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在修仙世界卖茶 > 第三十章:要啥没啥,不给工资,还要干活(欠一章)
夜间

第三十章:要啥没啥,不给工资,还要干活(欠一章)

        

“事情呢,大致就是这样一个事情。”师姝将自己所知的,有关于孙家的事情全盘托出,孙家在四十余年前就投奔了天台宗,至于具体原因师姝就不知道了,自古以来天台城便互相渗透严重,最夸张的一次是天台城城主暴亡,继任者年龄尚小,挑选的辅政大臣居然是天台宗间谍,天台城险些被天台宗彻底掌握。


        

最终在赵家各位族老和效忠于赵家势力的的帮助以及周围几家宗门的制约下,赵家才从天台宗手中把实权夺回来,据天台城城史记载,那段时间天台城彻底沦为天台宗的敛财工具,物价飞涨,民不聊生,能卖的利益不能卖的利益都往外头卖,就连天台城几件天台老人留下的至宝也没了踪迹。


        

“请问我夫君,是被谁所杀害啊。”龙思若面色忧愁,师姝刚刚说出真相时,师姝很愤怒,但是师姝很快点醒了她。


        

你一个弱女子凭什么和天台宗或是天台城报复。


        

她没有反抗的力量,只能选择默默接受,但就算不能报仇,也希望知道事情的真相。


        

不过这次危机也让两方感受到了危机感,两方交恶后,面对其他宗门的侵扰,天台宗在后防不稳的情况下,正面战场被打的连连败退,赵家之所以能如此轻松的夺回权力,其中天台宗的默许也有很大的关系。


        

后来两火速重归于好,不计前嫌,再到后来这种互相渗透的情况也就成了常态,两方心照不宣,明的暗的探子无数,而孙家便是其中之一,根据四海商会的情报,孙家算得上是隐藏的比较好的了。


        

然而几月前的那次,孙家明面上说自己是去白河城进茶叶,暗地里却族中精锐尽出惹来了暗卫的关注,至于具体去取的是个什么东西,四海商会也不清楚,总之肯定不是茶叶,在路途中,孙家遇袭,精锐尽损,只逃出来几位如孙寺这样头脑不清楚的练气修士,筑基修士全灭,老祖惨死,家主孙越还剩一半,继承人孙思淼生死未卜,不知所踪。


        

“孙家惨案后,天台城派出三位元婴共赴天台宗和九霄宗主讲道理,毕竟孙家是天台宗的探子,按理来说探子让天台城抓了个正着是天台宗理亏,但结果却很出乎意料,不但促成了天台宗嫁人这件事,甚至天台城为了表达诚意,处决了城中一匹亲城主府的官员,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个家族的名字叫,宋。”师姝的话一说出,一旁倾听的宋甘洛瞳孔一震,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近半年唯一被处决的宋姓家族,只有自己家。


        

可宋家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小家族啊,家里连一个修真者也没有,存粹是考取功名上位,如果是真的是惹了什么事,宋家被诛也就罢了,可作为一个棋子,一个表达诚意的棋子被诛,宋甘洛接受不了。


        

宋甘洛突然想起来什么,扶丹曾经对他说过,他们的仇人是天台宗,全然没有提过天台城的事情,如果是因为天台宗的逼迫导致天台城诛杀宋家一族,那扶丹确实所说确实不错。 记住网址m.qqwmx.com


        

“不清楚,根据四海商会事后的调查,天台城,天台宗都参与了这次袭杀孙家的行动,孙家有不少暗卫懒得处理的漏网之鱼就是被天台宗处置的,并且后续孙家虽然明面上没有被打击,


        

但是天台城和天台宗都不约而同的在背地里制约孙家的发展,你的孙氏茶楼也在期内,不过孙氏茶楼似乎因为名声不错,两方的暗地打压效果不强,而且我还查出一些比较有意思的东西。”师姝卖了个关子说道,虽然孙家是各什么家族,她以前确实不清楚,但孙氏茶楼还算是比较著名的存在。


        

因为每逢初一十五,孙氏茶楼就会施粥,因此在天台城也算得上是一个道德楷模和标杆了,而天台城的说书人和话本写手,最喜欢讲的就是这样能让人感动的东西来骗眼泪,师姝就经常被骗。


        

“谁?”师姝有些不解,他并不认识什么人叫宋甘洛。


        

这时坐在一旁的宋甘洛站起身来说道:“老板娘我说了,我愿意跟你回西铜镇!”


