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在修仙世界卖茶 > 第二十五章:暗卫(欠四章)
夜间

第二十五章:暗卫(欠四章)

        

百菜楼四楼‘东徐间’内,两个黑衣劲装男子晕眩在一旁,从两人腰间的令牌不难看出,两人隶属于天台城城主府暗卫,而此时,两人被以以一种这个世界闻所未闻的奇异捆绑方式,


        

只见两人脖颈之间被一根绳索捆绑,在锁骨,胸沟,胸骨和耻骨处分别打上了绳结,再由胯下转入后方,平平无奇的被吊在一旁。


        

而桌子边,两位男士穿着明显不属于这个时代居民应有的服饰,如果林木在场的话,可能马上能辨认出来,但是在这个世界的其他人眼中却会被打上奇装异服的标签。


        

“不过确实是他,只要他出现,周边的气运都会不受控制的涌向他,你打算怎么办?”巴赫提亚从腰间拿出一个奇怪的机械,宛如一个相机,只见他端起机械照向林木,从机械的画面中,昏迷中的林木仿佛浑身散发着金光一般。


        

“当然是按原计划行动,能让连洁难受,不就是我们最大的快乐吗?!”神秘人抬起手拍了拍,受到控制的小二两目无神的走入包间,放下餐食后还不忘施礼再离去。


        

“是你的快乐,不是我们的,当成一场游戏?”巴赫提亚从怀中拿出一副刀叉,一张餐巾,这是他的习惯。


        

“巴赫提亚,你觉得这人如何?”穿着西服的神秘男人点燃一根粗壮的雪茄,吞吐出一口浓密的烟雾,不难发现两人都是普通人,身上没有任何灵力的波动。


        

“太弱了,我七百年来没见过这么弱的穿越者。”巴赫提亚趴在窗边,他顶着一头金发,按照大顺的说法,他这模样的人叫做西陆人,由于十方荒漠的阻隔,天台城已经很久没出现过西陆人了,而且西陆人也不修炼,整日嚷嚷着哈利路亚,阿门之类的言论,在东陆人的记忆里算不得什么正面人物。


        

“我也没见过,寻常穿越者,要么拼死一搏,要么惊天动地,他倒好,有心奋起,结果牵动了受伤的内脏疼晕了过去。”神秘人摇了摇头,这活不好办啊,怎么这么废啊,好待来个商业大师,经济学家,武道传承啥的,这人看起来,大学毕业没两个月吧。


        

“那家伙怎么了。”师姝吃了一口水果,此时孙氏茶楼的众人都不敢怠慢,一个来自于顺国第一商会四海商会,一个来自于天台城城主府世子,在孙氏茶楼众人眼中,这两人抬抬眼,自己这小小的孙氏茶楼就会飞灰湮灭。


        

“师姐姐,林姐姐刚刚睡下。”孙昭本来只敢师大人,师大人的叫,给师姝惹火了,逼着孙昭叫自己姐姐。 一秒记住https://m.qqwmx.com


        

“停停停?林姐姐是谁?”师姝一愣,没有搞懂孙昭说的话。


        

“当然,这个世界,不过是世界意志的棋子罢了,而我们,是侥幸成为持棋者的人。”神秘人笑吟吟着说道。


        

...


        

太阳落下,天空回归黑暗,一点一点的小星星闪耀在天空中为黑夜点缀,孙昭从三楼走下来,他刚刚去看了眼还在休息的林木。


        

四海商会的情报部门甚至根据情报推算出这个灵宝大葫芦的主人是天台宗灵宝大库修士蒋小白,唯一的问题在于,蒋小白目前不在天台宗内,去向是天台宗机密,四海商会的本事还没有这么神通广大。


        

此外那些与林木有接触的人,如那位与林木攀谈的守卫,如今被调离了城门,被丢到东面一个小镇里当捕快去了,而造假集团被整体歼灭,两位筑基期修士被压入天台宗大牢,其他小弟被抓了一部分,跑了一部分,而罗素和蒋龙作为主要嫌疑人罪责重大,一个屡次犯罪,一个是通缉令上有名的小贼,分别面临着十年和十二年的劳役生活。


        

虽然四海商会至始至终都没能知道林木究竟从何而来,或许如罗洼推测的那样,林木是神秘的悟道期修士,但师姝和赵白行能肯定的是,林木绝对不是来自天台宗阴山。


        

孙昭一愣,看了看师姝,又看了看楼梯,进而看向龙思若,龙思若知道自己躲不过去,便赢得头皮说道:“林贵客说自己来自于,天台宗阴山。”


        

“阴山?这怎么可能,这家伙压根和天台宗,算了,也还算是有点关系吧,但绝对不可能是天台宗阴山门人。”师姝说道,罗洼给过他一份润色过后的情报,除了没提关于悟道期的怀疑,有关四海商会能调查到的一切情报都能查到。


        

在情报中,林木最早的记录是西山里的一户农户,他称有一位仙人驱使一个绿色的灵宝大葫芦载着林木来到了天台城西部,虽然这农户看不清林木的模样,但那匹标志性的白马还是让这位农户印象深刻的。


        

