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在修仙世界卖茶 > 第七章:大师所言极是,大师说得对啊。
夜间

第七章:大师所言极是,大师说得对啊。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罗素把手中的20两黄金一丢,直截了当的拒绝了。


        

十年前罗素的母亲病危,为了给母亲治病,罗素开始用造型术接一些私活,后来更是开始制造假证,结果第一笔单子就是老同事阴自己的,转头就进万仙盟大牢关了三年,如今工作也丢了母亲也死了,干这行也五六年了,还从没听说过这等无礼的要求。


        

“老罗,你就当帮兄弟一个忙。”蒋龙赶忙把二十金捡了起来又恭恭敬敬的送了回去,如今站在门外的林木要求很简单,要一份没有图像的身份文书。


        

这导致罗素平均半年就得搬一次家,即便没有出事,罗素也不会在一个地方久留,但他刚刚来新家不到一个月,就这么灰溜溜的搬走也太麻烦了。


        

“老罗,就是,你懂吧,就是我们这一行容易遇到的。”蒋龙委婉的解释到。


        

“啊~你偷人东西,被抓了个现成。”罗素略带蔑视的笑了一声,直接揭开了蒋龙的遮羞布,毕竟蒋龙是贼,虽然偶尔干点收买路财的勾当,但是终究不是江洋大盗,他蒋龙还是得在这附近混的。


        

“哈?蒋龙你疯了吧,他就一练气你怕啥?这要求绝对不可能办到,太容易被抓到了,拿着这种身份文书往天台城大门口一站,都不用仔细瞧,守城的修士就会一巴掌把门外那毛头小子制服,接着就会顺藤摸瓜找到我,我可是刚换了新屋子没多久!”


        

罗素看上去比蒋龙年轻很多,实际上两人年龄相仿,筑基后罗素又增加了一甲子的寿元,而且修士到筑基以后,外貌年龄就和实际年龄没什么关系了,很容易见到一把年纪装嫩的老头和小小年纪装老成的小子。


        

他这一行,最重要的便是隐蔽,毕竟正常人虽然更多,但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自己喝酒喝嗨了暴露出去的,守卫面前腿一软直接招供的,拿着假证件闯万仙盟驻地的,拿着假证件要求守卫多检查一下装逼的。


        

“诶,要不要我帮你解决门外那小子,你直接把这20金给我?”罗素笑吟吟的说道。


        

“那不行,你帮我解决了,那我以后还怎么在这附近混?”蒋龙果断的摇头拒绝,主要是他也不确定罗素能不能打赢门外那匹白马,但是又怕把原因说出来后反而激发了罗素的挑战欲。 记住网址m.qqwmx.com


        

“你一个练气三层运气境带着一群小弟,让一个练气二层养气境追着打已经够丢人了,你还在乎这个?算了,你把那人叫进来吧,先说好,搬家的人工成本,新房的房钱,配套的器具可都得你来出。”罗素摆了摆手,示意蒋龙把人带进来。


        

因此他们这个行业便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如果让人抓了个现成,就得帮人干活,不然被杀了,被送去衙门了,都是自找的,以后也不能寻仇,其实也就是一个废话,不过是一些小毛贼失手后为了活命讨饶的一些话术被美化了一下,让自己的行为看起来有那么些侠盗的意思。


        

不过这套规矩确实骗到过一些人,甚至有些刚入行的小毛贼被抓了现成后马上跪下来说:“我被你抓了,我认栽,但是你不能抓我去衙门,我能为你办一件事。”


        

随后要么是被打一顿扭送衙门,要么是直接打死,《大顺仙凡纲责》第八条便是:行窃者,拦路抢劫者,入室盗窃者,杀人者,当场格杀无罪。


        

“年龄?”


        

“嗯。。。”林木迟疑了一下,不知道是该按照前世的年龄,还是按照现在的年龄,如果是前世,那就是21岁,如果是现在的,那就是一个月零一天。


        

“不用这么拘谨,如果不方便透露,随便说一个年龄也是可以的。”罗素眉头微微一皱,想起来之前那个拿着假证在城门口腿一软直接招供的顾客就是这样犹犹豫豫。


        

“姓名?“


        

“林木。”


        

罗素调动灵力,拿起一根特制的金属笔在一张羊皮纸上写写画画起来。


        

“不大,普通的练气二层来说,这个年龄正合适”罗素说完,从柜子里翻出一个黑色的小盒子看了一眼说道:“现在是万仙历1845年2月12日,大顺历234年,那你就暂定为万仙历1804年出生如何,生日有要求吗?”


        

“不如3月31?”林木回忆了一下,这是自己前世的生日,多少有点纪念意义。


        

“行吧,随便你。”罗素又拿起金属笔写写画画把林木的出生年月日写上,紧接着又问道:“籍贯,不愿透露的话就提的话就填天台城吧。”


        

“那21岁吧。”林木思来想去,一个月零一天是不是有点诡异,还是选择用前世的年龄。


        

“太小了,你好歹是个练气二层养气境,加个二十岁。”罗素用一种不容拒绝的语气说道。


        

“这,是不是太大了。”林木一愣,自己两世为人,都没见过四十年人间繁华,如今一转眼自己就41岁了?


