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修真从捡到鹏羽开始 > 第82章 女服务员
夜间

第82章 女服务员

        

检查没有问题,结合护身符的情况,那么就只有两个可能:


        

一是意外,阴气邪气侵袭,比如王锐达去过某些特殊的地方等;


        

二是有人对他施法了,只是被护身符给挡住了,施法之人还来不及重新再次施法。


        

如果是第二种情况,那么也就说明施法的人修为不高。


        

不过,安全起见,叶舒拿出了一道符--净身符。


        

此净身非彼净身,不是进宫的意思,是字面意思,净化身体污浊的意思。


        

他在茶杯时倒满清水,然后手一晃,手中的符就烧了起来,反手一拍,将符给拍到了茶杯里。


        

“噗~“


        

从叶舒的嘴时喷出细细的水雾,将王锐达整个人给笼罩其中,如梦似幻般的,那水雾猛的一收缩,已全部落到王锐达的皮肤表面,形成一层极细的薄膜。


        

叶舒仔细的看着,发现王锐达身上没有出现什么异常,这才确信,是真的没有问题。


        

“王哥,你别动,我给你做个净化先。” 一秒记住https://m.qqwmx.com


        

王锐达虽然并不确定净化的意思是什么,但也大约能明白,连忙点头应下。


        

叶舒端起杯子,将杯子里的符水直接倒入口中,下一秒:


        

叶舒微笑着点了点头,给了他一个肯定的回应。


        

然后,又是一道折成八卦形的护身符递了过去,说道:“你将这道护身符戴身上。放心,没事的,我一会将整个酒店检查一遍。”


        

至于猜测的种种,他却是没有说出来,反正就算说出来也改变不了什么,反而会让对方多想,不如不说。


        

当然,倘若施术人水平高到他一点也发现不了问题,那......只能算王锐达倒霉了。


        

对于王锐达而言,他只觉得被喷了一身的水,然后发现,身上很舒服,衣服都没湿一点。


        

“这就成了?”


        

一年多而已。


        

但是有一点,凭他这么多年纵横生意场上看人的眼光和经验,他看得出来,这个小老弟对自己、对自己的家人,那是没有什么坏心眼的。


        

而这,就已经足够了。


        

王锐达对于叶舒还是比较信服、比较相信的,问道:“需不需要我让保安部的人陪你一起?”


        

叶舒摆了摆手,自信的笑道:“你就放心在这里泡茶好了,其他人帮不上忙的。”


        

王锐达看着眼前这个小老弟,心中多少有些感叹,这才多长时间啊,原本拘谨、小心的油漆工,现在却是散发着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自信、果断。


        

一般来说,蛊术不同于法术、咒术,蛊术需要蛊这个媒介,而如果距离太远,蛊就无法种到别人身上。


        

反而是一些法术、咒术,只需要取到对方的血液、毛发之类的,如果再配合有对方的生辰八字、照片之类的,就可以远程施法。


        

王锐达到了酒店,护身符受到破坏,如果是蛊术,那么施术人八成就在酒店或者酒店周边不远处,在王锐达经过的地方、接触过的人当中。


        

叶舒从王锐达的办公室离开始,以从桔子那里学到的正版搜灵术对每个楼层进行搜索。


        

因为上一次王锐达中的就是蛊术,所以很自然的就怀疑这次也是受到了蛊术的攻击。


        

他怀疑施术人是个新手,否则那道护身符应该抵挡不住。


        

叶舒从顶层往下,一层一层的搜了下去。


        

最终,在一楼有了发现。


        

一个服务员,一个女服务员。


        

至少,距离肯定不会太远。


        

搜灵术能否找到对方,这只能说碰运气了。要么对方没有收敛气息,要么施术人的蛊术修为比自己低个一两阶。


        

事实上,搜灵术虽然主要是寻找修习蛊术者的气息,但同时对于搜寻其它体系的修炼者一样是有用的,只是效果没那么好罢了。


        

叶舒并没有上前盘问,而是暗暗记下对方的样貌,装做没事人一样的路过,然后,继续探查,将整个酒店探查了个遍,再没有什么发现。


        

他回去找到王锐达,让他找将服务员的资料找来。


        

这都小事,很快,人事部的人就将所有的在职服务员资料送了上来。


        

曾经见过两次,曾经觉得有些眼熟的那个女服务员。


        

叶舒到现在才知道,为什么会觉得好像有些“眼熟”,实际上并非眼熟,而是这位女服务员体内拥有巫族血脉。


        

自己当时第一次见到对方时,血脉上的一种感应,所以会觉得好像眼熟而已。


        

“王哥,你可认识?”


        

叶舒将资料推到王锐达面前。


        

王锐达仔细看了看,摇了摇头,说道:“酒店员工这么多,我不可能都认识,见肯定是见过,但是没有交集。”


        

有一寸的头像照片贴在那里,叶舒没有费多少工夫就找到了。


        

一头齐耳的短发,看起来普普通通,并没有什么太过出奇的地方,说不上很漂亮,但也不丑。


        

资料显示,这女服务员姓林,单名一个芳字,鹭岛本地人,25岁,未婚。


        

想了想,却是说道:“这样,你让人将她叫上来,我当面问问好了。”


        

王锐达直接说道:“好!”


        

然后,拨打了一个电话,让人将那个叫林芳的服务员叫了上来。


        

叶舒在王锐达说话的时候盯着他看的,从眼神到脸色都没有什么异常,应该说的是真话。


        

“就是她在害我?”王锐达双眼一眯,闪过一丝厉色。


        

叶舒说道:“我只是发现了她与众不同,现在无法确定是否她出手,等我再调查一下才能确定。”


        

林芳有些疑惑的问道:“请问您是?”


        

很明显,她并不认识叶舒。


        

叶舒对王锐达说道:“王哥,您能否先回避一下?”


        

大老板有请,任何一个员工都不会拒绝的。


        

不到十分钟,林芳就到了,倒也并没有紧张的样子,问道:“老板,您找我?”


        

叶舒接口道:“是我找你。”


        

“哦,好的。”王锐达先行离去。


        

说是离去,其实是进了里间,将里间的门给关上了,会客厅这里只留下了叶舒和林芳二人。


        

说到底,王锐达心里有点打鼓,下意识的觉得还是离叶舒近点好,当然顺便也想听听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