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修真从捡到鹏羽开始 > 第125章 把话说开(万字爆更完毕)
夜间

第125章 把话说开(万字爆更完毕)

        

,修真从捡到鹏羽开始


        

有些虚幻的灵境之中,池塘之内,小红鲤无聊的吐着泡泡。


        

这池塘是不小,可是也太单调了,连根草都没有,直接能看到塘底的泥土。


        

其实池塘并不算太浅,浅的地方一米多,中央最深的地方近三米!


        

虽然叶舒往灵境中移植了一些灵药,可那都是在岸上。


        

叶舒以心念传达了个信息给红玉:“要是闲得无聊,就给灵药浇浇水呗。”


        

红玉一道水箭就滋了上去,洒落在岸上。


        

灵境自成天地,红玉那一道水箭可滋不到叶舒身上。


        

除非他要主动去承接这水箭。


        

不过,叶舒也听师父说过,随着他修为的提升,灵境的面积会慢慢增加,到时会好似画卷展开一般。


        

他往灵境之内投入了七八枚灵石,有在池塘中也有在岸上的。 首发网址https://m.qqwmx.com


        

灵境真的是一个奇特的存在,叶舒可以从各个角度去观察,但无论如何也看不到池塘现有的面积之外的地方。


        

灵境之外,好似虚无,又好似充满了迷雾。


        

他倒是想多放些进去,当成储物空间来用,可是,必须先将灵石拿在手上把玩一会,沾染了他的气息才行。


        

别的没灵气的东西也放不进去。


        

这既是为了方便红玉修行,也是为了其中灵药的生长。


        

不管怎么说,为灵境之内增加灵气也是好事。


        

逗弄了一会红玉,答应它回头想办法给它弄点水草、莲花之类的,这才将其安抚好。


        

养宠物,并没想像中那么好。很多时候,其实反而成了奴仆一般。


        

不过,含光剑却是被他放了进去,在灵境之内更安全。


        

除非是什么时候能将含光剑彻底炼化,才能收入体内。


        

安排好红玉,叶舒这才回房修炼了起来。


        

慈济宫内修炼,自然是比不上舟岛那里的二十八星宿楼,人家那里可是有聚灵阵的。


        

从一些称谓上就能看出来了,比如“猫主子”、“狗主子”之类的。


        

……


        

这是在骂我呢还是在骂我呢?


        

随即,却是想通了,骂不骂的不重要。


        

不过,好在师父给了二百多枚灵石,使得叶舒可以奢侈的手握灵石修炼。


        

对于师父给的灵石数目,叶舒多少有点小怨念,竟然是……伍佰的二分之一!


        

第二天,叶舒一早起来做早课。


        

想不到袁景怡拎着一袋东西走了进来,说道:


        

得到实惠才是最重要的!


        

何况,师父也未必有那个意思。


        

人家一番好意,叶舒还真的没法说什么,默默吃掉了桌上的早餐。


        

人家买都买了,总不能浪费。


        

“大侠,我给你买了早餐,来趁热吃吧,一会凉了可就不好吃了。”


        

油条、豆浆、包子,放在了院内的石桌上,然后自顾自的离去。


        

袁景怡轻轻的“哦”了一声,然后似乎是解释的样子,说道:“大侠,我没别的意思,就是谢谢你昨天送我短剑。”


        

叶舒点了点头,也没再多说,而是坐了下来,随手拿起本书看了起来。


        

来到偏殿时,袁景怡正在看书。


        

叶舒说道:“袁同学,谢谢你的早餐!不过,下次就别给我送早餐了。”


        

袁景怡自以为隐蔽的偷偷瞄了好多次叶舒,实际上叶舒全都知道。


        

以他凝神一层的修为,同处殿中,又哪能躲的过他的感知?


        

一转眼,一个上午就过去了。


        

整个上午都没有病人,二人也都没有说话,竟然各自看了一上午的书。


        

想了想,叶舒对袁景怡说道:“我下午有事要出去,而且二师姐闭关了,要不你先回学校去?”


        

袁景怡似乎有些委屈的样子,点了点头,径直向外走去,看样子是午饭也不吃了。


        

只是,叶舒全然当做不知道,免得尴尬。


        

再者说了,人家只是看了几眼,他又能说什么?难不成还霸道得不让人看了不成?


