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修真从捡到鹏羽开始 > 第93章 真•心疼
夜间

第93章 真•心疼

        

叶舒终于在岛上见到了桔子,在岛上唯一的一座大房子里,看起来就好像是废弃的厂房一般,空旷而破旧。


        

只不过,不是他所想像中的任何一种场景。


        

既不是活蹦乱跳,也不是身受重伤动弹不得的凄惨样,更不是气定神闲安坐厅中。


        

她......


        

化做了一团绿色的茧,由枝条与绿叶所组成的茧,隐约之中可见她于茧内盘坐的身影。


        

当柳明燕指出眼前这团坐落于地面之上,有着人高的茧子就是桔子所化,叶舒第一反应是不相信的,不过探查了一番,那气息好似真的就是桔子无误。


        

柳明燕看了一眼叶舒,眼中有着末名的神色,似乎......带有着几分愤恨?


        

她叹了口气,这才将事情经过娓娓道来。


        

叶舒没有轻举妄动,没有扑上去劈开大茧。


        

他看向柳明燕,沉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后面,柳明燕想办法将桔子转移到了这座小岛上,然后她露面,做出返回武夷山的样子,半路又折返了回来,回到这里时发现桔子已经变成了眼前的样子。 一秒记住https://m.qqwmx.com


        

好在,她还有些门路,请人将这座小岛保护了起来。


        

三天前,桔子被人打伤了,而且伤势非常严重,原本按柳明燕的想法,自然是找超管局帮忙的。


        

只是,桔子却是阻止了她,说是伤她的人正是有着超管局身份的人,找超管局岂不是自投罗网?


        

虽然柳明燕说的不清不楚,有不少事没有解释清楚。


        

比如,为何桔子的手机关机?为何不直接打电话给自己?


        

但是,却对如今这个状态的桔子毫无办法。


        

柳明燕最后颇有几分无奈的说道:“桔子之前交待过我,倘若你找她了,就将你带过来,说是你有办法能救她。”


        

等等,都存在疑点。


        

另外,为何她看向自己的眼神中,似乎隐藏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敌意?


        

打伤桔子的是谁?


        

如何救治桔子?


        

他问道:“桔子现在这是什么状态?我该怎么做?”


        

对于叶舒的问题柳明燕直接给出了答案:“桔子现在这是她所修习法门的一种自我保护,受伤极重承受不住时化为茧,陷入沉睡。


        

不过,叶舒已经不想去探究了,或者说暂时顾不上了。


        

先把桔子同学救醒,所有的问题后面可以慢慢了解。


        

“问我?”叶舒听闻这话,不由的思索起来自己身上有什么东西可以用于救治。


        

治疗戒指?那只是初级的疗伤戒指,按理说用处不大,但是可以试试。


        

在这种化茧沉睡过程中缓慢恢复伤势,但是倘若伤势恢复不了,也有可能会一睡不醒。这个时间最长是七七四十九天,四十九天内能醒过来一般就没事,醒不过来......


        

至于你该怎么做,我真的不知道,桔子没说。需要问你自己。”


        

本门的《逍遥诀》修炼出来的真元能量,从五行属性上来说偏向于木属性,木主生发,所以最擅于治病救人,所以......是我的真元?


        

又或者,桔子修炼的是蛊术,所以需要我所修炼蛊术的帮助?好像也不对。


        

青木丹?倒是有些对症,也可以用上,天医门出品的丹药,品质不会差。


        

不过,这两样东西别人也可能有,并不是只有我才拥有的,为什么会说我有办法救治?那么就很有可能这个方法是我有的而别人又没有的东西。


        

虽然我本身只是小巫的境界,但是我体内的巫族精血来源于不知名的强大存在,其本质比一般的小巫却是要强上太多,可行!


        

叶舒看向柳明燕,说道:“我想我应该知道用什么方法了,我这就试试。”


        

对了!巫族精血!


        

巫族精血的力量,唯有巫族精血的力量才是和桔子同源的力量,加上本身巫族精血就具备极强的修复再生之力......应该错不了。


        

“这......桔子只说你有办法救她,却没有说具体是什么方法啊。”柳明燕明显的犹豫了起来。


        

叶舒说道:“所以,我只能试试啊,我也不太确定该用什么方法,不过我大约有着七八成的把握。而且,就算治不好,也不会有什么副作用出现的。


        

“试试?”柳明燕双目一瞪,很是不满的叫道:“你如果没有把握,可别乱来,这种事岂能用试的?”


        

叶舒无奈,问道:“那你有什么别的办法吗?或者说你知道我确切的该用哪种方法?”


        

而她自己并没有离开,说道:“我在这里守着,你动手吧,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只管吩咐。”


        

对此,叶舒并没有什么意见。


        

你放心好了,我知道桔子是你的朋友,你关心她,但是桔子也是我的朋友,我也同样关心她,我不会乱来的。”


        

眼见叶舒主意已定的样子,柳明燕最终没有再说什么,她挥了挥手,所有人往外退了出去,在外警戒守护。


        

以真元探查起来,发现桔子虽然处于沉睡状态,气息虽弱,却隐隐有在恢复。


        

他能感受到其中的生发之力。


        

他上前,来到大茧子边上,伸出左手轻轻的按了上去,尝试着输入了一丝真元。


        

没有排斥。


        

倘若这个大茧子将桔子护得死死的,什么都送不进去,那可还真就没有什么办法了,除非将茧子破开。


        

可是,破开茧子却又不能确定是否会对其产生什么不好的影响,倘若因此而破坏了其所维持的特殊状态而出事,那可就哭都没地方哭去了。


        

只是,以桔子目前的这种恢复速度,还真的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如果此时有外力冲击一下,怕是就只能永远沉睡下去了。


        

叶舒虽然不知道这个包裹着她的大茧子到底是怎么生成的,但至少这个大茧子并不排斥他的气息,那么后续的救治就有了可能。


        

探查明白,心中有数之后,叶舒开始有了动作。


        

催动心脏之中的那滴新鲜出炉,刚凝聚出来还没捂热的精血,从心脏之中顺着顺管移动,往左手处逼了过去。


        

这可是真正的心头血。


        

取这心头血,那是真•心疼。


        

他的额头上冷汗一下就冒了出来,额上、脖子上青筋暴起,脸上强忍着的痛苦之色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