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修真从捡到鹏羽开始 > 第43章 食梦蛊
夜间

第43章 食梦蛊

        

叶舒随手一比划,做了一个卷动毛巾的动作,那飘浮的纸片就收束成了一团,然后随着他一指,纸团准确的落到垃圾桶内。


        

做完这一切,他端起面前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


        

他却是不急着说什么了,该装的时候得装一下,装完了之后不端一下岂不是前面白装了?


        

林诗雅虽然嘴上说着丈夫,可是毕竟这么多年夫妻了,还是关心丈夫的,她主动说道:“小叶,你看......”


        

王老爷子也是连忙说道:“小叶啊,你看能否麻烦你给锐平看看到底是怎么了,看看有什么办法可以治疗的?”


        

王锐达也是反应过来,期翼的看着叶舒,说道:“小叶,想不到你竟然还有这种本事,快帮你王哥我看看吧,我是真的被折磨得不行了,只要一睡着就会做噩梦。看过很多医生了,只是都说我工作压力太大,然后开了些药物,可是根本就不管用。”


        

叶舒这才展颜一笑,说道:“我只能说试试看,但是能不能治好我可不敢保证哈。”


        

老爷子倒是真的关心儿子。


        

“对啊对啊,叶舒哥哥,快帮我爸爸看看,用你的魔法帮帮我爸爸。”小胖妞也是跟着叫嚷道:“爸爸自从老是做噩梦之后,都没有陪我玩过了。”


        

叶舒也不客气,说道:“王哥,麻烦你伸出左手,我先给你把把脉。”


        

三根手指轻轻搭在了王锐达伸过来的手腕上。 一秒记住https://m.qqwmx.com


        

得给自己留点退路才好,免得一会要是办不了事下不来台。


        

“你只管看,反正再怎么样也不可能比现在更糟了。”王锐达不愧是成功的企业家,短短时间就调整了心态,反应了过来。


        

叶舒微闭双眼,心神跟着送入王锐达体内的真元而动。


        

那真元沿着王锐达的手臂上行,过肩,到了头上,王锐达只觉得有一丝暖流流过,精神随之一振。


        

其实,把脉,他还真的不行,还没入门呢。不过,他把脉的目的可不是真的为了把脉,而是利用把脉的这个动作,将一丝真元注入了王锐达的体内,用真元去验证自己的猜测。


        

他一进门的时候就看到了王锐达的气色不对,用了“如意慧鉴法”望气观察过,基本上可以确定是被人施了术的,只是具体怎么回事,还得探查过一番才能最终确认。


        

叶舒吓了一跳,睁眼看去,王锐达好似毫无所觉的样子,他才放下了心。


        

他很怕刚才真元的剌激让那团能量发生了暴动、异变,从而影响到了王锐达。


        

当那丝真元来了王锐达的头部,叶舒却是感知到了其中有一小团能量的存在,这团能量并不大,只有米粒大小,然而当他的真元一靠近,那团能量就有了反应,变得有些蠢蠢欲动,又好似有些畏惧。


        

试着用真元去接触那团能量,两者一接触的瞬间,那团能量却是猛的涨大,竟然好似变成了一张巨口,一口将叶舒的真元给吞了。


        

叶舒只好说道:“呃,换只手。”


        

做戏那就做全套。


        

谁知王锐达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小叶,查出什么了吗?”王锐达到了叶舒睁眼,问了起来。


        

良久之后,叶舒收回了把脉的手,问道:“王哥,你是只有晚上睡觉才做噩梦还是无论白天夜晚?都做些什么样的噩梦?”


        

王锐达回答道:“无论白天黑夜,只要是我睡着了,总是会做噩梦,每次的梦都不一样,但是都极为恐怖,只是每次醒来只记得做了噩梦,感觉到了心悸,还有相当的疲惫,但是梦的具体情节却是想不起来。”


        

而且,刚才那一丝真元被吞噬了,再一直把着也没用,换一只手继续。


        

当叶舒再次输了一丝真元进入王锐达体内,通过真元的感知,却是发现那团能量似乎平静了下来。不过,此时他可不敢轻易的将真元与那团能量触碰了,只是在外围转了转,感知了起来了。


        

沉吟了一会,叶舒最终说道:“我有七八成的把握,这应该是食梦蛊。”


        

这倒是巧了,食梦蛊,正是他最近在慈济宫看书学习过程中看到过介绍的,否则他还认不出来。


        

叶舒点了点头,又是问道:“平日里的饭量是否有所增加?”


        

“咦,你怎么知道的?”王锐达很是好奇,不过还是老实的说道:“自从开始做噩梦之后,每天的饭量增加了不少,至少是以前平日里的三分之一左右。这都已经快二十天了,可是我的体重非但没有增加,反而日益减少了。”


        

王老爷子有些坐不住了,问道:“小叶,具体怎么回事,能说清楚吗?”


        

“食梦蛊,是一种蛊毒,我有办法解决,不过需要做一些准备。”


        

王锐达欣喜的说道:“小叶看出来具体的问题了?那想必是有办法解决的了?”


        

叶舒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


        

事实上,原本知道他被别人施术了,正常叶舒不应该插手的。不过,那是针对一般的超凡人士而言的,毕竟碰坏别人的施术,那就是在跟别人结仇。


        

可是,叶舒并不是一般的超凡人士,他是荡魔司的人,本来就是专门管理这些超凡人士的。如今有超凡人士对普通人施术,这可是违反了荡魔司的规定,他自然要插手的。


        

叶舒说道:“这蛊毒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在王哥的身上,肯定是有人施术了。王哥,你想想最近可曾得罪过什么特殊的人或者去过什么特殊的地方吗?”


        

王锐达有些苦涩的道:“做生意嘛,得罪人是难免的,可是我也想不出来谁有这个能力。至于说特殊的地方,那还真的没有,基本上每天我不是去酒店就是在家里。”


        

叶舒点了点头,说道:“我可以暂时压制住那食梦蛊,然后等我回去准备一下,再过来将那食梦蛊给拔除。”


        

他所谓的压制,就是在王锐达头部之中打入一个小封禁术,确实是可以暂时压制住,至少可以让王锐达今晚睡觉时不会做噩梦。


        

只不过,若想完全解决,他还得回慈济宫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