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聊斋小相公 > 第186章 书生误事
夜间

第186章 书生误事

        

,聊斋小相公


        

左参事听林凡说妖物跑了,不由得一脸懵:“这么大的火,妖物也能跑?”


        

林凡点了点头:“本以为火焰能对这妖物有不错的效果,没想到还是伤不了它,这妖物到底是什么来历……”


        

随着林凡的话音落下,场中那片巨大的火龙卷缓缓消散,留在大地上一片焦黑,果然已经不见画皮妖的踪迹。


        

林凡打量四周:“让士兵们把这些血尸的残躯都集中到一处生火烧掉,以免再生变数。”


        

左参事答应了一声,随后指挥着士兵们去打扫战场。


        

林凡走到场地中央,来到彩月公主近前蹲下:“你们怎么会遇到这画皮妖的?”


        

林凡放下手:“清醒了没有?”


        

这一巴掌果然有用,彩月公主的眼神逐渐恢复清明,当她看清面前的人是林凡时,突然一下子扑入林凡怀中,嚎啕大哭。


        

“异灵死了!那个妖物要扒我的皮!它要扒我的皮!”


        

彩月望向林凡,脸上一片呆滞的表情,还没有从之前的巨大恐惧中回过神来:“我们……你是谁?” 一秒记住https://m.qqwmx.com


        

林凡摇了摇头,扬起手来啪的一声,扇了彩月公主一个耳光。


        

一边的黑瘴勃然大怒:“混账,你敢对殿下不敬!”


        

阿狸也凑了过来:“公子,你怎么把人家弄哭了?”


        

林凡瞪了阿狸一眼:“这是南诏国的彩月公主,她们被妖物伏击,我救了她们。”


        

方小檀哦了一声,走到林凡近前:“林凡你让开,我来吧。”


        

林凡这一下被搞得颇为尴尬,看着怀中的这位梨花带雨的美女,不知道要如何对付。


        

就在这时方小檀带着阿狸也从后方赶到,她们二人行进的速度慢一些,左参事专门派了几十名士兵护卫她们在后跟随。


        

方小檀走到近前,看到林凡怀中痛哭的彩月公主,神色有些不太自然:“林凡……这是怎么回事?”


        

篝火映射下,彩月公主脸色通红的望向林凡:“谢谢你……们!”


        

她本来想说谢谢你,但又觉得不妥,于是加了个“们”字。


        

就在这时,左参事带着大群士兵来到场地中央,举起明晃晃的刀剑把彩月公主、黑瘴和金臂三人围在中央。


        

林凡巴不得有人接手,连忙把怀里的彩月公主推给方小檀。


        

方小檀伸手扶住彩月公主:“公主殿下,妖物已经退去了,不必惊慌。”


        

彩月公主这会情绪已经逐渐平稳下来,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失态:“不……不好意思,我刚才因为异灵的死……太难过了。”


        

黑瘴冲到彩月公主身前,面现怒色:“我们只是要返回南诏,你们这些人不要欺人太甚,不然大家拼个你死我活!”


        

黑瘴伸手从怀里掏出黑色布袋,他的瘴气对付血尸没什么用,但用来对付这些活人士兵却是杀伤力巨大。


        

眼看双方就要大打出手,林凡走到左参事近前:“左参事,我们这次来雾龙山是为了寻回将军的心脏,为何要旁生枝节。”


        

“你们这些南诏国的奸细,马上俯首就擒!”


        

场中气氛顿时变化,左参事之前已经认出了这些人是在小南苑的那几个南诏国人,只是之前要先对付画皮妖和血尸,不好马上发作。


        

现在画皮妖逃遁,血尸已经被士兵们清剿一空,左参事自然不可能放过这几个人。


        

方小檀的话切中要害,左参事的脸上显出犹豫之色:“但是这些人是南诏国的,我们没办法相信他们!”


        

林凡转头望向彩月公主:“让你的手下把武器都交出来,我们会保护你们的平安。”


        

彩月公主没有丝毫迟疑,马上把自己手中的匕首交给了身边的士兵:“黑瘴,把你的武器也交出去。”


        

左参事望向跪倒在地的金臂,咬了咬牙:“这大家伙打伤了我十多名手下,还撞塌了小南苑,我必须抓他回去!”


        

搀扶着彩月公主的方小檀适时开口:“左大人,此刻妖物还在暗中环伺,我们大家应该同仇敌忾,为何还要自相残杀。”


        

“这岂不是让妖物看了笑话。”


        

左参事主要忌惮的就是金臂和动火两人,因为在小南苑的时候这两人打伤了他十多名手下,眼下这两人都失去了战力,他自然也不会过于坚持。


        

毕竟临行时大夫人说过,此行一切都以林凡所说为准。


        

左参事将手一挥:“都退下吧,他们目前不是我们的敌人。”


        

黑瘴咬了咬牙,但终究不敢违抗公主的命令,于是交出布囊和短刃。


        

林凡转头望向左参事:“左参事,这样可以了吧。”


        

左参事看了看跪倒在地的金臂、浑身焦糊的动火,点了点头:“一切都听林先生安排!”


        

士兵们这才纷纷后退,不过望向林凡的目光都带着不满之色。


        

这些军机营的精锐都是被调集后就马上随左参事赶来雾龙山,并不知道这一次是来取回李将军的心脏,对林凡更不熟悉,只知道将军夫人对他格外尊敬。


        

之前林凡带着方小檀和阿狸两名女眷同行,在士兵中还引起了不少的议论,都觉得这书生不务正事,把这次雾龙山之行当成了游山玩水。


        

四周那些军机营的士兵纷纷面露异色,他们没想到左大人如此简单就撤回了命令。


        

这些可是南诏国的人,而且是南诏国的皇族和近卫巫战!


        

左参事看到士兵们面露犹豫之色,都站在原地没动,顿时脸色一冷:“林先生已经发话了,谁敢违抗!都给我退下!”


        

金臂此刻整只左眼血流不止,半边脸呈现出青紫色,身躯颤抖不停,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


        

林凡皱了皱眉:“好猛的尸毒。”


        

林凡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倒是毫不在意,他转身走到巨人金臂近前,蹲下身子,查看金臂的伤势。


        

就算刚才林凡和画皮妖交手,施展出地火符箓的杀招,也只有赶在最前方的一小批人亲眼看到,剩下的绝大多数士兵对林凡依旧是无从了解。


        

所以到现在为止,绝大多数士兵都把林凡当成了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累赘,现在他开口阻止左参事抓捕南诏国众人,又进一步加深了士兵们的这种看法。


        

多亏金臂的身躯远远强壮于普通人,不然早就一鸣呜呼了。


        

林凡转头望向左参事:“左参事,拿短刀和金疮药来,他需要剜眼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