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在修仙世界卖茶 > 第十章:你瞧这人,昨天还是臭要饭的,今天就成了贵客。
夜间

第十章:你瞧这人,昨天还是臭要饭的,今天就成了贵客。

        

迎着清晨的曙光,孙龙氏从三楼的老板房间走了出来伸了个懒腰,希望今天不会有不长眼的混混跑来非要收保护费,正想着,孙龙氏从三楼走了下来来到后院,昨天太累了,晚上一收摊便睡着了,但睡着前总觉得自己是不是忘了点什么。


        

果然,来到马厩旁打水洗脸,看到在马厩门口守了一整晚的孙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靠着墙壁睡着了,孙龙氏这才想起来昨天似乎还有一个吃霸王餐的小毛贼。


        

有人敢来孙氏茶楼吃霸王餐孙龙氏是没想到的,孙家以前是干镖局生意的,虽然如今没落了,但上上下下的关系还在,就连这一片新生的混混头子缠丝帮也只敢时不时来吓一吓孙龙氏,不敢真拿孙氏茶铺怎么样,一个练气期修士就敢来吃霸王餐,孙龙氏就没想过这个可能性。


        

“你不会叫人啊,小白!小洛!老李!你们三也来帮忙!”孙龙氏朝客栈里喊了一声,声音之嘹亮,一听就是练家子出身。


        

不成想过了一会,只从客栈里走出一老一少两个人,只见稍长些的老汉头上裹着一块白巾此时正打着哈气,他便是老李,全名李由,算是孙龙氏的娘家远亲。


        

“小昭,把孙寺带回屋里去。”


        

孙龙氏招呼了一声,一旁同样来马厩洗漱的小二孙昭闻言愣了愣神,面带苦涩的说道:“老板娘你可不要为难小人,就是两个我也扛不起孙寺这个大块头啊。”


        

被抄家了的宋甘洛便成了个小乞丐,孙龙氏见他会打算盘便招来当个小账房,就是父亲死后这家伙说话总带一丝若有若无的杀气,容易吓着一些客人。


        

“小白呢?”孙龙氏疑惑的问了一声,这个白烨也太不靠谱了,老板娘的鸽子也敢放?


        

当初孙龙氏掌管茶楼后,看以前的老叔叔可怜,听闻他会些厨艺,便叫来当个厨子,不成想厨艺还好,起码来孙氏茶楼的顾客都挺喜欢的,唯一的问题是人太闷了,不喜欢说话。


        

稍小些穿着灰色布衣的小子名叫宋甘洛,父亲本来是天台城西区的一个押司,后来不知道是犯了什么事情被砍了头去,天台城对凡人不兴株连,一般株连只株修仙者,毕竟凡人就算有反意对天台城也造成不了什么影响。 记住网址m.qqwmx.com


        

“我看这家伙是不想干了。”孙龙氏恶狠狠的骂道,对于这种话宋甘洛都听腻了,孙龙氏刀子嘴豆腐心,如果这话管用,白烨三个月前就被扫地出门了。


        

说起来孙寺睡死了还是孙龙氏的错,孙寺这家伙脑子有问题,让他站在这守着,便不会去其他地方,以至于就这么呆呆的守了一晚。


        

只见老李想说什么,张了张嘴,又闭了起来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朝孙寺走去帮着孙昭扛人,他可是扛人的主力军。


        

“他说他内急,要先去上个茅坑。”宋甘洛操着冰冷的声音面无表情的道,说完就加入了扛孙寺的大军之中,辅助着李由把人扛了起来朝客栈里走去,


        

此时的林木被和白龙马捆在一起相依为伴,果然,只要没危及到林木的生命和没有直接进攻白龙马,白龙马理都不会理林木,林木甚至觉得这匹蠢马在嘲笑自己。


        

不过林木却并没有被孙龙氏这一下吓住,反而是顶着微微肿胀的脸庞说道:“我不会一说话,你就来打我一拳吧?”


        

按道理练气期修士熬一晚是没什么关系的,但孙寺肯定是根据指令全身心的盯着林木,那到了半夜自然就困了。


        

“喂,小子,谁让你来吃霸王餐的?黄皓?还是罗斌?或者是你自己欠收拾?”孙龙氏一点也不似昨日那般温柔,大大咧咧的坐在孙寺此前靠着睡觉的小板凳上盯着眼前的林木质问道。


        

“哼,那就得看你说的好不好听了。”孙龙氏嘴角一翘,丝毫不畏惧。


        

“你们倒是让我给钱啊!光把我捆着算什么本事!有本事放我下来我们摆开阵仗再来一场!你们口口声声说我是吃霸王餐,你们有让我给钱吗!”林木破口大骂,他直到现在还没有搞清自己为什么会被当成吃霸王餐的,自己昨天作法明明没问题啊。


        

孙龙氏一愣,一说话就去打一拳让对方闭嘴,自己好像是这么教过孙寺。


        

不过孙龙氏觉得自己现在掌握了主动权,毕竟吃霸王餐的是林木,理亏在先,只要不闹出人命,不造成残疾,就算告到府衙去,捕快们也只会支持孙龙氏,更何况捕快里还有孙家旧人。


        

孙龙氏疑惑的站起身来,毕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状况,竟然将信将疑的把手升了过去,可很快就意识到了不对,朝门外大喊了一声:“孙昭!”


