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聊斋小相公 > 第264章 伍玉儿的身世
夜间

第264章 伍玉儿的身世

        

第二日一早,方小檀早早来找林凡:“林凡,我听阿狸说那个孩子的病症已经治好了?”


        

林凡点了点头:“的确治好了,略微有些波折。”


        

方小檀颇为赞叹:“我昨日还差人去询问了附近的医生,都说离魂症最为难治,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把那孩子治好了。”


        

林凡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伍玉儿福缘深厚,注定会逢凶化吉,我顺势而为罢了。”


        

方小檀笑着摇了摇头:“我真不知道你到底还有些什么本事,真是每一次都出乎我的意料。”


        

林凡望向方小檀:“我看你这两天都很忙,漕帮那边的事情有进展了么?”


        

林凡面露思索之色:“上万人的帮派听起来的确可观,但这里大多数都是普通工人,未必会为了漕帮拼命。”


        

方小檀嗯了一声:“真正能一呼百应的也就两三百人而已,但那也是一股了不得的力量,尤其漕帮还把持了杭州的水运通道。”


        

林凡想起一件事:“伍玉儿的父亲去年去世,如今的漕帮帮主是什么人?”


        

方小檀叹了口气:“我今日准备去流商码头的漕帮总堂,见漕帮帮主,希望谈判能有一个好结果。”


        

林凡哦了一声:“有张巡抚的面子,漕帮应该不会为难锦绣坊。” 首发网址https://m.qqwmx.com


        

方小檀摇了摇头:“杭州大大小小的码头有数十个,码头上的工人加在一起应该有上万人,就是官府也不敢把他们如何。”


        

方小檀伸手揉了揉头:“多半是如此,这伍岳把控着整个京杭运河的货流装卸,才做漕帮帮主一年时间就已经赚的盆满泵满,流商码头那一带所有住宅和仓库就是他的产业。他这种贪婪的性格,我真怕他会狮子大开口。”


        

林凡点了点头:“我明白了,今日你去处理漕帮之事,我送伍玉儿回百花园,也会顺便打听一下漕帮的情况。”


        

方小檀哦了一声:“那好,我去让方伦给你们准备马车。”


        

“漕帮帮主名叫伍岳,年轻时是码头上的一个工头,学过一些功夫,据说是上一任漕帮帮主的义弟,去年上任帮主意外身亡后,他被大家推举当上了漕帮的帮主。”


        

方小檀眉头微皱:“昨天来的那个乌老大是伍岳的心腹,他来捣乱,我看多半是伍岳的意思。”


        

林凡哦了一声:“既然他指示手下来捣乱,那是为了讹诈?”


        

林凡不禁无语:“小孩子贪睡是很正常的事情,让她多睡一会,如果还不起床就打屁股。”


        

阿狸摆了摆手:“那个孩子不是一般的赖床,她现在躲在被子里不出来,说什么也不肯和我们出去。”


        

林凡微微一愣感到事情有些奇怪:“我们去看看。”


        

方小檀刚刚离开,阿狸就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公子,不好了!”


        

林凡转头望向阿狸:“不要慌乱,什么事?”


        

阿狸跑到林凡近前:“就是那个孩子伍玉儿,她在赖床!”


        

林凡眉头皱起:“为什么不想回去?”


        

这一次林凡等了良久,被子里一直没有声音声息传出,看来这孩子并不想说。


        

林凡叹了口气,从怀中取出伍玉儿的那颗珍珠:“你把手伸出来。”


        

林凡带着阿狸赶到伍玉儿所在的房间,小丫头果然缩在床上的被子里,就像一个受惊吓的小动物。


        

林凡走到近前,伸手拍了拍被子:“起床了,我们送你回家了。”


        

被子里悄无声息,过了一会后有轻微的声音响起:“我……不想回流商码头。”


        

伍玉儿痴痴的望向手中这颗珍珠:“好神奇,我感觉到这珍珠……就像我的一部分。”


        

林凡看伍玉儿的神色恢复了平静,开口询问:“伍玉儿,你为什么不想回流商码头?”


        

伍玉儿望向林凡,犹豫片刻后开口:“因为我想起来了,我父母是被人害死的。”


        

被子里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随后一只白嫩的小手伸了出来。


        

林凡把珍珠放入伍玉儿的手中,珍珠立时放射出耀目的光辉,被子里的伍玉儿惊呼了一声,把小脑袋探了出来:“这是什么,好漂亮!”


        

林凡望向伍玉儿:“这是之前困住你魂魄的珍珠,现在已经成为你的第二神庭,只要你握住这颗珍珠,就能心想事成。”


        

伍玉儿犹豫了片刻后开口:“他是漕帮的弟子,平时都跟在伍岳的身边。”


        

阿狸哇了一声:“这么说,是伍岳害死了漕帮帮主,霸占了漕帮帮主的位置,这个人可真是坏呀!”


        

伍玉儿望向林凡,一双大眼睛清澈灵动:“我不想回漕帮去,不然伍岳肯定还会害我的。”


        

林凡眉梢微微一挑,边上的阿狸更是惊呼了一声:“有人害死你的父母?难道当时的沉船是有人搞鬼?”


        

伍玉儿抿了抿嘴:“是……是赵佶在酒中下了药,把船上的人都迷倒了,之后他又把船凿沉,害死了大家,我躲在船舱后面,全都看到了。”


        

林凡神色变了变:“赵佶是什么人?”


        

阿狸一副急不可耐的模样:“好,我们现在就去漕帮,找那个伍岳算账!”


        

“不要急。”


        

林凡开口叫住了阿狸:“你马上去找方小檀,叫她不要去流商码头见伍岳了。”


        

“你不用怕!”


        

阿狸转头望向林凡:“公子,这小丫头这么可怜,我们要给她主持公道啊!”


        

林凡望向伍玉儿,脸上现出沉思之色:“漕帮……看来的确有必要去流商码头走一趟了。”


        

伍玉儿一双大眼睛望向林凡:“叔叔,你本事这么大,能救活我的爸爸妈妈么?”


        

林凡神色一黯:“生死乃是天地大道,我亦不能改变,你如今虽然没有了父母,但还有百花园的外公在,也不算是孤身一人。”


        

伍玉儿眨了眨眼:“可是我还是很想爸爸妈妈,叔叔你能不能教我本事,我自己来复活我的父母。”


        

阿狸点了点头:“好的,小姐不去,公子你是打算亲自去么?”


        

林凡摇了摇头:“还是按原计划行事,先去西湖归还锦鲤魂魄,再去百花园见汪员外,之后我还要去见一下张巡抚,做好一切准备后,才是去和伍岳摊牌的时机。”


        

林凡说完之后,伸手拍了拍伍玉儿的头:“伍岳从你这里抢走的东西,我要让他如数奉还。”


        

林凡摇了摇头:“天命已定,勿妄勿求。”


        

伍玉儿似乎没有听懂,又似乎听懂了一点,脸上现出失落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