        

“你的天资,不应该被埋没在黄沙遍地的西铜镇!”龙思若面色坚决的反驳到,随后又向师姝谄媚的笑了笑:“您不要介意,小孩子,性情急躁。”


        

“我能,求,求您一件事吗?”龙思若有些紧张,似是哀求的看向师姝,两方地位天差地别,从前她还能说自己是孙家的媳妇,如今龙思若和孙家以然决裂,相当于无源之水,无本之木,除了有钱些,就是个习过武的女人。


        

“但说无妨。”师姝喝了一口龙思若泡的‘白河红叶’说道。


        

“您能否,照顾一下宋甘洛。”如果师姝所言无差,那自己的决定显然是有问题的,把宋甘洛交给赵白行培养,无异于羊入虎口。


        

“其实你也不用担心,以四海商会的情报来看,赵白行这个人,你交给他能放一百个心,不过你有疑虑的话,四海商会也并不是不能收,如果赵白行所言非虚,这小家伙真的非常具备算数天赋的话,我倒是能引荐他成为四海商会的账房学徒,


        

不过四海商会对账房的考核极为严格,任务量也很大,凡人根本承受不住,如果这小家伙若是不能成为筑基期修士,当四海商会的账房,八成会把他累垮。”师姝回忆了一番。


        

四海商会的那群账房,别看在正门值班的时候那般闲情雅致,要知道那是他们仅有的休息时间,一旦回到后方,就得投入到一天十二个小时的高强度计算里,毕竟四海商会流水很大,把这些流水的核算清靠的是什么?是那群账房的一根根秀发,就连筑基期的灵力都救不了他们。


        

师姝看了看宋甘洛,这似乎就是赵白行所说的那个小账房吧,她对孙家,宋家,天台宗,天台城之间的破事并不在意,师姝只是热衷于吃瓜而已。


        

“你是害怕他到了城主府以后受刁难?”一旁的林木看着龙思若说道。


        

龙思若看了看林木,又看了看师姝,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总觉得不是很靠谱的样子。”师姝察觉到这段话里有什么不对,但是主观意识限制了她的客观想象,天台城,甚至整个顺国,整个巡天州都没有这么离谱的做法,就连地主家的长工,都不需要事事都需要自己去干。


        

“你不要说话。”林木生怕师姝发现了些什么,连忙拉着师姝的衣袖说道。


        

“当然没问题,既然林大人愿意收留甘洛,小女子在此谢过了。”龙思若比之师姝更加淳朴,师姝起码还能意识到不对,龙思若只有单纯的开心。


        

“要我说,要不跟我走吧。”林木这时在一旁打断了师姝的话,一时间众人的眼神都看向了林木。


        

“在下不才,有一间,小茶楼,只不过,地处偏僻了些,目前需要一个账房的,当然,如果甘洛愿意的话,我还能培养你当个掌柜,或是小二,厨子什么的,都行,对你的未来发展帮助很大,不过先说好,我包吃包住,但是没工钱。”林木笑吟吟地说道,这番话翻译一下就是。


        

我有家店,地处偏僻,要啥没啥,连员工都没有,你一来,从基层到高层任你做,当然,这没有什么区别,反正基层到高层的活你都得干,满足你的基本生活需求,但是不发工钱,而且林木还没说自己那破茶楼一月到头都没有几个客人。


        

师姝无奈的摇了摇头,为什么物价会突然飞涨,当然要归功于暗卫的暗地争对,以暗卫的能力,想调控西城区一个小区域的物价而不影响大的基本盘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不过孙氏茶楼一直坚挺,暗卫觉得这么做没什么用,还容易造成隐患,于是便放弃了针对孙氏茶楼,实际上这段时间西城区的物价已经降下来了。


        

“孙氏茶楼最初,是我公公,以及我夫君为了施粥给城里的穷人们而建造的,我嫁给我夫君,我们在江湖游历时见面,这个江湖分为两种,一种是高高在上的修仙者江湖,一个是普通凡人武者江湖,我夫君伪装成凡人与我相见,相知,相爱,最终成亲,可我最终却没能等到他,我希望把他的精神继承下去,因此一直在坚持孙氏茶楼。


        

“白烨说得对,孙氏茶楼只不过是我的一厢情愿罢了。”龙思若眼神暗淡,道出了其中原由。“自从孙风图谋孙氏茶楼开始,别看孙氏茶楼生意兴隆,实际上孙氏茶楼每时每刻都处于亏本之中,我不得不提升了售价,紧接着最近物价飞涨,我当了首饰,当了当初的嫁装才勉强维持住局面,初一十五还要施粥,实不相瞒,孙氏茶楼账上已经没有多少余银了。”


        

“老板娘!”宋甘洛刚要说话,龙思若给李由和孙寺使了个颜色,李由虽然不喜欢说话,但能会出龙思若的意思,站起身来和孙寺一同把宋甘洛抗了起来带到房里去了,就如同抓一只小鸡仔一般,孙昭也很懂事,急忙离开席位跑去给宋甘洛收拾行李。


        

“不过我很好奇,既然赵白行承诺会让孙氏茶楼好好地经营下去,你为什么不干了呢?有城主府的支持的话,孙氏茶楼应该能很轻松的赚钱吧。”林木转而问道,龙思若答应把孙氏茶楼卖了的时候,龙思若可不知道天台城和孙家那点破事。


        

可我却支持不下去了,生意越兴隆,孙氏茶楼倒闭的也就越快,因此我把茶楼卖给了世子殿下,要求很低,初一十五,茶楼门前来喝粥的百姓,不会白来,世子殿下答应了,


        

至于我,我会带着孙昭,李由和孙寺一同回到我的老家西铜镇开一家客栈,安顿好后再去寻找我夫君的尸骨,为其安葬,守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