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在修仙世界卖茶 > 第二十章:疯狗扑咬(欠三章)
夜间

第二十章:疯狗扑咬(欠三章)

        

“龙思若!如此多人看在眼里,你莫非还想狡辩吗?!”孙风大喝一声,龙思若的话语直击孙风内心,他很想反驳,但又不愿意说出口,因为龙思若所说的句句属实,孙二爷出卖家产买筑基丹给自己儿子孙可望筑基结果失败了,这个传言几乎沦为大半个西城的笑柄,几乎是西城一个公开的秘密。


        

不过看在孙家余威上,众人虽然平日里没少说,但看见孙家人时还是会给他一个面子,而且孙家以往因为孙越喝孙思淼的努力在西城名声不错,几乎没有什么仇人,如今又遭遇劫难,哪怕是看孙家不满的人也不愿意去落井下石的嘲讽孙风,以免落人口舌。


        

此言一出,孙风沉着脸咳嗽了一声,不多时,一个龙思若无比熟悉的年轻人被孙家护卫从人群中待了出来,缠丝帮帮主黄皓。


        

其实这黄皓也不真是什么帮主,他出自天台城城西黄家,比曾经的孙家差一点,但也算是小有威名,而黄皓是黄家三房家的小儿子,黄三房虽然不通修行,但很会做生意。


        

可如今孙龙氏被孙风如此诽谤,盛怒之下直接把这件事挑明,一下惹得周边的人都笑了起来,这仿佛是一个界限,这件事被孙家自己人挑明了,那就怪不得其他人了,以后就算不在孙风面前直言,不过看到其他孙家子嗣时,还是少不了嘲弄一番的。


        

“你要停掉茶楼补助,我说行,你说要让孙思望以后继承家业,我说没关系,但是你要动茶楼,这绝对不可能!更何况是用这招无稽之谈来逼我就范!”龙思若脸色一沉,她根本不知道这老货在说什么,跑过来张口就是污言秽语,简直连天上审明都不堪入耳。


        

因此黄皓经常能从母亲和父亲那弄来一些金银,在天台城西城笼络了一批穷苦练气期修士当自己的打手,创立了一个所谓的缠丝帮,天天和附近的几个豪族子弟混在一起打闹,也算是小有名气,平日里周边店铺看在黄皓父亲的份上就陪他玩玩,闲来无事就打发他几两‘保护费’,惹烦了就乱棍打出去。


        

反正这家伙脸皮极厚,挨了一顿打下次遇到了还是叔侄关系。


        

小妾所生的黄皓在父母都是凡人的情况下自然继承不到什么好天赋,但是他强大的点在于。


        

有钱。


        

但黄皓也不是蠢的,他虽然爱玩,但并非完全没有脑子,毕竟要是真没有脑子的话,早就被他父亲或是身为修仙者的大哥打一顿带回去了,再不济断了黄皓的经济来源,所谓的缠丝帮自然而然就散了。 记住网址m.qqwmx.com


        

之所以黄皓会把消息告诉孙风,一是出于好玩,二是黄皓和龙思若很不对付,他虽然很佩服龙思若这种再夫君死后苦苦支撑孙思淼生前产业的行为,但他也很讨厌龙思若平日里对自己的态度,毕竟其他人,哪怕是孙思淼碰见他,街坊邻里的,多少也会照顾下,唯独龙思若不待见他这种混日子的性格,只要他敢来孙氏茶楼,就会被孙寺打出去。


        

“孙二伯。”黄皓恭恭敬敬的施礼,虽然孙家没落了,但他出生的时候孙家还强盛着,这么多年也叫习惯了。


        

“黄皓,快和大伙说说你今早看到了什么!”孙风看见黄皓,阴冷了笑了下,因为他觉得孙风今早所见,绝对会彻底摧毁龙思若平日里建立的声誉。


        

可不知道孙风哪根筋搭错了,不顾黄家和孙家的颜面也要把黄皓绑了过来要和龙思若当面对质,迫切之心溢于言表。


        

“黄贤侄,怎么?不愿意说了吗?”孙风见黄皓迟迟不愿开口,示意孙家侍卫站在黄皓身后威胁道。


        

