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在修仙世界卖茶 > 第十九章:你不要胡说啊!
夜间

第十九章:你不要胡说啊!

        

天台城旁,黎川村


        

“人都到齐了吗?”漆黑的房间内,为首的黑衣人环顾四周,在这间暗室中共有37人,无一修真者,全是普通凡人。


        

“除了宋家小子。”一个看上去是管事的老二头说道。


        

“宋家小子?他还小,叫他来添乱吗?话说你们没有人通知他吧?”老大不满的嘀咕到,在他眼里宋家小子碍事,老二头提出来也很碍事。


        

“那当然。”众人呵呵笑道,一时间紧张的情绪缓和了许多。


        

“扶丹,你回去,这次行动你不准参加了。”老大环顾四周,挑了一个倒霉蛋说道。


        

扶丹则跨步躲开,猫在一旁不满的看着老大。


        

“此次一去,几乎是十死无生,扶丹,如果我们活不到十日后了,还希望明年的这个时候,我等能在十殿阎罗处,收到你和宋家小子的一柱香,一把纸钱。”老大说出原由,眼神中充满着坚定。


        

扶丹闻言脸色阴晴不定,过了良久才幽幽说道:“我什么时候能够追随你们而去?”


        

“为啥啊!”名叫扶丹的人极为不满,在座的各人都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到这的,你现在叫我回去我就回去,岂不是显得我扶丹的意志力不坚定。


        

“你小子最年轻,不使唤你使唤谁。”老二头在一旁煽风点火。 首发网址https://m.qqwmx.com


        

“少废话赶紧滚,回去照顾好宋家小子,当初如果不是宋公陆大哥掩护,我们早死在天台城了,不照顾好他家小子我们像话吗?!”老大抬腿踢了扶丹一脚,虽然他们都不是修真者,但凡间武学修到他们这个地步,踢人也已经很疼了。


        

“我说你们两是不是很闲啊,非要跟着我。”林木看着眼前一脸儒雅随和的赵白行和咬着糖葫芦,手中捧着话本小说的师姝恶狠狠的说道。


        

哪知师姝抬起头,舌尖如同小荷一般舔了一下糖葫芦后说道:“你以为我想吗?”


        

“那你回去啊!”林木近乎咆哮,这娘们也太虎了,刚刚在四海商会门口走出来不远,就瞧见师姝和赵白行在自己面前假装偶遇,问题是这两人装也装的像一点。


        

老大仰起头,叹了口气后说道:“宋家小子长大成年,有能力养活自己后。”


        

闻言,扶丹闭上双眼一脸悲痛,如一道风一般从一旁的侧门中冲了出去。


        

...


        

师姝轻笑一声,有些好笑的看向林木说道:“你真是一点都不了解四海商会,四海商会,不是向来如此吗?”


        

师姝压根不怂,只要自己没动手打人,不主动骂人,就这样跟着林木,以四海商会的水平,府衙根本不敢拿自己怎么样,甚至还等请回去供着,更何况身边还有赵白行这尊大神。


        

“你!”林木只觉得有些头疼,这鬼地方法制也太差了,一个多月以来,这是自己最想念前世的一次。


        

一个师姝,嚣张跋扈,张口就是,让我们跟着你,一个赵白行,面色扭曲,看林木的眼神躲躲闪闪,眼神中闪过一丝惧怕,虽然很快就安定了下来,但仍然对林木毕恭毕敬。


        

“不走,我走了,工作就没了,我还要还债呢。”师姝咬下一口糖葫芦无所谓的说道,罗洼只告诉她生意告吹了,林木没有同意交易,因此师姝的分成也没了,弄得师姝十分恼火,发誓要让林木同意这门生意,不过罗洼却没有告诉师姝林木可能是悟道期的猜测,以防师姝心神不宁犯下自己和赵白行那样的错误,反正有赵白行盯着,出不了什么大事。


        

“你们这是强买强卖!信不信我去报官!”林木不禁后悔早晨跑来四海商会,他本来以为四海商会就是个小杂货铺,鬼知道有这么大的,如今后悔都没地方哭去,报官更是不可能,自己又没身份,自己去报官,四海商会有没有事不知道,第一个有事的绝对是自己。


        

“贵客!贵客!”孙昭一开口便吸引来了周边不少过客的目光,周边店铺商旅客人无不顺着孙昭的目光看去,一眼就看到了当场社死,恨不得躲进石头缝里的林木,以及及时把自己的脸遮挡起来的师姝和赵白行。


        

“你别哭啊,怎么了。”只见孙昭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跑到白龙马跟前,虽说孙昭干了很多年小二了,但一直就是个童工,孙龙氏说他有十五岁,林木则觉得这小子怕不是只有十三。


        

“老板娘,老板娘说,说让我们来求求你,求求你帮帮我们,老板娘,她说,她说只有您能,能帮助她。”孙昭抹着眼泪,一段一段的哀求到。


        

“林兄无需多虑,我们只是跟着而已。”赵白行在一旁笑着极惨,下意识地想从袖口里掏出几枚灵石给林木为师姝的话语赔礼,可此前在四海商会里的遭遇却让赵白行有些心悸,又默默的把灵石收了回去。


        

“你也。。。算了。”师姝林木还有兴致怼一下,但赵白行这边,林木则怼一下的心情都没有,也不知道为啥,自己一开口,对方就差要跪下了,搞得林木反而像个恶人。


        

就这这时,街对头跑来一个小巧的人影,仔细一瞧,竟然是孙昭。


        

不想在和师姝纠结这个问题,转头看向孙昭问道:“店里怎么了?怎么就要死要活的了。”


        

“孙二大爷带人把茶楼围了,说老板娘不守妇道,有辱门风,要收回茶楼。”孙昭醒了一下鼻涕说道。


        

混账东西!你别说了啊!你在说什么话啊!


