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聊斋小相公 > 第261章 月夜潮涌
夜间

第261章 月夜潮涌

        

子夜时分,林凡一人离开锦绣坊,来到西湖断桥一侧。


        

此刻夜深人静,白天里人来人往的断桥上空无一人,一轮巨大的皓月当空悬挂,洒下银白色的光华。


        

林凡走到断桥正中,望向下方的水面,夜风拂过,水面上泛起波光粼粼。


        

“看来还不到时候。”


        

林凡自言自语之际,突然耳边听到一阵呼啸声响,随后一道青色光芒从天而降,轰然坠落在断桥之上。


        

光芒散去,显出小青的身影:“我来啦,到底有什么事?”


        

林凡皱眉望向小青:“你在杭州城御空飞行,被人看到怎么办。”


        

小青啧了啧嘴:“怎么又是孩子,你这家伙这么喜欢小孩嘛?”


        

林凡也是无语,说起来确实有些巧,两次找小青帮忙,全都和小孩有关系。


        

小青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你这个人怎么和姐姐一样,婆婆妈妈的。我飞的很快,那些人看不清的。”


        

林凡无奈的摇了摇头,转头望向下方水面:“这水里有一只蚌精,吸走了一个孩子的魂魄,我现在要把这只蚌精抓上来,让它把孩子的魂魄还来。” 一秒记住https://m.qqwmx.com


        

林凡伸手指了指桥下的水面:“蚌精就在水底的淤泥里。”


        

小青面现怒容:“你这家伙!让我一个女孩子钻到淤泥中去找河蚌?这湖底的淤泥这么脏,我今天才新换的衣服!”


        

“总之你帮我把河蚌抓上来,我就帮你们再约许仙一次。”


        

小青说了一声好,之后走到林凡身边:“河蚌在哪里?”


        

“你!……我不去,太脏了!”


        

林凡摇了摇头,明明蛇类冬天都要钻入淤泥中冬眠,也不知这小青在矫情什么。


        

林凡看了一眼小青,的确是换了一套新衣服,依然是淡青色的长裙,在夜风中翩翩而动,颇为灵动。


        

“我打不过那只河蚌,当然是你去了。至于这身衣服,大不了我赔你一套便是了。”


        

林凡转头望向水面:“无论是普通的河蚌还是修炼成妖的河蚌,都会在体内孕育珍珠,对蚌精来说,吸收日月精华凝聚成珠是它的本命神通。”


        

“白天时艄公说西湖每到月圆就会卷起漩涡,我猜那多半是蚌精浮上水面,吸收月光所导致的异像。”


        

“不入湖底也可以,我们再等一等,蚌精可能会自己浮上来。”


        

小青咦了一声:“你怎么知道河蚌会浮上来。”


        

林凡话说到一半,突然目光一凝:“来了!”


        

果然,就在林凡和小青面前,断桥下方的水面开始缓缓涌动,很快形成一个方圆十余米的巨大漩涡!


        

小青皱眉看了林凡一眼,走到桥栏边缘:“你这家伙懂得还真多,连蚌精的本命神通都知道。”


        

“在家中的古书……”


        

小青单手扶住桥栏,纵身一跃站到栏杆之上,玲珑的身段在月光下仿佛一个精灵:“我把这家伙抓上来,你帮我约许仙出来和姐姐见面,不许反悔!”


        

话音落下,小青纵身一跃,噗通一声跳入漩涡中心,激起大片水花。


        

在月光之下,隐约能看到漩涡深处有一个巨大的黑影,足有八仙桌大小,缓缓的一开一合。


        

“哈,真的来了!”


        

轰——隆——隆——


        

一阵阵沉闷的雷鸣声从水下响起,断桥四周水面无风涌动,卷起一片片数米高的巨浪!


        

林凡站在桥上,伸手取下腰侧法鞭戒备,并无下去帮忙的意思。两只大妖在水中斗法,他现在的修为就算下去了也帮不上忙,反而会给小青添乱。


        

从这蚌精修炼时产生的天地异象来看,至多不过两三百年的修为,应该不是小青的对手。


        

林凡定睛望去,发现这是一个足有桌面大小的巨大蚌壳,厚重的外壳上挂满水草,漆黑嶙峋宛如岩石。


        

仔细看去,能看到在蚌壳上遍布大大小小的裂痕,当中一道裂痕甚至有数尺长,几乎将整个蚌壳一分为二。


        

巨浪涌动,水面下方有巨大的影子往返蹿行,连绵的雷鸣声不断响起,一直过了半刻钟有余,才逐渐平息下来。


        

哗啦一声水响,湖面从中分开,一个巨大的黑影从水中跃起,轰然砸落在桥面上。


        

林凡连忙上前抓住小青的手腕,用力将她拉上桥头,小青双脚刚一落地,顿时咧了咧嘴:“痛!”


        

林凡望向小青的脚部:“受伤了?”


        

啪——!


        

一直手从外侧抓住栏杆,随后小青气喘吁吁的声音响起:“拉……拉我一把!”


        

林凡蹲下身子,双手握住小青的脚腕:“骨头没事,只是擦伤而已。”


        

小青突然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好痒,别摸了,哈哈——!”


        

小青伸手扶住身边的桥栏,把一只脚悬起不停晃动:“这该死的河蚌,竟然敢夹我的脚!”


        

“我看看。”


        

确定小青的脚没事后,林凡走到那巨型河蚌近前,举起法鞭轻轻敲击河蚌的外壳。


        

咚咚咚——


        

随后她单脚一跳,直接坐在了桥栏上,把受伤的脚变成二郎腿翘起:“我没事了,你这家伙不要趁机动手动脚!”


        

林凡皱眉看了小青一眼:“不动你的脚如何给你治伤,你在这里休息一下,那蚌精交给我来处理。”


        

透过这片光辉,隐约能看到蚌壳内部嵌满了大大小小的珍珠,宛如满天星斗,熠熠生辉!


        

林凡略微有些吃惊:“你这家伙在湖底修行,竟然吞噬了如此之多的生灵。”


        

“自己张开,不然我把你扔进锅里煮熟了再撬开。”


        

巨蚌内部传出一阵低沉的呢喃声,片刻后巨大的蚌壳微微张开,散溢出一片银白色的光辉。


        

巨蚌内部又传出一阵低沉的呢喃声,后面坐在桥栏杆上的小青开口:“这家伙说那些珍珠大多是它吸收的日月精华凝聚,少数一些生魂也是溺水的亡者,它没有主动攻击过水面上的人。”


        

林凡用手中的法鞭敲了敲蚌壳边缘:“你去年是不是吞噬了一个女童的魂魄,当时有一条锦鲤护她,也被你一同吞噬。”


        

这回巨蚌不说话了,片刻后噗噗两声,从蚌壳内吐出两个东西。


        

林凡定睛望去,发现是一颗拳头大的珍珠,散发出阵阵光辉,还有一条一尺余长的锦鲤,落在桥面上不住的跳跃挣扎。


        

看来这就是伍玉儿的魂魄和那条锦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