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修真从捡到鹏羽开始 > 第96章 致歉赔礼
夜间

第96章 致歉赔礼

        

“竟然是他!”


        

虽然叶舒早就怀疑苗范文有问题,可是却也没有想到他竟然是邪教的人。


        

真的是挺意外的。


        

苗范文是邪教的人,那么湘省那边将其吸收为外围成员的人怕是摊上事了。


        

桔子解释道:“我外婆留下了一件巫族传承的宝物,叫做惑神杖,具有控制人心的作用。


        

也不知道怎么被邪教的人知道了,结果就盯上了我。”


        

“不是说是古墓出土的物件里的宝物被盗了吗?”叶舒刚问出来就自己否定了,江湖传闻而已。


        

至于苗范文所说的师门宝物之类的,自然更加的不可信。


        

二人聊了一会,叶舒说道:“你还没有完全恢复,要不就在这里休息吧,我去找思齐他们去。”


        

桔子站了起来,说道:“不用,他们给我安排了休息的地方,你的伤也是刚好,也好好休息吧。”


        

桔子摇了摇头,又是说道:“其实,那惑神杖已经被我毁了。” 记住网址m.qqwmx.com


        

叶舒有些可惜的道:“法器是看人用的,控制人心这个功能用来做坏事肯定是不好的,但用来对付坏人倒很是实用呢。”


        

......


        

后续事情的处理,叶舒已不太关注,那些有刘思齐他们在弄,而且真要说起来,这个案子属于三队。


        

“那我送你吧?”


        

“不用,就在隔壁呢,出门右转就到了。”


        

叶舒陪着桔子同学在荡魔司驻地休养了两天,然后就回到了慈济宫。


        

司里已经通知了慈济宫和止止庵,毕竟这两派均有弟子均牵涉其中。


        

叶舒只是被卷了进来而已。


        

第七小队可处理不了邪教这么大的事,能力和权限都不够。


        

“也不知道陈老头是怎么教徒弟的!哼,等他这两天过来了我再找他算账!”


        

吴道长对于老友的怨念可不小。


        

吴道长听闻自家弟子被捅了一刀,表示很生气,打电话去止止庵把老朋友骂了一顿。


        

等叶舒回到慈济宫中,吴道长赶紧给叶舒做了检查,发现叶舒是真的没事了,这才放下心来。


        

吴道长看着叶舒,叹道:“吃一堑长一智,以后行事可要注意点了。回头把那个金桔请来慈济宫玩,我见见。”


        

为了徒弟,他可真没少操心,看这架势,是要为徒弟把把关?


        

他口中的陈老头,正是如今止止庵的当家人。


        

叶舒劝道:“师父,您看我这不也没事么,您消消气。”


        

有出手就送含光剑这等宝物的普通朋友吗?


        

有为了普通朋友轻易舍去拥有诸多妙用、辛苦凝炼出来的精血的普通朋友吗?


        

叶舒脸一红,有些扭捏的说道:“师父,我和桔子没什么的,只是普通朋友。”


        

吴道长有些好笑的看着小徒弟,说道:“我有说你们有什么吗?请你的朋友过来玩而已。”


        

叶舒哪里知道师父内心会想那么多啊,不过倒是真的被说得不好意思了,丢下一句“师父,我修炼去了”就跑了。


        

回到房内,却开始纠结怎么请桔子来慈济宫玩的事。


        

因此还挨了个透心一刀而毫无怨言的普通朋友吗?


        

年轻人脸皮这么薄可不行啊,还是让我老人家帮你们一把好了。


        

正想着呢,房门口却是传来了敲门声,转头看去,正是二师姐。


        

房门没关。


        

难道直接说“我师父想见见你”?这让人家可怎么想啊。


        

或者,找二师姐帮忙?


        

叶舒连忙站了起来,问道:“师姐找我有事吗?”


        

乔思语盯着叶舒走了进来,说道:“那个,师弟啊,你知道的,师姐我对医学最感兴趣了,不过我还从未见过心脏长偏的人,你让师姐我研究一下好不好?”


        

乔思语笑道:“想什么呢,想的这么入神,我到门口好一会了都没发现?”


        

“没什么没什么,师姐快请进!”


        

却是见到乔思语一脸惊愕的样子说道:“我能干什么啊?就是想借你的身体研究一下嘛。”


        

借你的身体研究一下!


        

叶舒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场景:二师姐穿着白大褂,手里拿着手术刀,一个人躺在手术台上,眼睁着看二师姐手起刀落,将台上之人开膛破肚……


        

他吓了一跳,双手抱胸,声音有些发颤的叫道:“师姐,师姐你想干嘛?你可别乱来哈!”


        

乔思语看着叶舒一溜烟跑没影,有些不解的自语道:“不就是探查一下而已嘛,至于反应这么大吗?搞得好像我要非礼你似的。”


        

……


        

叶舒“嗖”的一声,已蹿出门外,跑了。


        

他是真被吓到了。


        

道士向着叶舒看来时,叶舒从对方那深遂而又显得平和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赞许之色。


        

“叶舒,这是武夷山止止庵的陈致虚道长,还不见过前辈?”吴道长在旁悠悠开口介绍了一下。


        

第二天,叶舒被师父召唤了过去,却见到在师父身边坐了一位道士。


        

道士看起来三四十岁的样子,清瘦,无胡,一身藏青色道袍颇为合身。


        

能和吴道长成为多年好友,人品自是不会差的。


        

陈道长对叶舒点了点头,赞许道:“年纪轻轻,修为不弱,加之全身气血壮旺,底子打的真好!前途不可限量啊!”


        

叶舒连忙行礼,说道:“晚辈叶舒,拜见前辈!”


        

这位陈致虚道长和吴道长是多年老友,自然不会是表面看起来的年纪,不用说,修为怕是很高,这才驻颜有术,看起来显年轻。


        

陈道长尴尬的轻咳了一声,对叶舒说道:“是老道没管教的门下弟子,老道在此向你致歉!”


        

叶舒连忙说道:“不敢不敢!”


        

“老吴,你可收了个好徒弟啊!”


        

吴道长轻哼一声:“这般好苗子差点就死在了你门下的手中!”


        

陈道长一翻手,取出了一枚小巧的储物袋,说道:“这里边有十枚元灵丹,一支百年血参,一件护身宝衣,还有一些灵茶,算是我的一点心意。”


        

出手是真大方!


        

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这可是前辈高手,还是师父的朋友,亲自上门道歉,他还能说什么?


        

不过,前辈高人自有其风范,自不会只是轻飘飘的道个歉就完事了。


        

叶舒不由的看向了自家师父。


        

吴道长显然也挺满意的,对叶舒笑道:“还不快谢过你陈师叔?”


        

叶舒接过储物袋,行礼致谢:“多谢陈师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