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聊斋小相公 > 第192章 画皮妖的秘密
夜间

第192章 画皮妖的秘密

        

画皮妖被南华仙印和血心蛊先后重创,本来已经是濒死之状,但它见到血心蛊后却突然发狂,发疯般向彩月公主冲来。


        

彩月公主施展血心蛊后力竭倒地,四周的士兵和金臂也都被血心蛊的威能冲击的丢盔卸甲,没有一人可以上前阻挡。


        

眼看着画皮妖冲向彩月公主,突然从侧方冲出一个人影,手里握着一把青光茫茫的宝剑:“小心!”


        

冲出来的竟然是方小檀!


        

嘭的一声闷响,方小檀惊呼一声被撞得向后方飞了出去,但画皮妖也发出一声嚎叫,右手的三根手指被方小檀用承影剑削断.


        

方小檀一脸茫然,过了半晌才回过神来:“我……没事,只是被撞了一下。”


        

林凡伸手拉起方小檀的手臂,发现她的手肘处衣服破裂,皮肤被划开了三道浅浅的伤口,伤口已经呈现出紫黑色。


        

即便有坚若精钢的身躯,也抵挡不住锋利无匹的承影剑!


        

后方的林凡脸色大变,放弃追踪画皮妖,身形转而冲向被撞飞的方小檀,冲到近前将她扶起:“怎么样?”


        

还好方小檀手中的承影剑锋利无比,在画皮妖击中她之前就削断了对方的手指,不然这一爪如果抓实的话,方小檀这只右手恐怕难保。


        

林凡拉起方小檀的手臂,直接把嘴贴近伤口开始吮吸起来。 首发网址https://m.qqwmx.com


        

“尸毒!”


        

林凡眉头皱起:“我马上给你驱毒!”


        

方小檀靠在林凡怀中,浑身酥软:“林凡你……你太过分了!大家都在看着!”


        

“你我之间已有婚约,看便看了,又如何。”


        

方小檀嘤咛了一声,脸色顿时变得绯红无比:“林凡……!你在干什么!”


        

林凡顾不上搭话,用力将方小檀伤口处的脓血吸出,随后一口吐在地上:“还好只是破了表皮,尸毒没有进入血脉,上药包扎后休息几日便可无恙了。”


        

就在这时,左参事大步跑过来:“林先生,画皮妖又跑了!”


        

林凡停下脚步回头望去,场中士兵已经逐渐恢复秩序,彩月公主神色疲惫的坐在地上,画皮妖的确已经不见踪影。


        

林凡双手抱住方小檀,将她原地抱起:“阿狸这丫头,一到打架就逃得没影,我送你回去休息。”


        

方小檀轻轻挽住林凡的腰,羞的不敢抬头:“好……”


        

左参事咧了咧嘴,最后只有答应了一声:“是!”


        

……


        

“画皮妖连遭重创,已经不敢再来扰乱,我们只要用黑瘴的灵蛊追踪就能找到它的巢穴。”


        

林凡说完之后,抱着方小檀向村子中央的茅草屋走去:“我要先把方姑娘的伤势处置好,其他事情一律之后再说。”


        

林凡放下方小檀的手:“你刚才为什么要冲出来,太危险了!”


        

方小檀躺在草床上,既有发热的原因,也有害羞的原因,脸色格外红晕:“我……当时看到彩月很危险,就下意识的冲了上去,还好有将军夫人的宝剑。”


        

进入茅屋后,林凡将方小檀平放在草床上,之后为她把脉看诊。


        

“有些发热,还是受了尸毒的影响,估计要过几日才能完全恢复。”


        

“我很喜欢。”


        

方小檀最后几个字低如无声,说完后自己伸手蒙住了自己的脸,羞的无地自容。


        

林凡摇了摇头:“我本来说过会保证你的周全,如今看来是我食言了。”


        

方小檀摇了摇头:“没有,是我莽撞。而且你现在这样照顾我,我很……”


        

彩月公主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林先生,我可以进来么?”


        

林凡眉头微皱了下:“进来吧。”


        

林凡笑了下,伸手轻轻按摩方小檀的百会穴:“你太累了,休息一下吧。”


        

方小檀嗯了一声,微微点了点头,在林凡的按摩下,不久后就沉沉睡去。


        

林凡面色有些冷:“大概休息七八日便可恢复如初了,伤口可能会留疤。”


        

彩月公主察觉出林凡对自己不满,深深地鞠了一躬:“方姑娘是为了救我而受伤的,我十分抱歉!”


        

彩月公主走进房间,轻手轻脚的来到林凡近前,望向已经睡去的方小檀,表情有些复杂。


        

“方姑娘她的伤势如何?”


        

林凡摇了摇头:“做事要用脑子,你身为南诏王族如此冲动行事,早晚会闯下大祸!”


        

彩月公主从来没被人如此批评过,顿时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了下来。


        

林凡抬头望向彩月公主:“事后道歉又有何用,这件事本来不会发生。画皮妖当时已经陷入困境,只要官兵配合围堵,我很快就能将其镇压。”


        

彩月公主咬了咬牙,眼圈有些发红:“我……我当时想帮忙,但没想到给大家添了麻烦。”


        

“他们的死和你无关,你无需自责,画皮妖残害生灵,这次一定要将其镇压。”


        

彩月公主伸手擦了擦眼泪:“先生之前提到尸解两个字时,画皮妖似乎格外愤怒,尸解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知道自己错了,异灵死了,动火也死了,他们都是我害死的!”


        

林凡皱了下眉,这位南诏公主也太爱哭了,配上她这幅柔弱的外貌,真是让人说不出重话。


        

林凡一副若有所思之色:“这并不重要,修士追求的是‘道’,只要能修成正果,个人的生死并无要紧。”


        

彩月公主被林凡说迷糊了:“但是如果修士自己死了,那还怎么修成正果,一具死人的躯壳怎么可能成仙。”


        

林凡唔了一声:“尸解是修士飞升的一种修炼方法,简单说就是用死亡来躲避天劫,死后尸体成仙。”


        

彩月公主一脸惊诧:“死后尸体成仙?那本人到底是死了,还是成仙了?”


        

彩月公主脸色突然一变:“对了,我当时用血心蛊对付画皮妖时,看到了他心中的恐惧,他所惧怕的东西……似乎是他自己。”


        

林凡一愣,转头望向彩月公主:“你说画皮妖惧怕的是他自己?”


        

林凡沉默片刻后摇了摇头:“尸解之法我也只是了解大概,这画皮妖多半是使用了尸解之法的修士,才会把自己搞成这幅不死不活的模样。”


        

彩月公主公主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先生果然博闻广识。”


        

彩月点了点头:“没错,血心蛊绝不会搞错,但画皮妖为什么会惧怕自己,好奇怪……”


        

林凡没有回答,反而陷入沉思,过了良久之后他才微微摇了摇头。


        

“……不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