        

师姝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小声哔哔道:“喂,这是你什么风流债吗?”


        

“胡说八道,我就在她家被捆了一晚上,怎么就算风流债了!”林木低声怒吼到,虽然孙昭说的这段话有歧义,但是你不能这么理解!


        

师姝听完后,长长的哦了一声,一脸我懂得,我懂得。


        

“走!”林木一把拉起孙昭放在白龙马上,牵扯了一下缰绳在天台城的主路上狂奔起来,师姝和赵白行对望了一眼,也施展起术法奔驰起来,赵白行还从袖口里拿出一块令牌,下达了一些指令。


        

...


        

“孙寺!你也算是我孙家的人,如今就帮着一个外人?!”只见孙氏茶楼门口围着黑压压的一群人,客人,看戏的都有,最前面是一位年过四旬的中年人和一群护卫,冷眼看着茶楼里,此时大门已经完全被打坏了,里面的桌椅板凳也多有损坏,孙寺如一座巨山一般站在大门前拦着众人。


        

林木在心底吼到。


        

无视师姝笑出声来地银铃般的笑声,甚至就连一直很拘谨的赵白行都噗呲一声笑了出来,林木突然意识到,这个时间了,恐怕早就过了响午了,孙昭若在这,那我林某人放在上房的茶叶该给谁收。


        

这玩意可不禁晒啊,这是已经制成的茶叶,并不是刚刚摘下来的,可不能晒那么久,晒久了,茶叶里的水分就完全晒干了,泡出来没有什么味道倒是一回事,林木主要是怕把里面的精华晒没了,虽然林木种些‘碧血白叶’不算麻烦,但自从赵罗十灵石收了一斤以后,林木就看重了一些,这么一直晒,蒸发掉的不是水分,而是一枚枚灵石!


        

孙家茶楼在天台城的底层百姓眼中享誉盛名,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价格相对而言便宜,可相比起其他价格便宜的茶楼,孙家茶楼的茶菜质量又相对较好,虽然比不过那些顶级客栈,茶楼,酒家,但是对于天台城的普通百姓而言,已经十分够格了。


        

而孙家作为镖局自从几年前劫匪一案后,孙家筑基期修士死尽,练气期修士也损失惨重,一举从天台城豪族跌落凡尘,急需要大量资金救急,以及重新培养出筑基期修士,因此此时当家的孙家二大爷孙风一直想把孙氏茶楼收回来,要么卖了,要么降低品质或是提高售价来应急。


        

但是孙氏茶楼有一个问题在于,这不是孙家家产,而是孙风大哥孙越小时候闹着玩经营出来的私产,后来传给孙越之子孙思淼,孙思淼心地纯良,乐善好施,对孙家在天台城的形象很有帮助,因此孙家的各位族老也没有想过要把孙氏茶楼收回族里,反正孙思淼以后也是要继承家业的。


        

“少夫人,小姐,少爷,少夫人,孙,孙,我是孙寺。”孙寺眼神无比坚定,尽管此时他身上挂彩无数,却没有伤到根基,孙家此时没有筑基期高手助阵,练气期修士和孙寺打起来哪怕是同阶段也占不到上风,普通人还是要命的,碰到孙寺这个不要命的打法是个练气期都怕。


        

“你效忠的少爷早就死了!至于少夫人?一个偷夫**怎也配你效忠!?”


        

“孙风!你不要欺人太甚!”孙龙氏怒喝一声,这简直凭空误造,编造事实,也不知道这家伙的结论从哪来的,虽然自从自己相公孙思淼死后自己和孙家关系很差,但还从来没如此争论过,如此来污人清白。


        

可随着孙思淼,孙越都客死他乡,这家茶楼就直接扭转到了孙龙氏的手里,虽然孙龙氏和孙思淼没有正式成婚,但那是因为孙思淼突然被要求前往白河城导致的,因此到了良辰,孙龙氏便直接和冠服拜堂成亲,孙龙氏和孙思淼已婚的事实是得到了天台城和顺国肯定的。


        

“我公公当年建立这座茶楼,为的就是给天台城里吃不起饭的穷苦百姓一碗粥喝,给那些受限于钱财没办法大大方方办喜事的新人一处去所,我孙龙氏不才,为了收支平衡,我多次提高了价格。


        

但孙风你却一直想把这茶楼卖掉来给你孙子晋级筑基!如果孙家真到了危急关头,我自愿卖掉孙氏茶楼来替孙家还债,可你只是想用这笔钱来维持那可笑的脸面!


        

为了给你孙子晋级筑基,你卖掉孙家三处最赚钱的家产换一枚筑基丹,如果孙思行晋级成功也就罢了,可笑的是孙思行还突破失败了,那可是筑基丹啊,多少练气修士求而不得的东西,明明孙家有那么多优秀的练气期三层的修士,就这么因为你的私心让你浪费了!


        

如今你还用这种可笑的言论来攻击我!你日后怎么有脸面面对我公公!我夫君!我告诉你,我早就打听到了你在筹备第二枚筑基丹给孙思行,这绝对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