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在修仙世界卖茶 > 第五章:哥,那人还给了我好吃的!
夜间

第五章:哥,那人还给了我好吃的!

        

“道友第一次来天台城吗?”蒋小白换了一个大葫芦,虽然飞的慢一点,却能让自己和林木以及白龙马都站在上面。


        

“以前听说过,也向往过,可惜一直没能有机会来一趟,实乃人生之憾事也。”林木满脸沧桑,似乎已经看破了红尘一般。


        

“可惜我还有要事要办,不然定当带道友在天台城游历一番。”蒋小白觉得这家伙还挺投缘的,其实他和哥哥蒋大白还是个婴儿时就被李家收养了,从那以后便一直跟随着李元会,如今也有七十来岁,却一直没有体会过人间繁华,不过作为天台宗人,总不能落了下乘。


        

蒋小白有些傲气的看向林木介绍天台城,在他心中,无论是白河城还是顺国王都都不如天台城来的好,因为这里是他的家。


        

“白河城?哎~”林木摇了摇头,似乎不想多言,他哪知道什么白河城,他只是根据系统提供的地图知道这么一个地名而已,只好做出一副悲伤的神情糊弄过去。


        

能成为修仙者,想必也有些家境,如今竟然如此落魄,想必对这位道友而言,在白河城一定发生了什么伤心难过的事情吧。


        

“无妨无妨,待我在天台城安顿下来,还得请恩人光临寒舍吃一碗饱饭才是。”林木连忙摆了摆手拒绝,您老人家要是一直跟着我,岂不是就发现我前面那套是骗人的了。


        

“如此甚好。”蒋小白闻言一愣,旋即轻轻笑了一声,学着李无心摸了摸自己并不存在的胡子笑着说道,说话间,只见破开云层处,虽然太阳还没升起,但是透着朦胧的月色,不难看到有一座巨大的城池,以林木的眼力根本看不到城池的尽头,宛如一座雄伟的大关。


        

“道友,这里便是天台城,瞧见当中那个高塔了吗?那便是天台城主府,传闻曾经这里还只是一片空无一人的山林,后来一位自号天台老人的羽化期仙人途经此地,觉得此处应有一座城,便丢下一枚法宝,四周人聚集起来后,便将那法宝当作城主府开始筑城,人们为了纪念天台老人,便将此城称作天台城,道友,你看与你家那白河城一比如何啊?”


        

这话倒是让蒋小白心底产生了一丝怀疑,按理来说无论是谁,出城或是入城,跨城行走都需要身份文书,虽然对于修士而言,家族令牌和宗门令牌也可以用,但是对于练气期修士和凡人而言,还是身份文书有用一些,毕竟他们不能直接飞进城里,不需要令牌来通过护城法阵。


        

林木急忙打住话题,有些刻意地岔开话题说道:“敢问恩人那里人士,姓名如何,在下日后也好有个报恩之处。” 一秒记住https://m.qqwmx.com


        

“无妨,在下姓蒋名小白,天台宗会心峰灵宝大库修士,师尊曾说过,助人应以为乐,不应为利,你也无需来找我,只需记得我蒋小白为人便好,若日后有缘,我们必会相见。”蒋小白双手抱拳向林木告别,随后将宝葫芦收入灵识中,又取出一把宝剑准备朝天台宗飞去。


        

蒋小白看着如此模样的林木,不免多想一些,想着想着,又想到了自己和哥哥的遭遇,也不知道自己父母当初为什么要抛弃兄弟两,他们到底是凡人还是修仙者,如今是否还活在世上,鼻头一酸,竟有些许感伤。


        

“道友,我还有要事要处理,就不送道友回家了,你等白天城门开启后,凭身份文书就可以入城。”蒋小白操纵着大葫芦缓缓降落把林木和白龙马放了下来说道。


        

等等,身份文书?林木内心中暗道不妙,有些怀疑的说了句:“身份文书是?”


        

“请问天台宗近些日子有重要之人受伤吗?”


        

“哦~重要之人啊,林道友问这些干嘛,让我想想,阴山,会心峰,咏雪峰,天涯山,北晨山,洛风山各山掌座,天之骄子最近似乎没有听说过谁受伤的,不过再过几天,天台宗会举办五年一度的宗门大比,确实是比较混乱就是了,对了。”


        

蒋小白突然想起什么,从衣服里掏出一张细小的令牌顺着蒋小白的灵气飞到了林木的手上。


        

天台宗?


        

林木回忆了以下,天台宗天台宗,那两个人所在的宗门,林木只觉得背后渗出了一丝冷汗,这人不会就是来十方荒漠抓自己回天台宗诛灭的人吧,几乎下意识的喊道:“蒋道友且慢!”