        

不出一会孙昭就踏着小碎步跑了过来,林木一眼就看见了这个险些害自己身陨马厩的罪魁祸首,仿佛恨不得生吞活剐了他。


        

“呵,所有吃霸王餐的都说自己有钱。”孙龙氏不屑的笑了,虽然孙氏茶楼没遇到过吃霸王餐的硬茬子,但她也算是这附近小有名气的商家,平日里和各家各坊的富太太们喝茶聊天总有过一些心得,几乎所有吃霸王餐的,都说自己有钱。


        

“你搜搜不就知道了。”林木现在困的紧,又是被捆着站了一夜,刚刚那一番暴怒以然是强弩之末,回光返照,练气期修士需不需要睡觉不知道,但他林某人还是每天按点睡按点起的,平日里都习惯了。


        

“老板娘你不会骗我吧。”孙昭看着这灰尘扑扑的绳子,无法相信这玩意能叫捆仙索,怎么感觉和自己平日里打水用的麻绳没有什么区别。


        

“我骗你作甚,快去!不然今晚我们吃肉你吃菜!”


        

“老板娘,这家伙看向我的眼神怎么和宋甘洛看我的眼神是一样的。”孙昭被吓得一激灵,又缩回了门外怯生生的说道。


        

“你怕啥,捆仙索捆得,筑基都逃不掉,放心吧,搜搜他身。”孙龙氏命令道,又返回了自己的小板凳上坐着。


        

此时的孙龙氏也是一惊,灵石,孙氏茶铺上上下下加到一起凑一凑或许能凑出灵石来,毕竟这块地在天台城里,终究是值些钱的,但是这地契也不在孙龙氏手中,而是在孙家二长老手中,因此孙龙氏敢打包票的说,这还是自己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见灵石。


        

上一次看见灵石还是在富太太的聚会上,隔壁百菜楼的白罗氏手中头上的簪子上镶着一小块还没有指甲盖大的灵石,而眼前的这个,可是能被当作货币的灵石块。


        

对肉食的渴望终究是战胜了对林木的恐惧,孙昭走上前去朝林木的衣领袖口摸去,不一会儿便摸到三个硬硬的东西,只见孙昭看了看孙龙氏,又看了看林木,把心一横,先是拿出了一块奇怪的牌子,孙昭不识字,又拿出了一个袋子,似乎是银子的感觉,看来这家伙没骗人,但拿出第三样东西的时候,孙昭明显感觉到自己小心脏一颤。


        

“老,老,老板娘,灵,灵石。”孙昭下意识的松开了抓着木牌子和钱袋子的左手,用双手捧着这枚灵石颤颤巍巍的看着孙龙氏。


        

被打了一顿后,不等林木反应就被捆在后院的马厩里,然而这之前那个叫孙寺家伙貌似是个傻子,也就是脑子不太灵光的样子,也不和林木说话,也不找林木要钱,当林木刚想说你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孙寺就会过来给林木一拳让他闭嘴,林木再说我可以给钱,孙寺又走了过来给予林木肉体所不能承受之重。


        

不过这家伙虽然下手重,却十分讲究分寸,出手快,准,狠,且招招都瞄准不容易致命的地方出手,仅仅让林木疼,却不会让这家店背上人命官司,林木甚至怀疑这家伙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


        

“还不给贵客松绑!”孙龙氏尖叫一声,眼疾手快的按着孙昭的头给林木鞠了一躬,随后也不再顾及身份,亲自来到林木身后把捆着林木的绳子解开。


        

林木则长吁了一口气,瘫坐在地上,这一晚上太煎熬了,揉了揉自己有些肿痛的脸和被麻绳捆着有些淤血的手腕,哪怕是他一个练气期修士,手腕早也早已被捆得有些淤血,那个叫孙寺的壮汉是练气三层运气境,虽然不算什么高手,但揍一个没有任何术法支持的林木还是太简单了,更何况是在林木没有反抗过来的偷袭。


        

“小昭来搭把手。”孙龙氏闻言急忙走上前去扛起林木的一只肩膀朝孙昭说道,被吓蒙了的孙昭闻言根本不敢反抗,抬起林木的另外一根胳膊朝客栈走去,正巧遇到了回头洗漱的宋甘洛。


        

“小洛,你去把贵客的东西收拢一下送到上房来。”孙龙氏招呼了一声,也顾不得和宋甘洛解释,在看到情况赶过来的李由帮助下,三人一同扛着林木朝楼上走去。


        

“抱歉客人,真的是误会,我真没想到会是现在这样子。”见林木回过神来抬头左右张望的样子,孙龙氏还以为林木是盯上了孙昭,急忙拉过孙昭掩在自己身后。


        

“给我,安排一间上房。”林木只觉得头晕眼花,现在根本没有心思打击报复,既然对方认怂了,先休息一下才是硬道理,毕竟对方店在这,又跑不了。


        

“奇怪,昨天还是吃霸王餐的,今天就成了贵客。”宋甘洛不由的摇了摇头朝马厩走去,一眼就看到了散落在地上的钱袋子和木牌子。


        

只见宋甘洛走上前去,先拿起了最容易拿起的钱袋子,惦量了一下,似乎有些份量,但还不值得让老板娘失态才对,正想着,又拿起了第二块木牌子,扫过上面的字,宋甘洛一愣,手指下意识的握紧了木牌子,似乎有一股愤怒的情绪正在蔓延。


        

就在这时,一声喊叫惊醒了宋甘洛。


        

“小洛,老板娘叫我干嘛呢?!”正是刚刚从茅厕拉完出来的白烨,他比宋甘洛和孙昭虚长几岁,因此白烨也称呼二人为小洛和小昭。


        

“没什么。”宋甘洛把木牌子和钱袋子收了起来,他不喜欢白烨这个人,也不喜欢和白烨讲话,面无表情的顶开白烨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