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修真从捡到鹏羽开始 > 第100章 抽血
夜间

第100章 抽血

        

王锐达看向那李总的眼神已经颇为不善了。


        

他相信叶舒的判断,不说叶舒的身份不至于胡说八道,就论专业知识那也不是盖的。


        

虽然其实他也分不清风水和修行的关系,但以叶舒曾经表现出来的神奇而言,他相信叶舒不会乱说的。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一个人擅长一方向的东西,往往就会相信这个人的判断。


        

就像一个人算卦厉害,不代表他风水厉害也不代表他化解灾劫就厉害,但是大多数人还是会下意识的认为他哪方面都厉害。


        

这是一个误解。


        

叶舒看那李总和大师的样子,并没有惯着他们的打算,他缓缓开口道:“李总是吧?李洪声,鹭岛本地人,现年49岁,经营酒店用品,名下有一家公司,只是好赌成性,你那家公司都被掏空了吧?


        

二人向着门口快速走去。


        

叶舒身形一闪,已是挡住了二人的去路:“我说,将你们从王哥这里骗去的钱还回来,你们不当回事是吧?”


        

李洪声有些急了,上前,伸手,准备将叶舒拨开。


        

至于林旺,本名林金水,现年45岁,曾经坐过五年牢,至于因为什么,还需要我说出来吗?” 首发网址https://m.qqwmx.com


        

这些信息资料,叶舒是从刘思齐那得到的,准确性自不必说。


        

那林旺和李洪声同时脸色大变,这老底都被人查出来了,还能说什么?


        

二人大叫起来。


        

“王锐达,你想干嘛?你这是非法拘禁,我要告你!”


        

“打人啦,杀人啦,救命啊!”


        

可是,哪怕是叶舒站在那里不动,也不是他所能拨动得了的,更何况,叶舒可不想让对方搭上自己,冷哼一声,一甩手,直接就将对方给掀翻了。


        

“你也别站着了!”


        

叶舒顺势上前一掌推出,将林旺林大师也拍翻了。


        

王锐达本身并不是那种什么都不懂的,他也明白这个道理。


        

立马打电话叫了保安,同时给他弟弟王锐平打了个电话。


        

叶舒却是等保安进来之后将那林李二人制住之后就走了,有些事他不适合参与其中。


        

......


        

叶舒不理二人的大叫,对王锐达说道:“王哥,你想要回钱的话,得先让他们把钱吐出来,否则要是走了程序,你那钱未必能够足额拿回。”


        

“另外,如果你真的需要风水上的布局调整,我可以介绍个朋友给你认识,人家那才是真正专业的。”


        

更何况,对于普通人来说,风水、法宝等这些名词本身就带表了神秘。


        

遇到这种涉及到神秘的事,总会带着几分敬畏,也就容易被人趁虚而入。


        

俗话说“地狱门前僧道多”,为什么?


        

王锐达将叶舒送了出来,感激的道:“叶兄弟,这次真的是多亏了你了,否则钱财被骗倒是小事,风水给搞出问题了影响到家里人,那可就麻烦了。”


        

叶舒挥了挥手,笑道:“没什么的,下次注意点就是了。”


        

这种事情,以王锐达的精明而言,原本是不容易上当的,只是,有时候越聪明的人反而越容易上当。


        

地狱门前僧道多,指的就是这么一部分招摇撞骗之徒。


        

对于叶舒来说,这只是一件小事。


        

原本他还怕那两个家伙是超凡人士,结果一见面就发现了,就是俩普通人。


        

当然不是指那些真修实证的僧道出家人,而是指披着僧道外衣在行损人利己之事,招摇撞骗的那些人。


        

就比如说这林旺大师,声称出身龙虎山,就是给龙虎山抹了黑,事实上他去没去过龙虎山还两说呢。但是龙虎山为道教名山,对于龙虎山出来的大师,谁人不敬上三分?龙虎山出来的大师,自然而然的被归于道家。


        

就像时不时的在街上“化缘”的和尚,九成九都是假冒的出家人。


        

真的到了鹭大,叶舒反倒不知道该干嘛,漫无目的的逛了起来。


        

内心深处,或许他是想要去找金桔,不知为何,总觉得和金桔在一起感觉特别舒服,轻松而自然。或许有那么一点点小压力,但是他还挺享受那一点点小压力的感觉。


        

爱?谈不上。


        

普通人的事,还真不归他管。以王锐达的本事和手段以及人脉,叶舒相信,他能够将这个事情处理好的。


        

这边的事情解决,叶舒打了个车,前往鹭大。


        

这是下意识的行为。


        

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就走到了鹭大的沙滩上,吹着海风,看着成双成对的人漫步于沙滩之上,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叶舒在这里纠结着漫步,而在沙滩的另一边,树林之中,正有两个人。


        

一男,一女。


        

喜欢,那是肯定的。


        

十九岁了,青春的躁动。


        

逛着逛着,数次摸出了手机,想要给金桔打个电话或者发个短信,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者说害怕突然出现的沉默、尴尬,又或者......害怕对方说没空?


        

男生微笑看着女孩,深情款款的道:“我自然是愿意的,你想要我的心都可以!”


        

女孩似有疑虑,说道:“可是,你都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


        

“不需要知道你的名字,我只知道你已经住进了我的心里。”男生温柔的说道,同时,上前,张开双臂,就想要将女孩拥入怀中。


        

男的,约莫二十岁上下,满脸的青春痘。


        

女的,同样约莫二十岁上下,却是个身材一流的美女,还是个西方美女。


        

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好似会说话一般,正含情脉脉的看着那男的,一口带着异域腔调流利的汉语问道:“你真的可以为我做一切事?”


        

女孩嘴角挂着一丝不屑的冷笑,轻步上前,伸手好似要去环抱男生的脖子。


        

男生已然感觉到了女生的“投怀送抱”,嘴角不由微微上扬,下一刻,却是身子一歪,直接倒在了地上。


        

原来,女孩并不是要去环抱男生的脖子,而是伸手在其后颈上啄了一下,将其给打晕了过去。


        

女孩轻移脚步,躲开了男生的拥抱,轻笑道:“你怎么这么着急啊?你不是说可以为我做一切事么?那好,你先闭上双眼。”


        

男生笑道:“好啊好啊。”


        

说完,真的闭上了双眼。


        

女孩看着倒于地上的男生,轻笑道:“我不要你的心,我只是要一点你的血。”


        

说完,蹭了下去,从那小跨包之中取出了一支大号注射器,轻轻拍了拍男生左手的臂弯处,然后一针扎了上去。


        

竟然......抽取了一管满满的血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