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修真从捡到鹏羽开始 > 第12章 变化
夜间

第12章 变化

        

不多时,叶舒就来到了山顶上,选了一棵叫不出名字的大树,跃上了其中一条横长的枝干上。


        

遥看远处的风景,错落有致的房屋,蜿蜒流淌的溪流,碧色的水库......


        

叶舒忍不住发出了一声长啸。


        

从今以后,生活将要发生重大的改变了。他有预感!


        

跑了这么久,从山底下一路跑一路跳来到山顶,竟然没有什么太强烈的疲惫之感,只是额头微汗。


        

记得世界跳远冠军,最高纪录是不到九米;跳高冠军的最高纪录不过两米半不到,还是横跃。


        

再看看自己,虽然没有具体量过,助个跑轻轻松松就是八九米,用力一跃就是三米左右的高度。


        

一时之间,叶舒畅想了起来,想了很多很多。


        

良久之后,他决定暂时还是先不要让人知道自己的变化,万一只是暂时的呢?还需要做一些测试才稳妥。


        

如果加以训练,是不是也能当个运动员?拿一拿世界冠军?破一破世界纪录?


        

又或者,去参军当兵,是不是能当个兵王? 首发网址https://m.qqwmx.com


        

没办法,只会这么一个修炼功法。


        

随着修炼进入状态,胸前的蕴玉却是亮了起来,一丝丝一缕缕碧绿色的能量逸散出来,犹如青烟般却是隐入了叶舒的胸口之内。


        

不过,来到了山顶,心情舒畅,也不急着回去了,修炼一下也是好的。


        

叶舒就这么坐在树上修炼起了《培元功》。


        

真气密度能感觉到增加了,虽然无法内视,但确确实实能感觉到。似乎达到了吴道长曾经说过的“气若洪流”的程度了,也就是说这时如果练太极十三式,应该能够初步发挥出对招式的加成效果了。


        

这一修炼,沉浸其中,一开始还运转心法加以调运,慢慢的,真气却是自行的运转,不局限于经脉,整片整片的流转。


        

而此时的叶舒,运转着功法,也感觉到了胸口的异样,不过并没有去理会,无它,体内的真气莫名的活跃,吸引了他的大部分心神。


        

真气所到之处酥酥麻麻的,还有些痒痒的,似乎痒到心底里,但却一点也不难受,有点像那种“挠到痒处”的感觉,还挺舒服的。


        

到脚腕,到膝,到胯,到躯干,继续充溢充盈,入肩,充满双臂双手,满溢之后又充满到了脖子到头部。


        

整个人四肢百骸充盈了真气,打成一片,暖洋洋的特别特别的舒服,比什么泡温泉那可是舒服了不知道多少,舒服得叶舒都要呻吟出声。


        

从腰到背,上颈过面,又从前胸降到腹部,到胯顺着大腿下行,穿膝过胫到达了脚底。


        

然后,就好似双腿是中空的一样,到达脚心之后慢慢的又溢满了上来,就像是脚底有一股泉水往上冒,水平面渐渐的升高。


        

叶舒心中满是喜悦,却是没有去关注这一修炼花了多少时间,只觉整个世界似乎都不一样了。


        

如果说以前看世界,好似站在上了一层雾的玻璃外去看的,而此时则是将玻璃上的雾给抹去了。


        

在这个状态里也不知道多久,混混沌沌之中一灵独觉,没有思考,但又不是睡着了,清醒着却又没有任何的念头想法。


        

当叶舒从这个状态之中退了出来,睁开双眼时,这才发现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


        

莫名的,叶舒有一种感觉:春天快到了。


        

身形一动,从树上跳了下来,轻盈的落地,脚下一用力,身体就弹了出去。


        

眼中所见,尽是清新。


        

虽是冬天,可是山上的树木并未掉光树叶,只是有些萎顿,然而在萎顿之中却是充满了生气,似乎在积聚力量,准备喷薄而出。


        

这种计算错误的感觉可不好受,就像下楼时一脚踩空一般,叶舒差点就一个跟头栽了下去。


        

好在,他的反应并不慢,及时调整身形和重心,再次跃起,纵跃着向山下而去。


        

动若脱兔!


        

一跃而起,好似御空飞行一般,身形已然掠过一棵棵树木,落在了原本预先设定的落脚点前方一米多。


        

又提升了!


        

没过多久,他已然出现在了山脚下。


        

也许,他真的有这方面的天赋,慢慢的却是找到了感觉。


        

这才发现,每一次纵跃的高度和距离已然发生了变化。


        

这都过去了一天,叶舒竟然没有什么太过饥饿的感觉,不过还是吃了两碗饭,和平时的饭量差不多。


        

而这次,他已经找到了用力的那个度,没再像早上那样把碗筷给捏碎捏断了。


        

整理好身上的衣物,强压着继续飞奔纵跃回家的念头,一步一步的走了回去。


        

回到家里,正好开饭。


        

他摆了摆手说道:“不用不用,回头我自己去买就好。”


        

“也行。你身上还有钱没?没有的话,我这里拿一些去。”


        

吃完饭的时候,母亲突然说道:“儿子,你是不是又长高了?看起来衣服有些不合身啊,妈妈明天带你去镇上帮你买两套?”


        

叶舒这才发现,好像还真的是,袖口往小臂上缩了一小截,裤脚也是,不过并不是特别明。


        

他从家里拿了卷尺,又来到了村后的花园。


        

这时天已经黑了,从村里看向田地,已然看不出什么来。


        

“不用,我身上还有,够的。”


        

说完,叶舒就闪人了,急着要去做测试。


        

叶舒有些疑惑,不过却是甩了甩头,没将之放在心上,身上的变化已经够多了,也不在乎多这一件。


        

找了个地方,以一条田梗为界线,他没有助跑,直接来了个立定跳远。


        

不过,叶舒发现这黑暗对他没有什么影响,在他眼中此时和清晨天刚蒙蒙亮时差不多。


        

“这是夜视么?”


        

后退了五六步,助跑,跳!


        

整个人真的好似飞了起来一般,轻轻飘落在地之后,在落脚点做了个标记,然后拿着卷尺从田梗上开始量。


        

在学校时,他记得自己立定跳远的成绩是两米左右。


        

然而,这一跳出去,拉起卷尺一量,四米六三!


        

手里的卷尺最大测量长度只有三米,他量了四次才测出来。


        

虽然不是十分准确,可是四次的数值相加,竟然达到了惊人的九米四!


        

绝对是破了世界纪录了。


        

虽然心中已有所猜测,可是叶舒还是被这个数字给吓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