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在修仙世界卖茶 > 第六章:既然有马,那自然是选马,又不是没马
夜间

第六章:既然有马,那自然是选马,又不是没马

        

“老大,你看就是这人,简直不把我们青龙帮放在眼里。”一个瘦瘦小小的矮子拉着一个壮汉指向林木,只见林木找了个小土坡躺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而白龙马也不绑,仿佛在勾引别人来偷它一样。


        

对于白龙马,林木放一百个心,虽然这匹死马脾气暴躁,爱美,贪吃,但是绝对服从林木的命令,让他呆在自己身边,白龙马便不会随便乱走动,顶多换个方向发会呆。


        

但是,它也不会给睡梦中的林木放哨,如果林木被绑走了,被偷了东西,白龙马顶多跟着,不会主动出手。


        

“闭嘴吧,你们看这马,高有三米有余,瞳孔宛如一道翡翠,毛发如雪一般洁白,这是寻常宝马的模样?想必是灵兽啊!还记得前不久万仙盟商会的拍卖会吗,那一只青级灵兽,卖出了10万灵石的天价!”壮汉制止了手下人的争吵,万一把一旁那个主人吵醒了怎么办。


        

不过仔细一看,那人只是练气二层养气境,就算吵醒了也打不过自己练气三层运气境。


        

“老大,那是青级啊,你看得出这宝马是什么品质吗?”小弟小声问道,他们干这行这么久,还没碰到过这么优质的猎物。


        

“这可是一匹好马,你们看,这毛发,这光泽,恐怕有一些灵兽血统,我想起码能卖30金。”一个小弟推搡了一下壮汉提醒道。


        

“我看,起码80金!”


        

“我猜90!”


        

看看这马屁股,多顺啊。


        

看看这马毛,多白啊。 首发网址https://m.qqwmx.com


        

看看这马尾巴,多润啊。


        

毕竟林木看起来修为低,财富多,至于林木是不是有什么背景,这不是他们该考虑的事情,如果能考虑到这一层也不至于在天台城周边打劫盗窃落单修士了。


        

“蠢东西,我要是用肉眼看得出还当你们老大?万仙盟商会不得八抬大轿请着我去鉴定灵兽?不过既然是灵兽,起码也是紫级吧,那少说也是几百灵石,往多了算,上千也是有可能的。”壮汉骂道,这小子可真没一点眼力见。


        

“老鹰,北图,你们去盯住那个修仙者,如果醒来了就第一时间压制住他,记住,不要背上命案,如果没反应就别惊醒他,以防不必要的麻烦,其他人,跟我上!”壮汉连续下达指令,只见他们这一群毫无配合的乌合之众零零散散的分成两支队伍向前摸去。


        

“噗~”壮汉翻了个身,猛地吐出一口鲜血,如今他只觉得内脏错位,气血翻滚,一脸痛苦的摸着自己的肚子,怎么刚刚还是清晨,现在就到晌午了。


        

壮汉突然觉得头痛,仿佛失去了什么记忆一般,抬起头看向四周,自己的好兄弟们正横七竖八的倒在一旁。


        

“你醒了?”


        

壮汉不由自主的想到,也不知道那边那个修为低浅的家伙哪来的这好马,等自己干完这一票,说不定就有财力冲击筑基了,要知道自己卡在练气快四十年了。


        

其实绝大多数修仙者毕生都到不了筑基期,但壮汉十三岁悟气踏入修仙一途,当年也算是附近远近闻名的小天才,如今这把岁数没能筑基,壮汉实有不甘。


        

“这就是筑基的机会。”壮汉低声呢喃道,说着便把手伸向了白龙马的屁股,而然这却是他最后的记忆。


        

不出林树所料,比起穿着破破烂烂的自己,谁能拒绝一匹灵兽呢?


        

虽然白龙马不会保护林树,但起码会自己保护自己吧。


        

一匹灵兽,但凡带脑子的人都会选择偷马而不是把目光盯着自己,马值钱,哪怕是普通的良驹,价值都在20金以上,而林木自己,说实在话,林木自己都觉得自己穿的寒碜,浑身上下能掏出了一两银子就不错了。


        

陌生的声音响起,壮汉本能的想回头,可动作动到了一半就因为疼痛哀嚎了一声,等过了会艰难的抬起头来时才发现,眼前这人好像是之前那个躺着睡觉的年轻人。


        

只见他手中拿着几张羊皮纸,似乎是身份文书。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林树,你就是蒋龙?”林木从石头上跳了下来,略带嘲弄的看向蒋龙。


        

但即便如此,小案不断的情况下,关蒋龙个十几二十年也够了


        

高级的捕快对这种小案件没什么兴趣,低级的捕快又拿蒋龙没什么办法,因此蒋龙的案子一下就僵住了,那些被抢的人也只能自认倒霉,或者想办法找蒋龙寻仇,这次看上了白龙马存粹是蒋龙年近七十,因为太想突破到筑基了,才会见财起意,打破了自己长久以来只抢小钱的规矩。


        

没想到第一笔就踢到了铁板。


        