        

“好,好吧。”林木抠了抠头,突然觉得专业的事情还是得让专业的人来,自己只需要相信就好了。


        

“籍贯,我想想,既然你这么喜欢十方荒漠的话,那就东陆巡天州顺国西疆府天台城临漠镇人怎么样,那里的地理环境和十方荒漠差不多,都是荒山戈壁,就算有人问起你,你也好回答。”罗素在自己脑海中过了一遍天台城地图,找了一个比较合适的地点。


        

“一切都按大师的意思!”林木谦虚的一笑。


        

“十方荒漠。”林木觉得这个自己懂啊,虽然自己老家潭州人,但是在这个世界,自己确实是住在十方荒漠,也是在十方荒漠出现的,说籍贯是十方荒漠一点问题都没有。


        

谁知道罗素斜了他一眼,幽幽的说道:“虽然我不觉得你不用画像能骗过守城门的修士,但是你好待尊重一下我的职业素养吧。”


        

谁不知道十方荒漠寸草不生根本无人居住,部分能居住的边缘地带也被划入了就近的城池中,籍贯写个十方荒漠,简直不是挑衅守城修士,而是冲上前去朝守城门的修士甩两巴掌,顺道还要吐口口水。


        

“大师说得对啊。”


        

“住址,让我想想,干脆就写临漠镇北城街道如何?”


        

“大师说的对啊。”


        

“家庭情况,父母双亡如何?是不是太单调了,加个妹妹?或者加个弟弟?”


        

“大师说的对啊。”


        

“外貌?身高一米七八,体重,就写个七十公斤吧,无明显伤疤,健硕程度,中下。”


        

“我在这就多谢大师了,冒昧的问一句,如果我以后想加上画像可以吗?”林木接过后又仔细的检查了一番,和蒋龙的身份文书除了描述以外没有任何区别。


        

林素闻言一愣,这小子想什么呢?今晚你就会被抓住然后关进大牢好吗,这就是贪便宜的下场,但还是如实的告诉了林素“当然,不过对于一些老道的门卫和捕快来说,前后色差是很容易看出来的,如果你想加画像的话,我还是建议你整个重新制作一份,反正,十金也不贵。”


        

“多谢,这是些特产,还请大师笑纳。”林木从衣间取出一小袋茶叶放在桌上,随后双手抱拳后离开了房间里,他毕竟是凭空出现的,在这个世界没有身份可言,系统也不提供,也不知道抽奖的时候能不能抽到。


        

“你在嘲讽我吗?”全身心投入到编写信息中的罗素停下手中的金属笔,总觉得哪里不对,这句话自己是不是听过几遍了。


        

“大师说的,不对,怎么会呢,大师所言,皆为我所意,我不愿反驳罢了。”林木急忙打住,蒋龙是被白龙马踢过,所以怕自己,眼前这位可不怕,自己没必要招惹他,还指望着他给自己造假证呢。


        

“哼~”罗素冷哼一声,闷头把身份文书完善了以后把东西递给了林木,只见上面的信息除了名字都是编的,但是编的有理有据且严丝合缝,上上下下都透露着罗素的专业素养。


        

“老罗咋了?话说这事情,干的漂亮啊,我就怕那家伙临时改变主意要你给他把画像也画上,我还真拿不出这么多钱。”蒋龙走了进来后脸色也开心了,嘴角也不谄媚了,腰板也挺直了,这一难也就算是过去了,如果林木下次再来找自己挑事,在这地界自己寻人帮自己也不算违背了规矩。


        

“去,把这茶泡了。”蒋龙把林木留下的茶叶丢了过去。


        

蒋龙接过一看,疑惑的说道:“老罗你还喝茶呢?”


        

因此到他想办法把自己的身份融入这个世界之前,必须要有能证明自己身份的器物,哪怕是伪造的,不过现在确实资金短缺,如果这一个季度的kpi能完成,自己熬过来了,那就可以用赚来的钱给自己补上画像,甚至走通关系把自己伪造的身份录入万仙盟的系统,到时候自己才算是真正的融入了这个世界。


        

“倒还算懂事。”罗素打开小布包看了一看,似乎是茶叶之类的东西,他虽然比起茶叶,更喜欢酒之类饮品,但谁能拒绝白嫖呢?


        

“蒋龙!”罗素大喝一声,蒋龙应声从门外走进来,不难发现他此时还挂着谄媚的笑容,似乎刚刚把林木送走一般。


        

“废什么话,赶紧去,毕竟是人家送的,偶尔品尝一下也不错。”罗素不知道从哪拿出一把折扇,啪的一声,折扇上纹有一道淡雅的仙鹤,刚扇了不到两下,似乎想起来什么似的朝蒋龙说道:


        

“你派个清白的,机灵一点的跟着那人,看看他究竟搞得什么名堂。”


        

“怎么说?”蒋龙的手下几乎没有什么损伤,最严重的也不过是手断了,不过那人是一个练气一层修气境的修士,养几个月也就好了,如今已经整合的差不多了,正准备给罗素搬家呢。


        

“你想想啊,我瞧那人拿走身份文书时那自信的模样,说不定还真有什么方法能进城,弄得我倒是让我有些好奇了。”


        

对于罗素的疑问,蒋龙也早就察觉到不对了,毕竟林木此举与哑火的自爆卡车没有区别,只是没有找人明说而已,如今既然罗素如此说了,自是需要重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