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在修仙世界卖茶 > 第十一章:我懂了!
夜间

第十一章:我懂了!

        

黄昏,天台城,孙氏大宅。


        

“小姐,小姐!”丫鬟叫了两声,只见眼前穿着绿色嫁装,头戴盖头的少女却没有任何反应,或者说不想有任何反应。


        

“小姐,孙公子回来了!”丫鬟凑到少女耳边小声的说道。


        

“公子?”穿着嫁装的小姐抬起头盯着丫鬟咒骂道:“去他的公子,孙思淼这个贱人,好好的往白河城跑,弄得我和一件冠服拜堂成亲,等他回来你看我打不死他!”


        

“知道了知道了,小姐和孙公子两情相悦,青梅竹马,孙公子可是求了好久孙大人才同意小姐嫁过来的呢。”丫鬟给少女把盖头整理了一下。


        

“老板娘!贵客醒了!”孙昭的叫喊声从楼上传来,把原本手肘撑在桌面上小憩的孙龙氏一惊,差点直接把脸砸在桌面上。


        

就因为林木,孙氏茶楼一天都没开张,就怕林木醒了后自己等人没时间照顾,听到孙昭的叫喊,孙龙氏整理了一下仪容仪表,原本呆愣的表情变得明媚动人,扭着身子朝楼上走去。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骚乱起来,就当丫鬟和少女疑惑的时候,走进来一位老嬷嬷带着一丝歉意说道:“少夫人,还请节哀。”


        

...


        

林木没有猜错,孙寺真是一个傻子,一年前因为被吓傻了,但是早在那之前孙寺就是练气三层运气境了。


        

“打了一顿大不了赔点银子呗,再不济让孙寺进去关两天,西区的衙役又不会拿咋们怎么样,是吧孙寺。”白烨戳了戳孙寺,但孙寺眼里只有鸡腿。 一秒记住https://m.qqwmx.com


        

“老板娘这是咋回事,这么一惊一乍的,竟然能有事让老板娘如此讨好,哪怕是孙家二大爷也没让老板娘如此委曲求全过吧。”白烨推了推正在打算盘的宋甘洛问道。


        

“孙寺把那人打了一顿。”宋甘洛没有停下手中的计算,一心二用的告诉白烨真相,一旁端坐着的孙寺则啃起一个鸡腿,并不在意宋甘洛在讨论他。


        

“是天台宗,不过用不着跑,我看那人挺和善,应该算是吧,希望他不要太生气,反正是孙寺和老板娘干的,你怕什么?”宋甘洛劝下打算跑路的白烨,抬头看向楼梯处,随后摇了摇头又开始敲算盘。


        

与此同时,三楼的上房处,孙龙氏挂着笑端进来一壶好茶,这可不是白河灵茶那样茶楼卖品,而是他孙龙氏的藏货之一,有时会会见其他大商人才会拿出来一点,平日里自己都舍不得喝的‘白河红叶’。


        

正巧宋甘洛算完这一页的最后一笔账,停下手中的工作斜眼看向白烨:“如果他身上带着一枚灵石和一块写着‘天台’的令牌呢?”


        

“带有‘天台’的令牌?那是什么?不会是天台城的密探吧!我听隔壁街的罗信说,天台城城主手下有一支密探队伍,专门为城主大人铲除异己。”白烨脸色微变,似乎牵扯进了什么大事件中,不免有些退缩,打算回房间收拾行李跑路。


        

“你就不能给我弄点肉来?”茶?林木决定不喝除了‘碧血白叶’以外任何的茶叶了。


        

林木仔细思考了一下,之所以自己对那普通的茶叶和‘白河灵茶’反应这么大,有可能是自己平日里‘碧血白叶’喝多了,真说起来那‘白河灵茶’也说不上哪里难喝或是苦怎么的,但林木就是本能的觉着恶心,总觉得哪里味道不对。


        

“嘿嘿,客官来喝茶。”孙龙氏把茶壶放在桌子上,姿势优美的把茶倒入茶杯中双手为林木递了过来


        

只见此时的林木平躺在床上双目放空,如今的林木睡太久了,只觉得困得紧,可一时半会又睡不着。


        

“哪能呢?贵客就是贵客,什么吃霸王餐的,贵客您误会了,这些都是贵客您的东西,您那匹精壮的白马我也让人给您照顾好了,贵客您就放心好了。”孙龙氏恭恭敬敬的把林木的钱袋子,灵石,身份文书以及令牌递了过来。


        

林木早晨让孙龙氏搜身的时候其实是有点怕的,首先便是担心孙龙氏是黑店,拿到灵石后见财起意,想吞没了这颗灵石,但林木还是这么干了。


        

“肉?!孙昭你个小混蛋还愣着干什么?没听贵客要吃肉吗?让老李头把后院最好的肉给贵客端上来!”孙龙氏回头吼了一声,让缩在门外提防着林木的孙昭一脸委屈,小腿哒哒哒的往楼下跑去了。


        

“我昨天还是吃霸王餐的?今天就成了贵客了?”林木得了便宜,想起来昨晚的痛苦经历故意恶心到。


        

但是让林木没想到的是,蒋小白给的令牌竟然如此好用,门卫不但不看身份文书,反而恭恭敬敬的把林木护送进了城里去,路途中的话语无一不是对林木的尊敬,在他们眼里,有天台宗令牌的人必然是天台宗的核心人物,而他们这些守城的修士,混的最好的也不过在天台宗外门呆过,如果不是林木拒绝,那守城的修士甚至想邀请林木去附近的酒楼吃饭。


        

