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逆流2000创业时代 > 01章 重生真好
夜间

01章 重生真好

        

六月的宣州城,骄阳似火。


        

考场内一片写字的沙沙声,而楼下的音像店却传来陈星那煽情的思乡歌曲:《流浪歌》


        

随着一阵清脆的下课铃声响起,秃顶的中年监考老师突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大声道:“同学们交卷时间到,请放下你们手中的笔,将试卷交上来。这是00年高考最后一门考试,祝你们出了校门后,前程似锦。”


        

同学们纷纷起身交了试卷,表情自然也是各异,唯独在最后一排的一名男生,楞在那里半天没回过神,他手里的卷子则是一名年轻的女老师,直接扯走的。


        

走出考场,迎面扑来一阵热风,闷热的水汽中,夹杂着白杨树的清香,看着乌沉沉就要下雨的天气,汪言不但不觉得憋闷,反而有种没来由的新鲜感。


        

“流浪的人在外想念你


        

亲爱的妈妈


        

汪言看着应用题,空白一大片的考卷,心里一句mmp,怎么不早个半小时穿过来啊。特么的,考试结束了,他的清华梦还圆个屁哦!


        

原来汪言竟然重生了,前一刻,还在和工友们指点江山,想着怎么将旧城区改造的项目做好,不想迎面一辆宾利。直接朝他们冲了过来,直接从绿化带冲到了人群中。他只感觉到眼前一黑,这会眼睛睁开时,竟然莫名的从2020年回到了2000年的高考考场。也就是说他回到了二十年前?


        

一个八零后的大老爷们,竟然年轻了二十岁,说出去谁也不相信啊。啧啧,汪言朝身下看去,宽松的旧T恤,平坦的小腹和微微鼓起的六块腹肌将衣服撑得鼓囊囊的。他一边用手掐着胳膊上的肉,嘴巴咧着,这就是年轻肌肉的紧绷感和弹性吗?怪不得那些干妈们就喜欢小鲜肉,这手感真好。而他在步入中年后,也因为发福有了啤酒肚,每次想去健身,最后以各种理由为自己开脱。后面这肚子就再也减不下去了。


        

把我的泪吹下.....” 一秒记住https://m.qqwmx.com


        

汪言将手里的草稿纸和课本,直接扔向半空中,大声喊道:“我终于自由了,宣州我来了。”


        

说完他哈哈哈的笑着,大家都像是看二傻子似的,看着他,而他却丝毫不在意。


        

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


        

没有一个家


        

冬天的风啊夹着雪花


        

姐姐,姐夫他们是做服装的,收入少,工作强度高,整个厂子百来号人窝在阴暗潮湿的地下室,平时连太阳都难得见一下。饭菜都是吃食堂,为了讨好姐姐,姐夫经常用吕制饭盒,给姐姐做剁椒鲫鱼吃。姐姐和姐夫那时候的关系还没有确定下来,能带着他这个未来小舅子吃住已经很不错了。


        

汪言吃了小半年的白食后,终于决定自食其力,哪怕是端盘子,做服务生也是一门养活自己的营生,他不想让姐姐,姐夫为难。


        

随后他自己搬到饭店的宿舍和大家一起挤着睡。那时候房租不用交,只需要每月付几十块的水电费就行。


        

前世汪言过的十分辛苦也很平淡,没有大富大贵,却在摸爬滚打中实现了脱了贫,最起码坐上了一个总,却不想,还没高兴几天,自己竟然被那个骚包的宾利直接撞回了过去。他是普通的农村孩子,兄妹四个,他是老四,上面一个哥两个姐,出生时正好赶上计划生育,家里被罚了个底朝天,于是还有个小名叫小千圆。不过老妈不喜欢别人这么喊他,誰叫她跟谁急,于是大家也不敢喊他小名了。


        

汪言高中一毕业就离开老家,跟着二姐去了申城,当时脑子里想的很天真,那时候电脑是个新奇玩意。以为上个电脑速成班,学什么办公自动化,什么PS制图,就能找到一份体面而且稳定的工作。


        

事实证明他太过天真了。于是在他浪费了几千块学费后,老实的到饭店里端盘子,做服务生。


        

