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七十三章 现世最后的大方士
夜间

第一百七十三章 现世最后的大方士

        

“这就是凡人领域的极点吗?”


        

王煊感受自身的变化,走到这一步后,他能清晰的预测到,再前行的话那就是超凡领域了。


        

摆渡人看着他,模糊的面孔上神色有些复杂,这还是凡人吗?


        

“你的肉身与精神都超脱了凡人的范畴,只差两者共振,就会产生超凡蜕变。”


        

摆渡人确信,现在的王煊不怵超凡领域的部分人了。


        

仅仅因为改换经文,他的实力便大幅度提升,石板的上的经文神秘莫测,让摆渡人都敬畏。


        

“不愧是让列仙都为之厮杀的传承啊!”摆渡人心有感触,最古列仙中成佛作祖的存在,都死了两尊。


        

他问摆渡人,现阶段有什么需要他去做,在旧土是否有什么未了的心愿。


        

“以前没有,现在真有了,那个老钟……他到底抄过我的后路没有,是否真的挖了我的落脚地?!”


        

那两人是列仙中的佼佼者,足以排在前几名内。


        

王煊对摆渡人施大礼,对方赠与他羽化神竹的光雨,这个人情太大了。 首发网址https://m.qqwmx.com


        

“你老人家的洞府在哪里?老钟挖了太多,我不提地址与名号的话,让他自己一个一个的去回想,够呛。”


        

摆渡人一听,心中别扭与恼火,这老钟挖列仙遗迹不止一座,自己心里都没数了,还得让他这个受害者自报。


        

提及这个,摆渡人就火冒三丈,那个什么老钟竟敢对列仙旧址下手,大概率挖了他的根子!


        

王煊点头,本来他就想找机会拜访老钟,也想知道,他都挖出过什么逆天的东西,能不能交换些奇物。


        

大方士——徐福,这位在历史上太有名气了。


        

他也是先秦时代最后一个大方士了,自他之后,便是道家绽放光彩的年代了。


        

“我是先秦时期的人,对后世道家法门也很熟悉,并相当精通。我有很多身份,在秦朝时,我名徐福。”摆渡人平静地说道。


        

王煊发呆,而后眼神璀璨,这是……看到了一个历史名人?!


        

摆渡人黑着脸,不想搭理他那么多的疑问,道:“别的我不在乎,如果他挖了我的落脚地,我只要求他将我的那一小段腿骨保存好!”


        

至于送到逝地中,他觉得没有那种机会了,因为要不了多久,这片逝地就会转移,不知道会落在看哪颗生命星球上。


        

“你为秦皇出海去采摘不死药,结果划船划到了这片碧海中,不对,划到了这个湖里?”王煊露出异色,有太多的问题想问他。


        

这可是两千多年前的人,一部活着的历史,掌握先秦方士的法,也精通道家的绝学,是个宝藏老头。


        

摆渡人没理他这茬儿,又道:“印记也要还你!”


        

他补充并劝道:“逝地跨域远征是场大机缘,你万不可错过。”


        

真要去了深空尽头,他认为与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了。


        

“羽化登仙,雷霆劈碎肉身残留下的骨?这样的骨对你们有什么重要意义?!”王煊一直想知道这当中的秘密。


        

这让他面色变了,短时间他竟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王煊不敢笑,盯上了竹船上的太阳金鱼钩,小声问道:“前辈,这钩子能掰直吗?”


        

“那就以此机缘答谢前辈了。”王煊一副忍痛割爱的样子。


        

“还你!”摆渡人瞪眼,然而,他试了几次,印记都无法离体而去,摆脱不了。


        

摆渡人瞥了他一眼,道:“原本还想指点你怎么练石板上记载的神秘经文……”


        

“前辈请指教!”王煊很配合,不等他说完,立刻改口,并表示近期采摘妖魔果实后,就来逝地破关。


        

摆渡人脸色阴晴不定,他在思索,怎么解决印记,最后才道:“你走吧,争取近期再进来一次,我帮你炼制一杆神矛!”


        

“要不我自己带出去吧,现代的冶金技术非常发达,我找人去炼,就不麻烦前辈了。”王煊觉得,这老头在憋大招,短期不见为好。


        

再相见的话,约莫要吓老陈一大跳!


        

“你觉得,这次改换经文顺利吗?”摆渡人问道。


        

事实上,他真想超凡之后再去密地深处。


        

现在虽然不怵部分超凡者,但是,密地深处肯定有极其厉害的人物,他自然不愿被人压着打。


        

摆渡人看着他,有些感触,这个年轻人有些幸运,但也很厉害。


        

“你之所以能练成,是因为你在凡人阶段就形成了精神领域,对肉身的感知到了极其细微的地步,可以随时调节。当然,最为重要的是,你提前打下了最为坚实的基础,你将金身术还有先秦方士的根法练到了高深境地,几乎算是凡人所能达到的极限了。”


        

“很凶险,多亏前辈相助。”王煊适时再次感谢。


        

“其实你还算不可以了,你知道多少人想练这部经文而不能?动辄就是伤了脏器,毁了精神。”


        

王煊很严肃,认真聆听。


        

“金身术支撑了你的肉身,张道陵的体术锻炼了你的五脏,这是你能活下来并成功的关键。试想,如果你没有练这两门法,这次你能改换经文成功吗?”