因此黄皓本来想的是,给孙风一个把柄,让孙风去恶心一下龙思若,还能从孙风那诓来点帮派活动经费,毕竟这种事情并不算一件很光彩的事情,孙风按道理不会大肆张扬才对。


        

如此一来,黄皓既恶心到了龙思若,又赚了一笔帮派活动经费,孙风又有理由从龙思若手中把茶楼收回来,简直是一笔三赢的买卖。


        

“我小弟称前天看见一个成年男子进入了孙氏茶楼喝茶,可是因为没有钱付账吃霸王餐,被龙思若捆到了后院里去,从那以后便没有人再见过这个人,可今早我小弟却看见那男人从孙氏茶楼出来,身上还穿着,龙思若的衣服。”说完,黄皓还抬起手来比划了一下身高,体型。


        

龙思若闻言一愣,这说的可不就是林木吗,刚想解释下林木女修的身份,可又担心林木因此发怒,强行给憋了回去,可就是这一瞬间的表情,看上去却像是被说中了不好解释一般,孙风看在眼里,嘴角一翘,笑着说道:“怎么?龙掌柜说不出话来了?黄贤侄,快说说重点!”


        

无奈,黄皓只能长叹一口气,今天过后,孙家,黄家,龙思若三方如何角逐先不谈,恐怕他的缠丝帮肯定是完蛋了,出了这档子事,哪怕是父亲为了给天台城悠悠众口一个交代,也不可能让黄皓这家伙继续在天台城四处晃荡。


        

毕竟私下里告密是一回事,明面上招供又是另外一回事,哪家没有点什么秘密,要是人人都和你黄皓这样喜欢告密,那天台城其他世家豪族还要不要混了?你今天可能被威胁当众指认龙思若,明天就可能指认其他人,虽然掀桌子的是孙风,可黄皓却是孙风最大的由头。


        

“我就说这孙龙氏还没结婚呢,就死了夫君,肯定不是好人。”


        

“不过也没人听到这声音啊。”


        

“不大好吧。”黄皓表情一僵,此前说的虽然不是事情的全貌,但八九不离十就是实实在在发生过的事情,但接下来,可就是自己为了从孙风那骗帮派经费故意编造的,当然,这些都是黎明百姓喜欢的东西,也大抵没有什么漏洞。


        

“你不说?那我来说!龙思若,听说你昨天一天没开门,想必是和那小白脸在房里幽会吧,要不然怎么连衣服都穿错了?我可听闻,昨夜你这茶楼里,可是声音洪亮啊。”孙风冷笑一声,夸张的话音刚落,周边的围观者就私语起来。


        

“你这人是不是也和孙龙氏有一腿啊,这么维护她?”


        

“你不要乱言!”


        

“嘿,我昨晚就听到了。”


        

“你住城南你也听到了,我离这就两条街我咋没听到。”


        

李由手中拿着菜刀站在龙思若身边,实际上却没有什么作用,毕竟修真者的战斗,哪怕是一阵气息的爆发都足以把他震开,但他依旧站在这里没有退意,听孙风这么说不由得一恼,张口说道:孙,孙,孙风,你不,不。。。”


        

“哟,原来你这个老哑巴原来会说话呢,李由,你不会也和你的好老板娘有一腿吧。”孙风红着眼,张扬的说道,他虽然不是修仙者,但常年修行武学,四十余岁的年纪还是壮年,隔远了看也有着一股精气在那。


        

“我就住隔壁,我就听到了,我说呢这孙氏茶楼这么做生意怎么活下来的,果然是有秘方啊。”


        

“这样吗,或许是小生耳拙了。。。”


        

百菜楼,最好的看戏位置有两间,一间是三楼的‘赣石间’雅座,一间是四楼的‘东徐间’雅座,两间都正巧能瞧见孙氏茶楼处热闹的场面,两间各有各的隔音法阵,是百菜楼老板白可行专门请修仙者安放的,这直接让原本一般品质的白菜楼成为城西茶楼酒肆的一座标杆,每日往来豪门贵胄无数,将周边店铺的生意都带了起来。


        

‘赣石间’内,一位妖娆的妇人和一位严肃的中年男子注视着孙氏茶楼的一切不由得摇了摇头,只见妖艳妇人开口说道:“孙风太急了,哪怕这次他成功把茶楼收了回来,孙家恐怕也没有颜面出现在天台城了,这未免也太可惜了。”


        

此话一出,围观者皆哈哈大笑起来,李由还想张口,却半天憋不出一个字来,本来就不善言辞的他又遇到这样的情况,不免有些支支吾吾,没想到这样反而让围观者笑得更大声,更加肆无忌惮起来。


        

...