一下就让林木深切的认识到了什么叫仙凡有别,这个世界凡人对高级修真者和修真门派的瞻仰让林木吃惊。


        

首先林木觉得孙龙氏竟然是正规生意人,应该算得上是良民,对巨额来源不明的资产应当心有戒备才对,就算是脑子一热,肯定也会将林木除之而后快,然而当他们对林木起杀心的时候,旁边温顺的白龙马就会绝地翻盘。


        

更重要的是那块天台宗的令牌,林木此前只在进城的时候用了一次,直接震慑住了守门的修士,但那一次林木也是有后手的,如果守门修士不认账,非要看林木手中的身份文书,那自己就骑着白龙马跑,只要对方用术法轰击林木,必然会伤到白龙马,那白龙马就会保护自己。


        

林木不知道的是,就算是蒋龙和罗素,看到了天台宗的令牌一样怕,而孙龙氏还没看到令牌就怕了。


        

天台宗,哎,这究竟是个什么庞然大物啊,如果能和天台宗做生意就好了。


        

本来林木并不打算用了的,毕竟林木并不算真的天台宗人,用多了容易露馅,没想到一天还没过去,林木就在被逼无奈之下又用了一次。


        

果然,林木觉得像是蒋龙,罗素这样混迹野外的修真者可能不会将林木放在眼里,但是孙龙氏理所应当的会怕才对,更何况孙龙氏还是普通人。


        

但是就这么放过他们的话林木又心有不甘,哪怕最初是林木说错了话,但林木还是不爽,收点好处两边都有一个台阶下倒是不错。


        

闻言孙龙氏眼神一亮,心中想到。


        

林木在心中感慨了一声,又想到那个喝吐血的天台宗弟子,希望他不要有事,随后又斜了一眼孙龙氏一眼,用略带冷漠的声音说道:“我需要住三个月,没问题吧?”


        

林木仔细算了下,虽然自己从蒋龙那拐来的钱还够用,但是刚好有这个机会,能省一点是一点,再说林木又不打算拿这茶楼怎么样。


        

但是宋甘洛却提出一个假设,为什么林木这样的天台宗贵人要来孙氏茶楼这样的落魄地方喝茶,你看他连白河灵茶都觉得恶心,平日里过的该是多么奢靡的生活啊,不得是灵兽美人日日为伴,如今屈身于此,想必是有什么不能公之于众的大秘密。


        

因此只需要孙龙氏好好配合,等林木干完了事情离开后,说不定不但不会怪罪他们,反而会有赏赐。


        

他果然是有什么秘密行动,所以不能去住中心区的好客栈,那样太张扬了。


        

早在林木睡下后不久,孙龙氏就找来了茶楼里唯一一个比较靠谱的宋甘洛商量对策,随着宋甘洛把天台宗令牌拿了出来,孙龙氏只觉得心提到了嗓子眼。


        

孙龙氏闻言点了点头站起身来向门外走去,可是道走到一半,还是被好奇心战胜了,怯生生的问道:“敢问贵客是天台宗哪座山门的。”


        

孙龙氏作为在天台城里做生意的,天台宗的事情多少了解过一点,四山二峰叫什么,宗主是谁,孙龙氏觉得如果哪一天林木在执行秘密任务的时候身陨了,自己也好帮他联系天台宗来收尸,以防天台宗跑来怪罪自己。


        

“那是当然,贵客想住多久,就住多久。”孙龙氏陪着笑说道。


        

“出去吧,我要再休息一会,待会把肉送上来即可。”林木故作冷漠,猜到对方似乎是把自己当作天台宗弟子了,索性装模做样的逼真一点。


        

林木嘲弄的想到,随后回忆了一下曾经蒋小白对自己说的那一串宗门信息,挑了第一个山门冷漠的说道:“阴山弟子。”


        

阴山?!


        

但林木不是这么觉得的,他觉得孙龙氏在试探自己。


        

哼,虽然我林某人不是天台宗人,但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


        

孙龙氏默默的退出房间后便在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但又不敢明说。


        

莫不是这人其实是一个女修易容而来,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料想她今日早晨为何如何生气,如果把我绑在柱子上和孙寺呆了一晚上,自己肯定也会生气啊。


        

孙龙氏愣了一下,阴山据说不是只收女修吗?


        

我似乎,懂了?!


        

“小昭啊。”孙龙氏拍了拍孙昭的肩膀摇了摇头,虽然对方暂时原谅了自己,但这里面包不包括孙昭就不知道了,毕竟孙昭可是干了如此无礼的事情,早知道早晨就自己来搜身了。


        

“老板娘咋了。”孙昭只觉得手中的碟子烫手,一刻也不想多留。


        

如此一来一切就都说得通了,因为是女修,所以不想太张扬,因此没有住内城区的豪华客栈来了我这里,但是她又把这一切隐晦的告诉了我,说明她是信任我的,因此才会告诉我真实身份,如果不愿意告知,只需要一甩袖子让我滚蛋就好了。


        

正想着,孙昭端着牛肉快步走了上来。


        

“我待你不薄吧。”孙龙氏越想越觉得孙昭可怜,万一那女修一个恼怒,暴起把孙昭阉了可咋办,自己等人又不敢拦着,但孙昭还只是个孩子啊。


        

“如果不是老板娘,我现在还在孙府里刷地呢,老板娘对我当然很不错,所以,我先送进去?”孙昭两只手交替抓着盘子,如果不是跑堂干多了,此时手指已经被烫出泡了。


        

“去吧,注意不要离那人太近,这是为了你好,哎。”孙龙氏长叹一口气,随后又摇了摇头,再次拍了拍孙昭的肩膀,留下一脸狐疑的孙昭走下楼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