        

不由得反问自己:我这是在干什么?这样对待一个女孩子,是不是有些过份了?


        

可是,自己确实是对她没什么感觉,一直这样下去似乎也不是办法,而且对人家女孩子也有些不公平。


        

叶舒有些不忍,张了张嘴,想要说让她吃了午饭再走,最终却是叹了口气。


        

不知为何,叶舒突然觉得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沿着海边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就来到了第一次见到袁景怡的地方。


        

叶舒不由一愣,此时,那块大石头正坐着一个人,不是袁景怡又是谁?


        

想着想着,叶舒不由有些莫名的烦躁之感,站了起来,向外走去。


        

当然不是要去将袁景怡追回来,而是想要出门透透气。


        

叶舒想了想,一个纵跃,飞身落在大石上,在女孩的身边坐下。


        

袁景怡转头看了一眼,发现是叶舒后,并未像往常那般叫着大侠,而是又转回头去看向了大海。


        

女孩坐在大石上,双腿屈起,将脑袋放在了双膝上,双手抱着小腿,似乎在看着海面发呆。


        

看过去,女孩此时给人的感觉好似特别无助的样子。


        

袁景怡眼泪唰的就流了下来,带着哭腔道:“你为什么就这么讨厌我?”


        

“啊……那个,我并没有讨厌你啊。”


        

“怎么不吃饭就跑了?还跑到这里吹起海风来了?”


        

叶舒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跑到这来,这不是给自己找事么?


        

袁景怡抬了抬鼻梁上的眼镜,擦掉眼泪,看向叶舒,直直的看着,很认真的说道:“我喜欢你!”


        

“你那天救了我,我一开始只是对你有些好奇,随后几次接触,我发现我喜欢上了你。”


        

“那你为什么总躲着我?我就那么可怕吗?你说,我哪不好,我改!”


        

“呃,我……”叶舒还真不知道怎么开口。


        

“想着也许这样就可以更好的接近你,能够融入你的生活。


        

哪怕是时不时的多看你一眼也好。”


        

“没有为什么,就是喜欢。”


        

“所以,我来慈济宫,向思语姐学医,学修炼之法,我希望自己成为和你一类的人。”


        

叶舒一直没有说话,此时默默的递上了纸巾。


        

袁景怡接过纸巾,擦了擦眼泪,问道:“你为什么这么不待见我?”


        

……


        

说着说着,她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可是,感情这东西,它就是这么奇怪。


        

以前在学校里,我都没跟女孩子说过几句话。


        

听了女孩表露心迹,又看着女孩委屈的样子,叶舒心中叹了口气,也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反正……挺复杂的。


        

他没有去看袁景怡,而是看着大海,说道:“你是个好女孩,漂亮而率真。


        

还是直接说明白的好,免得让女孩还心存幻想,这就是他的想法。


        

袁景怡沉默了一会,问道:“那......你们在一起了,是么?”


        

初中毕业后就出来打工,遇到了我师父,从此改变了我的生活。”


        

沉默了一会,叶舒看着袁景怡的眼睛,说道:“我不骗你,我有喜欢的女孩子了,所以,我不能接受你。”


        

叶舒是真的没想到,袁景怡竟然会这样说。


        

他想了一下,说道:“我听师父说过,他老人家有意收你为徒,所以,如果没有意外,等我师父出关,你就会成为我师妹。


        

叶舒摇了摇头,说道:“还没有。虽然没有,但是我能感觉到,她也是有些喜欢我的,至少是有着一定的感觉的。”


        

袁景怡突然笑了,她说道:“好吧,我知道了。那,如果我不再喜欢你了,你能不躲着我吗?我还想学习修炼之法,你能指点我吗?”


        

叶舒虽然不明白她为什么刚才还在哭,说着说着就笑了起来。不过,抛去别的因素,指点师妹也是他的本份,自然是没有不答应的道理。


        

“这个自然是没问题的。”


        

你有什么问题问我,我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当然,仅限于修炼上的。”


        

“那就这么说定了?叶师兄!”袁景怡笑着说道。


        

袁景怪接过避水珠,打量了一下,又还给了叶舒,说道:“看起来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嘛,真的能够避水?”