汪言不是宣州本地人,但是整个宣州的考生,都必须到宣州市指定考点考试,等后面过了几年,他们县城才设有考点,而他们光中重点高中的诞生,也将光德附近的生源全部给吸引了过去。将那一片的房地产,超市,物流全部给带动了起来。


        

汪言后面基本上半年回去一次,有时候是两个月,每次回去就能看到县城和家里人的变化,不得不说,房地产起了决定性的作用。而汪言当年也不是没有考上大学,而是考上一个二本的师范学校,因为家里太穷,交不起学费,他主动放弃了。在后面混生活时,他最大的感触就是自己当初没能上大学,如今重生了,他也想亲自尝试下上大学的感觉。


        

“言哥,我听说你今儿个数学差点交白卷。你是不打算和我一起去五湖上师范了?”说话的是汪言的姐们,姓名黄叫桂英,成绩顶好的一个妹子,长得水灵灵的,成绩也好。可是在高考时,因为过度紧张,和本科分数线只差1分,最后上了二本的师范学校,还考了研究生。这会她也出来了,看到汪言和别的同学打完招呼就来找他了,他们是一个村子的,两人可谓是青梅竹马,上辈子关系不错,后面没有什么交集。


        

就这样熬了一年多,汪言在朋友的劝说下,学起了装潢设计,最后通过自学和上夜校,拿到了本科毕业证和专业的证书,从一个小小的装修工,成为包工头,一步步做到手下有百来号员工的装修公司。


        

然而,他没有结婚,固定的异性伴侣倒是有,就是没有动心的哪一个,也许当年错过了,就再也没有那种激情了。父母去世后,汪言回去的机会也少了。哥哥姐姐们,年纪也大了,都有自己的家庭,也是聚少离多。


        

如今他再次站在这片熟悉的土地上,心里真是感慨万千。如今老天爷给他重新来一次的机会,他要将自己上辈子的遗憾都给补回来,将自己知道的后世房地产,互联网,物联网挑大梁的信息化时代,给自己的家人和家乡都带来一些新的变化。


        

人比人气死人。汪言,不相信自己重新来一遍,还是泥腿子。


        

“桂英,你考的怎样?你可是咱们整个乡的希望啊,年年拿第一,这回抱个女状元回来不。等你通知书下来的时候,哥亲自给你买十品大烟花放。”


        

只见桂英漂亮的大眼睛,朝他梭了一下,微微皱了下眉头,两只手有意无意的绞着衣服下摆。“说不好,感觉我好像算错了一道题。希望能上一本吧,不然我爸是不会多出学费让我复读的。”


        

不过遗憾的是,黄桂英因为嫁的不怎样,母亲过世的早,没能如愿做自己喜欢的工作,成了家庭煮妇,为丈夫和儿子做贡献了。而桂英的姐姐则是在十六岁的时候,顶母亲知青的身份去申城大城市生活了。这时候的师范,卫校,还有军校都是热门学科,但汪言偏科太过严重。他文科语文,英语和政治可以考将近满分,数学。物理之类的,却是回天乏力,就连及格都很困难。说起来,都是受金老爷子的荼毒,他自从迷上看武侠小说后,就一发不可收拾。


        

数学从开始的一只半解,到后面像是听天书一般,最后直接放弃了。数学会考都是补考的,哎,想起来真是老脸一红,都是年少轻狂啊,如果当初他努力一些,现在也不至于,老是被人说是泥腿子。


        

哪怕你手里拥有几百万几千万,人家看你一个没有上大学的和他平起平坐,就觉得你是暴发户出身,满身的铜臭味,和那种从小出生书香门第,被家庭很好的氛围熏陶过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气质都不一样。


        

这时候家里有条件的,如果第一年没有考好,还可以上高复班再读一年。汪言记得自己高三时,班里来了将近十个插班生,都是成绩很好,因为没有考上理想的学校,宁愿再复习一年。


        

每天就是埋头读书,那叫一个压抑。每次考试被虐狗的都是他们这些成绩不好的学生。


        

“走吧,既然考完了,咱们就去庆祝一下。”说完,汪言很自然的拉起桂英的手。只见桂英的手先是缩了缩,最后红着脸,想了想还是没有将手缩回,让他紧紧的握在了手里。


        

只觉得她的小手细如凝脂,两人并排走着,明明走的是树荫,她的脸却红的跟个柿子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