        

“从天宇你可不要胡说,我确实是在感慨孙家的遭遇,从蒸蒸日上到被屠满门,再到如今,下一步就是离开天台城,怎么能不让人惋惜呢?”任飞环说的亲切,实则表情透露着轻蔑的笑容。


        

虚情假意的说完后,任飞环举起酒壶痛饮了一口,幽幽说道:“说来也是奇怪,孙思望的修仙天赋也不算低,以前也算得上是孙家小有成就的修炼天才,来万仙盟商会买了两颗筑基丹都没筑基成功,莫非真如坊间传闻的那般,造成孙越孙思淼死亡的就是孙风,如今孙风和孙思望糟了报应?所以孙思望才晋级失败,要不然,肯定是你们市场部卖了假药。”


        

“任飞环,孙风这难道不应该怪你?”中年男子戳破任飞环的假仁假义,孙风今日如此疯狂自然不可能是精神错乱,黄皓的做法至始至终都是对的,如果是平是,孙风确实不回大肆宣扬,甚至还会给黄皓一笔可观的封口费,哪怕孙风所说的并非事实。


        

可黄皓却丧失了一个重要情报,那就是孙风此时的心境。


        

孙风虽然贵为孙家家主,但地位并不算稳固,他之所以能当上家主,存粹是作为嫡系的孙越和孙思淼都死了,总不能让龙思若这个媳妇来继承吧,因此孙家家主的头衔不出意外的落到了孙风手里。


        

原本孙家虽然少了筑基期,但底子还在,勉强还能坚持,可随着孙风一意孤行变卖大量家产给孙可思望筑基失败后,孙风在孙家地位一落千丈,再想发卖家产买筑基丹给孙思望筑基可就难了,起码那些还苟活着的族老们第一个就不答应。


        

“你如果对我卖出的筑基丹有怀疑,大可以和孙大师去说,和我说有什么用?而且要不是你诱导他办理短期,怎么可能如今被逼到这个份上。”从天宇冷漠的看向任飞环说道。


        

“胡说,诱导客人贷款可是严重违纪的,你可别想让我背上这个罪名,我只是建议他,贷款买一颗筑基丹,如果孙可望突破筑基成功,大可以以此为名将孙家产业发卖还债,谁知道孙可望又突破失败了?”任飞环哼哼笑道,其实孙风在借钱时,任飞环确实使用了不光彩的手段,媚术,话说都用上了。


        

就在孙风要放弃的时候,任飞环找上了他,提出了一个先贷款买筑基丹,等孙思望进阶筑基后,再倒逼孙家族老发卖家产还债的计划,计划很完美,从任何角度说,无论是为了保住孙思望这个孙家仅有的‘筑基期’修士,还是为了孙家的颜面,孙家族老都会为孙风还债。


        

可这个计划唯一的漏洞就是,万一孙思望第二次进阶筑基失败,又该怎么办?


        

任飞环想到了这个问题,孙风自然也想到了这个问题,但任飞环选择性的忘掉了这个问题,孙风则在任飞环的媚术与话术下不自觉的忘掉了这个问题,因为这本来就不是什么大概率事件,两颗筑基丹,猪也该筑基了。


        

可让两人没想到的是,服用了两颗筑基丹的孙思望竟然再一次筑基失败,这件事任飞环和孙风都没有张扬,但按照万仙盟商会和万仙盟商会的规矩,明天就是孙风第一次还钱的日子,如果不还钱,哪怕任飞环不出面,万仙盟商会也会派其他人出面接收孙家铺子,孙家和孙风,孙思望的名望都将如过街老鼠。


        

因此孙风把目光看向了唯一不在孙家各位族老眼皮底下为前提孙家最大的生意,龙思若手中的孙氏茶楼,可以说,哪怕黄皓今天不去找孙风,孙风本身就准备好了要和龙思若鱼死网破,收回孙氏茶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