隐娘为弟子,聂将军看得出这尼姑不是普通出家人,自然不会同意。但那尼姑极为厉害,竟然当着将军和一干护卫的面将隐娘掳走。”


        

许仙嘿嘿笑了两声:“我在镇江府经常要去四周的山村接一些急症,为了不耽误病人的病情,我就骑姐夫的马去,骑得多了就学会了些。” 首发网址https://m.qqwmx.com


        

老族长点了点头:“医者仁心,佩服!”


        

这时许仙从后方策马追了上了:“老人家,你在说什么,什么剑客?”


        

老族长嗨了一声:“都是些陈年往事而已,许大夫你不但医术精湛,骑术也很了得!”


        

许仙在另外一侧开口:“一匹马载两个人跑不了远路的。”


        

老族长嗯了一声:“没错,所以他们在某个地点一定准备了换乘的马匹,从地面上的马蹄印来看他们的马快要跑不动了,换马的地点应该就在前面不远。”


        

林凡在另一侧挥动手中的长刀,在路边的一颗杨树上又留下一道痕迹:“我们已经追出二十余里了。”


        

老族长点了点头:“从地上这些马蹄印来看,我们和耶律猛他们距离在十里之内,他们每匹马上都托着两个人,所以跑不快。”


        

老族长哎了一声:“我这老头子没什么用了,连自己的族人都带不好,还有什么脸面说其他!”


        

林凡看到老族长神色不佳,开口转移话题:“刚才说到聂隐娘归来,后来又怎样?”


        

林凡赞许的点了点头,这老者果然深谙追踪之道。


        

“老前辈厉害,如果不是你在,我们恐怕没这么容易追踪到马匪的踪迹。”


        

“将军再三追问下,才知道隐娘已经成为一名刺客,他自然是大为震怒。”


        

另一侧的许仙唔了一声:“将军是显赫家门,子女去做刺客这种阴暗龌龊的职业,的确有辱家风。”


        

老族长哦了一声:“看我这记性,刚刚说到一半竟然忘记了!隐娘回到家里,将军自然是万分高兴,整个聂府张灯结彩大肆庆祝,我当时还去喝了酒的,哈哈!”


        

“但是不久之后,将军就发现隐娘的行为有些奇怪,她经常夜晚外出清晨归来,有时候甚至一去数日。”


        

林凡面露沉思之色:“火灾那一日,有人亲眼见到聂隐娘杀了将军?”


        

老族长点了点头:“那一场大火把聂府化为废墟,但因为士兵们拼死抢救,绝大多数人都活了下来,现场很多人都目睹了将军和隐娘拼杀的场面。”


        

老族长点了点头:“就是如此,聂将军得知真相后便把隐娘关了起来,不许她晚上再出去杀人。如此安静数日,突然有一天夜里聂府起了大火,混乱中有人看到隐娘砍掉了将军的头颅,之后就再也没人见过她了。”


        

说完了这个故事,老族长又长叹了一声:“聂将军一生征战沙场,最终却死的糊里糊涂,实在是无奈!”


        

但即便如此,林凡依旧觉得这件事还有隐情,将来如果有机会再见到聂隐娘,一定要向她问个清楚。


        

就在林凡沉思之际,老族长在一侧开口:“恩公,你之前说有事要问我,到底是什么事?”


        

“据那些人说,聂隐娘身手极强,根本看不清她的动作,宛如一只飞燕在火海中盘旋飞舞,剑光闪动之际,便割下了将军的头颅!”


        

林凡沉吟不语,从描述来看,这的确是聂隐娘的剑法。


        

“自从聂锋将军死后,北方藩镇各自为王,兵匪沆瀣一气,军队纪律松散四处扰民,我因为看不惯这种风气,所以才告老还乡。”


        

另外一侧的许仙接口:“我听说这几年北方连年灾荒,百姓苦不堪言,想不到除了天灾,还有人祸。”


        

林凡从沉思中回过神来,这才想起自己的确有事要问:“耶律猛的一身武艺不凡,而且他手下这些马匪的兵器也相当精良,这些人并不是一般的马匪吧?”


        

耶律原脸色变了变:“恩公目光如炬!的确如你所说,我正想说这件事情。”


        

耶律原眉头皱起:“我前一段听说过一些传闻,北方军中缺少军医,或许他们绑架这些医生,是打算带回军队中去。”


        

许仙更加不解:“他们是在找军医?那为何不派人来招募,何必要绑架!”


        

耶律原点了点头:“我在军中多年,能认得出来那些马匪用的兵器都是军中制式,我猜这些人不是真的马匪,而是士兵假扮的。”


        

许仙大吃一惊:“那些马匪是士兵扮的?那他们绑架人口做什么?”


        

许仙在另外一侧追问:“到底是什么人?”


        

耶律原皱眉摇了摇头:“不清楚,不过如今北方连年混乱,如今最大的三座藩镇都已归一人管辖,耶律猛多半是在为他办事。”


        

林凡开口:“这些人装扮成马匪来绑架医生,是为了不想让外界知晓,看来北方将有异动发生。老前辈,你知道耶律猛和他那些手下是属于北方哪个藩镇么?”


        

耶律原脸上闪过一丝敬畏之色,就连他这种豪气干云之人,似乎对这个名字也颇为忌惮。


        

“东平郡王——安禄山!”


        

(今天外出,请假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