        

“嗯?林道友还有事吗?”明明蒋小白一如既往的笑着和蔼可亲,但林木似乎能看到蒋小白身后隐藏着的滔天杀气,不免有些害怕的问了一句。


        

“感谢林道友的礼物,你我有缘再见!”随着这一声有缘再见,蒋小白如一道飞矢一般冲天而起,不出一会便消失在了林木事业里,看看这天气,其实自己已经耽误了很久了,如果再慢一点怕是又要被李长老训斥了。


        

正想着,蒋小白眼前出现了数百颗参天巨树,只见这些巨树每一颗都高达百米挡住了来着的视线,蒋小白于是将自己的高度抬升,径直上了云层,由于身上有天台宗令牌,因此护宗秘术并没有对蒋小白出手。


        

而蒋小白面前是五座高耸入云的山脉在夜晚中闪耀着耀眼的光芒,而四座山脉之中是更加巍峨的两座主峰,一座白色的叫吟雪,一座黑色的名叫会心,蒋小白则径直向着吟雪峰飞去,虽然他属于会心峰弟子,但洞府却在吟雪峰。


        

“这是宗门大比的邀请卷,李长老告诉我可以送给好友,但我和哥哥从小在天台宗长大,也没什么朋友,你我有缘,这东西就送给你了吧。”蒋小白笑吟吟的说道。


        

这下林木倒有些不好意思了,本来就是白嫖人家劳动力,现在又白嫖一块令牌,刚想拒绝,可旋即又想到了什么,也就收下了,但也实在不好意思白嫖,于是招呼蒋小白等等,从白龙马身上带着的包裹里取出一个林木精心准备的小布袋子,里面有足足一斤茶叶。


        

“蒋道友的恩情我怕是难以报答了,我这里有一些家乡的特产,还请您拿回去尝尝。”林木笑吟吟的把茶叶双手举起来,蒋小白也没有拒绝,毕竟是人家的一份心意,于是操纵灵力把布包抬起运回手中。


        

虽然蒋小白被派去取帐篷食丸也有他的一份‘苦劳’在里面,可到了推算的时间蒋小白还没回来,身为大哥,不免还是有些担忧的。


        

“堂堂筑基修士,张口迷路,闭口迷路,大白,一晚上你已经说了八遍了,能对你弟弟有点信心吗?”李无心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两个弟子哪里都好,如果不是自己实力先天有缺,靠丹药获得的凝丹期却此生注定突破不了,怕耽误了两人,不然真还想收两个小子为徒,要不然也不会在这种容易捡功劳的事情上带着二人。


        

不过这两家伙的缺点也很明显,一个大白,满嘴跑火车,整日想的偷懒,虽然从自己这里学到一些处世经验,修为却上不去,甚至还不如自己弟弟。


        

随着太阳慢慢从东边升起,李无心盘坐在小木屋前面,往常这个时候,他都会来一套强身健体的体操,再吃两个营养的灵尾鸡蛋,虽然这些对于他一个凝丹期修士而言起不到什么正面影响,但也不会有什么负面影响,反而会让自己心情愉悦。


        

可今天却实在没有这个兴致,主要原因便是在户外冻了一个晚上,以他的修为,几百度的烈焰和零下几十度的寒冷他都能忍受,可体感温度却是实实在在不会变的,虽然不会因此感冒,可该冷还是冷,该热还是热。


        

“李长老,我弟弟会不会迷路了啊。”蒋大白有些担心的说道。


        

蒋大白闻言也只能烦躁的在一旁盘腿坐下,看的李无心一直不停的叹气。


        

直到太阳真的爬上了天空,蒋大白终于是忍不了了,唤出飞剑朝李无心说道:“李长老我受不了了,我要去找我弟弟。”


        

此时的李无心睁开双眼,轻笑一声说道:“不用了,他回来了。”


        

弟弟小白,为人老实本分,自己的本领一点没学到,但总归是个善良孩子,在修行上也算努力,虽然比不上宗门那些天之骄子,但相比起普通修士,蒋小白还是强太多了,唯一的缺点就是让哥哥保护的太好,七十岁的人了,还这么懵懂无知。


        

“毕竟小白很少一个人行动,李长老你说万一要是被人骗了,骗去天元草原给人放灵兽怎么办啊。”蒋大白来回踏着步,满脸忧愁。


        

“再等等,多给他些锻炼的机会,如果到响午了还没回来,我们再去找也不迟。”


        

“就是,你知道我们有多担心你吗?还以为你让人拐了去了。”蒋大白也在一旁抱怨地说道。


        

“哥,你说啥呢,我一个筑基修士,哪那么容易被人拐走,就算有危险我也会拉响信号弹的,我在路途中碰到一个旅人,他从白河城来,往天台城去,我看他只有练气,我就捎带的送了他一把,对了,他还送了我一些土特产,听起来像是吃的。”


        

“怎么去了这么久啊?”李无心笑着问道。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虚影从东边疾驰而来,以李无心和蒋大白的视力,不难发现这就是蒋小白。


        

“李长老!哥!我带着帐篷回来了!”此时的蒋小白与在林木高人的样子不同,一落地便给了蒋大白一个大大的拥抱,随后将手中的储物戒指递给李无心,储物戒指这种战略物资,只有李无心这样的宗门长老才能调控。


        

蒋小白一摸内衬,想起来自己拿食丸的时候似乎把那东西丢在家里了,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没带是吧,出门在外,虽然我们是修士,有需要还是应该多吃点山珍海味的,对心理啊,有好处。”李无心从自己的储物戒指里拿出一只烤鸡,掰下来一只腿后递给大白和小白,毕竟蒋小白是做了善事,自己也不好多怪罪,于是干脆轻描淡写的将这件事放下,以防大家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