        

叶舒笑了:“当然能了。”


        

袁景怡突然问道:“我听思语姐说,你有一枚避水珠,可以在水下自如行走,是么?”


        

这个没什么好隐瞒的,叶舒点了点头,将避水珠拿了出来,递了过去,说道:“这个就是避水珠了。”


        

他的想法倒是简单,刚把人家姑娘弄哭了,带她下去海里逛逛,算是补偿?而且,有些话一旦说开了,事情也就解决了。


        

他并没有发现,袁景怡在听到他答应之后,眼中闪过一丝亮光。


        

“那你带我到海里看看好不好?我还从来没看过海里的样子呢。”袁景怡有些期待的看向叶舒。


        

叶舒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答应了:“好吧,我带你下去看看。”


        

叶舒全力输出,避水珠的气罩撑开到一丈方圆,这已是避水珠的最大“功率”了。


        

他并不是为了显摆什么的,而是为了有个足够大的空间,以免两人挤在一起。


        

激活避水珠,叶舒拉着袁景怡的手,从大石上一跃而起,落入了大海之中,却并未溅起什么水花。


        

进入水中,避水珠将海水撑开,形成一个气罩,将二人包裹其中。


        

似乎,将之前发生的事已全然忘却了一般。


        

海底的景色,的确与陆上不同,阳光顺着海水照射下来,在海水的波动中使得光线扭曲、摇晃,让海底看起来多少有些光怪陆离之感。


        

袁景怡在避水珠形成的大气泡之内颇为兴奋,时不时的用手指戳一戳,想将手伸出海中水,可是却只是将气泡戳的变形凸起。


        

一会见到游来的海鱼,兴奋的叫了起来:“哇,海底好好玩呀,想不到这么美!”


        

叶舒发现,袁景怡看向自己的目光果然正常了不少,他心里也就塌实了不少。


        

下午,袁景怡并没有直接离去,而是在叶舒的指点下练习《追命连环剑》,直到傍晚吃过晚饭之后,才坐车回了学校。


        

叶舒见到袁景怡开心的样子,也是放心不少,根据她的要求,在海里到处逛逛了起来,还时不时的捡个贝壳什么的。


        

直到他听到了袁景怡肚子里传来“咕~咕”的叫声,这才找了个地方上岸,带着她去吃饭。


        

这样的日子,平淡而真实,叶舒很是喜欢。


        

转眼又是周末,袁景怡又来呆了两天,这次倒是没有什么问题,就是教她练练剑法也没别的。


        

接下来的日子,平平淡淡,荡魔司那边没有什么事要找他的,慈济宫里也没有什么需要他太过操心的事,每天就是练练功,逗弄一下小红鲤,到偏殿给偶尔前来的病人看看病。


        

闲时给桔子同学发发短信聊聊天,给家里打电话和母亲聊聊家常。


        

大师兄原本的修为如何,叶舒有点想不起来了,毕竟很少见面。


        

不过,看大师兄脸上的笑容就知道,此次闭关,收获不小。


        

然后,新的一周又是开始,陆续的开始有人出关了。


        

第一个出关的,竟然是大师兄杜存志,多少让人有些意外。


        

这两家伙倒好,竟然齐齐突破到了凝神三层!


        

连破两个小境界,简直了。


        

然后,隔了两天,林正雄的三个徒弟也是陆续出关,每个人的修为都提升了一个小境界,可以说收获不小。


        

再然后,是刘思齐与乔思语。


        

终于,师父也是出关,这天是周五。


        

此时,已是六月十二。


        

叶舒很是为二人高兴,大手一挥:我请客!


        

请二人去外面的馆子里搓了一顿,花了他一百二十块大洋。


        

“我准备对我们这一脉的方方面面进行一些调整,这是我和两位师弟商量过的,你们也可以说说你们的意见和建议。”


        

吴道长出关后,除了大师兄杜存志因为工作先行回省会去了,其他人都被召集在一起。


        

至于林正雄和于守虚两位师叔,却是还是继续闭关,听师父说,这两位师叔厚积薄发,出关之后也许将会给所有人一个惊喜。


        

吴道长拿出了数份资料一样的纸张,每个人手里分了一份。


        

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去打印出来的。


        

叶舒拿着手中的资料,只见上面写着“慈济宫改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