“大人,小人,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小的该死,小的该罚,小的这还是第一次干这个,纯粹是见财起意,绝对不敢有下一次,我上有百岁老母,下有刚出生的孩子,您就饶了我这一回吧。”认清了形式的蒋龙手脚麻利的给了自己两巴掌,忍着痛苦就要开始求饶,但林木直接打断了他。


        

“我问,你答,如果我心情好,或许能不把你送去衙役那里”林木微笑着说出了让蒋龙毛骨悚然的话,虽然林木只不过是诈一下他而已,既然这个世界有国家,有城池,有君主,有城主,那就理应有执法机构才对。


        

而蒋龙是真的害怕,刚刚那句我第一次干这个很明显是放屁的,事实上蒋龙从事这行三十年,为了不引起官府的注意,他们团伙多是干些盗窃,抢劫之类的勾当,既不敢不杀人也不敢不劫色,眼中只有钱,而且每一次数额都不多,也正是因为这样,才能在蒋龙早就上了通缉令的情况下在这天台城周边生存。


        

“废话,这还用你说,我当然知道我和你的身份文书不同,毕竟我,嗯,更帅气一些,我是问你怎么用你的身份文书进城。”林木拿起一摞文书给了蒋龙脑袋一下说道。


        

“大人,我这文书您是肯定进不来城的,而且我的通缉令天台城的门卫肯定见过,他们一见您拿着我的身份文书,马上就会把您铐起来的,如果大哥您是因为没有身份文书而苦恼的话,可以去办张假的。”蒋龙并没有因为挨了打而生气,反而是谄媚的说道。


        

“假证?还有这东西,多少钱啊?”林木愣了一下,差点把这东西忘了,这个世界既然有类似于身份证的身份文书,那么理应也有假证才对。


        

“这东西怎么用吗?”林木拿出蒋龙的身份文书,上面写有蒋龙的籍贯,修为,出生日期,家世,高矮胖瘦,以及正下方有一个绘制的惟妙惟肖的蒋龙头像。


        

但是身份文书上蒋龙的修为是练气二层养气,这是因为蒋龙自从犯过事以后就很久没有去万仙盟办事处更新过自己的身份了。


        

“大人您拿着也没用啊,这身份文书只有本人能用的,天台城那些门卫见你我形象不同,会直接把大人您抓起来的。”蒋龙不免有些疑惑,身份文书向来是最不值钱的东西,如蒋龙这样的老手都是从来不碰的,上面的画像虽然看起来只是简单的毛笔画的,实际上确是术法留下的痕迹,和本人几乎一模一样。


        

并且那玩意只有万仙盟有,唯一的产地在万仙盟治下,其他地方的黑市里,光一片就要5灵石,不过我们用假的板嘉晶也是一样的,虽然骗不过万仙盟的身份验证,但可以骗过天台城的城防验证,这玩意就只要10金左右,


        

真正难的是那造型术,您是不知道,那些会造型术的人,也就是我身份文书上那副画,那可都是一等一的人才,要么是被各大门派招揽了,要么是加入了万仙盟,民间会造型术的人少得可怜,想找他们画张图,那可都是天价的买卖,收您十来块灵石都是少的。


        

也就是我认识一个熟的,我曾经救过他一命,一张身份文书看在亲情价的份上只收我两灵石的成本费,上了其他地方,一张假的身份文书起码都是20灵石起步。”


        

“不多,两灵石。”蒋龙摆出两根手指,其实他心里是有些虚的,虽然两灵石在假证行业已经很便宜了。


        

“两灵石?我看看把你送去衙门看天台城能不能赏我两块灵石吧。”林木白了蒋龙一眼,收起蒋龙的身份文书就打算动手。


        

蒋龙闻言差点直接吓得跪下来,他不怕林木,他怕后面那匹大马过来再给自己一脚“欸欸欸,大哥,别啊,两灵石很便宜了,别看身份文书只是简简单单一张羊皮纸,实际上他的内在是一颗记载晶,那东西无色无味,一张身份文书就得消耗一块。


        

“不,我的想法是,不用画像。”林木神秘的笑了一下,紧接着说道:“你们抢我的马,导致我受到了严重的心理创伤,此时害怕极了,找你要一笔20金的精神损失费不过分吧?”


        

“你的意思就是说身份文书里最贵的是那张照片?或者说那幅画?”林木很快就发现了其中的精妙所在。


        

“是的,不过那画像是必须的,大人您一入城,城门口的修士肯定会看拿像和你本人的比对的,找丹青大师画的话比造型术更贵,用到的墨水,需要的技艺,加到一块的要价不会比造型术低的,毕竟要画的这么小,还要求那么精细,墨迹不能化开。”蒋龙一下就猜到了林木的想法。


        

这么赚钱?林木愣了一下,这不比自己苦哈哈的卖茶叶赚钱多了,要什么储物戒指,麻烦来一本造型术秘籍,自己每天都给系统烧高香。


        

“不过分,不过分。”蒋龙苦笑一声,虽然不知都精神损失费是什么,但大概意思就是要自己赔钱嘛。


        

蒋龙这么多年压根没攒下什么钱,要么去附近小镇子的迎春楼消费掉了,要么就是买丹药吃了,20金对他而言,属实是一笔不小的财富,更何况事后还得补贴受伤的小弟们,前前后后恐怕自己攒的钱都得花完不说,恐怕还得借一笔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