赵白行在心底推算,如果自己是林木,会怎么告诉龙思若,那一定是说自己来自天台宗的天涯山,这是天台宗人数最多的山峰之一,被称为天台宗的小外门,仅仅是内门弟子足足有数万人,可以说只要练气三层,天涯山就敢收你。


        

但相应的,天涯山弟子能分配到的修炼资源也是最少的。


        

林木是悟道期修士的想法在赵白行的脑海中又加深了几分,但是回忆起林木下午所说的话。


        

“可是他说。。。”龙思若不敢反驳,一来师姝和赵白行身份不凡,二来她不知道孙风今日前来背后的原因,觉得今天的闹剧都在于自己,如果不是自己突然兴起,自作聪明的拿出了那身淡粉色劲装,就不会被黄皓看见,就不会引来孙风,就不会让李由和孙寺受伤。


        

“他骗你的吧。”师姝没有多想,随意的接到。


        

但是在赵白行脑海里却是另外一种场面,和龙思若当初所思考的一样,问题在于林木为什么会撒这种谎,阴山门人是绝对会被拆穿的谎言,其他人可能不知道,赵白行还是知道一些的,阴山不只是只收女人,阴山是天台宗弟子最少的一个山门,一座山上下也没有三百为记名弟子,哪怕放眼整个修真界,天台宗阴山也是人数极少的山门了。


        

“你个兔崽子可回来了,你知道我们几个有多担心你吗?!”龙思若刚刚在师姝和赵白行面前有多么紧张,现在声音就有多么高亢,恶狠狠的把板门取下,只见来者确实是白烨,却不仅仅是白烨。


        

十余个黑衣人站在门口,白烨被他们捆了抓在手里,面色浮肿,憔悴,嘴角还有血渍。


        

“你们是。。。”不等龙思若问完,黑衣人粗暴的将龙思若推开,要不是龙思若练过武,此时就已经摔在地上了。


        

不行,太羞耻了,赵白行觉得这样的红尘试炼自己绝对无法接受,与其这样,赵白行觉得自己会在悟道期待上一辈子也不会去进行如此羞耻的红尘试炼,突然有一种幸好自己没有成为悟道期的潜质是怎么回是?!


        

这时,一阵敲门声响起,龙思若猜测是白烨,今天孙风来了后,龙思若看这架势知道今天难善了,因此吩咐白烨,孙昭,宋甘洛三人分为三条路去四海商会寻找林木,希望林木这位神秘人能帮帮忙。


        

结果孙昭回来了,宋甘洛回来了,唯独白烨不知道去了哪里,龙思若有些紧张,虽然白烨没个正形,但终究是自己的店员,她开始担心孙风会不会狗急跳墙,把白烨绑架了。


        

“这人本想从北城门逃跑,被我们抓回来了。”为首的黑衣人根本懒得和赵白行与龙思若解释,从手下的手中接过一个包裹,里面是白烨的行囊,身份文书,衣物,以及一些浮财,为首的黑衣人不难猜出来,这应该就是白烨所有的家当了。


        

龙思若闻言一愣,有些不敢相信的看向白烨,手中的手帕不受控制的掉到了地上,白烨见状急忙忍着疼痛说道:“老板娘你不要信他的!我没,没有!”


        

为首的黑衣人没有搭理,只是他身后手下那略带鄙夷的哼声,就如同一根根短箭,扎在龙思若的心上。


        

“世子殿下,你要找的人找到了。”为首的黑衣人把白烨丢在地上,正巧鼻尖砸在地上,从脸上的浮肿来看,白烨似乎是挨了一顿揍的,如今又鼻尖砸地,白烨吃痛的叫了出来,鼻子不受控制的开始流鼻血。


        

“你们干什么!”龙思若有些恼了,孙昭和还在算账的宋甘洛急忙赶了过来把白烨扶起来,龙思若从腰间取出一块帕子给白烨把鼻血止住。


        

“你们不要这么粗暴,我们是客人。”赵白行微微皱眉,他算得上是一个优柔寡断的性子,因此赵白行不喜欢暗卫,暗卫也不喜欢他。


        

“当然。”师姝摆了摆手,不知道从哪拿出了一本话本看了卡里,这模样让赵白行非常不放心,但暗卫在一旁,赵白行敢肯定,如果自己坚持留下,暗卫根本不会顾及自己世子的身份,会把自己打一顿捆回去。


        

赵白行走了,暗卫走了,房间里一下寂静了下来,白烨的鼻血也不流了,众人相顾无言,师姝看了看其他几人,猛地意识道自己似乎不适合出现在这里,索性带着话本离开了座位朝楼上走去。


        

不同于师姝为了钱,赵白行视这次任务为一个机会,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从某种意义上他比师姝还重视。


        

“城主大人来信,让我们把世子殿下带回去。”为首的黑衣人拿出一封信件递给赵白行,赵白行听完一愣,自己那个父亲可是有一段时间没管过自己了,虽然他大概能猜到父亲为什么会突然召自己前去,但还是在心底多少还是有一丝不甘。


        

无需看信件内容,赵白行就知道自己没有拒绝的权力,起身朝龙思若施了一个礼说道:“师姝小姐,麻烦你盯着了。”


        

上到二楼时,争吵声出现了。


        

上到三楼时,互相的苛责声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