        

王煊闻言,道:“更进一步说明,这篇经文的恐怖,在凡人极限层次,又使我的实力生生拔高了一截,提高了凡人领域的上限。”


        

“这不是重点,我要说的是,练这部神秘经文的一种可行的办法。”


        

摆渡人建议,他可以提前练一些精神秘籍,同时锻炼出极限肉身,这比直接练第二幅真形图要容易一些。


        

王煊思忖,道:“原以为有了这篇经文,就不需要其他法了,现在看来,还是需要各种经文辅助。”


        

王煊认可他的说法,确实如此。


        

“踏足超凡层次后,第二幅真形图你还可以用这样的办法来练。我猜测,第二篇经文除了肉身,应该涉足精神了。因为超凡领域,本就是与精神层次的提升有很大关联。”


        

“我个人认为,不会弱于石板经文。”摆渡人竟然说出这样的话。


        

王煊顿时震惊了,完全没有料到他会有这样的点评。


        

一时间,他又想到了老钟的书房。


        

“先秦时期的金色竹简,比之石板上的经文如何?”王煊问道。


        

王煊听到这些后,感觉被消息炸麻了。


        

摆渡人看了他一眼,道:“我要提醒你,不要过于迷信一部经文,时代在发展,即便是最强经文也可能有疏漏,有局限性,当取长补短。”


        

“列仙中最强的几人,有两人练的就是金色竹简上记载的经文,而且,那两人都有机会得到石板经文,但都没有理会,未去争夺。”


        

“金色竹简共有四部,得一部就可以直通顶尖列仙领域。有传说,四部金色竹简合在一起,其实才是一部完整的经书,号称先秦第一奇书,最强修行秘册,没有之一。但很可惜,从未有人集全过。”


        

王煊深深吸了一口气,默默记住了。


        

其实不久前,他转换经文时就有些感触。


        

“您说的有道理!”王煊认真点头。


        

摆渡人道:“除了方士的金色竹简,道家的几册玉书也很恐怖,这些都不会弱于石板上记载的神秘经文。”


        

人体各部位皆有不同的秘力,现在他内视的话,内里色彩斑斓,全部调动起来,会非常的恐怖。


        

摆渡人给他点破了那层窗户纸,让他豁然开朗。


        

石板上的经文,囊括了金身术与根法所能开发的身体秘力,它涉及的区域更广,更细致。


        

当时,他就在想,是否可以借鉴其他顶级秘篇,拓展出新的潜能区域,挖掘出更多的秘力。


        

王煊动容,精神竟然还分多个层面,像是一个又一个精神世界,那些斑斓秘力隐藏在潜意识深处吗?


        

摆渡人的话,让他知晓了以前从听闻过的领域。


        

现在他已经主修一部最强经文,而如果有机会研读金书、玉册,自然要加倍珍惜机会,认真比较与印证。


        

摆渡人又道:“佛教对精神领域的挖掘,不容小觑啊。他们开辟出了极乐净土,其实本就是真实存在的一个精神层面。而在极乐净土的后方,还有深层次的精神界域。精神世界的秘力也是色彩斑斓的,挖掘到哪里,获得那些相应的精神秘力,你就会在某些方面变得更强大一些。”


        

他有太多的话想问,但是,摆渡人却自顾自说,没有搭理他。


        

“这个时代,对你等凡人来说,当真是机缘无数!过去不可见的经书都被你们挖掘了出来,本应藏在虚空尽头的秘典,如今却落在红尘间,被老钟这样的人收藏书架上。机会难得,遍地宝藏啊,当把握住,不然愧对生于这个时代!”


        

“方士、道家,对精神层面的探索,自然也很惊人,内景地就是这样的产物,其实在内景地最深处,还有更惊人的层面,甚至羽化登仙都参考与对照了这些……”


        

这些话语像是雷霆般,震的王煊双耳嗡嗡响,第一次有人对他提及羽化登仙的部分秘密。


        

王煊明悟,各种经文都可以涉猎,本质就是肉身与不同精神层面中蕴藏的各种秘力的挖掘,那是一个色彩斑斓的世界。


        

今天虽然只得窥一角迷雾笼罩的修行世界的真相,但是他已经能从较高的层面规划自己未来的路了,摆渡人的话对他影响巨大。


        

王煊闻言,郑重点头。


        

直到最后,现场寂静,再无言语。


        

他告诉王煊,下次再见到不要刻意去碾碎,那是精神层面的秘力显照,要与肉身共振了,是将要超凡的体现。


        

王煊有些出神,道:“难道某些神话传说,真的都是只是在精神世界发生的?比如瑶池宴请群仙,蟠桃盛会。”


        

很久后王煊才问道:“我改换经文时,新的秘力出现,我在体内看到仙山,发现仙雾蒸腾的药园,见到瑶池蟠桃园等,这难道是精神层面的某层世界显现?”


        

摆渡人点头,道:“你在凡人领域,就能看到那些东西,确实不简单。”


        

王煊精神恍惚的离开逝地,心不在焉,在想各种问题,今天他对修行的理解与以前不同了。


        

远方,熊坤与两位同伴再次出现了,他不想再等黑角兽的通知,怕错过内景异宝处的奇雾,又一次来到外部区域。


        

摆渡人不语,没有回应。


        

……


        

“我觉得,十二把钥匙应该快被人集全了,该去守株待兔了,熬炼其血髓为我所用。”


        

同时,他们在猜测,那两人一骑的命运,觉得应该被黑角兽抹杀了,只是可惜了那柄短剑。


        

“不会有任何意外,一介凡人而已,根本不可能对抗超凡者。”他们确信,凡人领域永远无法挑战超凡层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