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逆流2000创业时代 > 015章 男孩子要注意安全
夜间

015章 男孩子要注意安全

        

“那我去找老王去,他不是什么主任吗?都是一个村的,他总该帮我们说说话吧。”胡妈妈一下子从座位上窜起来了,气的胸脯一鼓一鼓的,要不是有外人在,曝脾气的她张嘴就要骂人了。


        

老王,王爱庆就住在汪言村上,家里三闺女,他比汪言的爸会做人,会说话,也懂得擦眼观色,两人差不多时间进的厂子。人家现在是主任,汪言的爸爸却还是苦哈哈的工人一个。


        

“找他也没有用,他不管这个。”


        

“就你老实,别人拿到工资了吗?”


        

“都没有拿到。”


        

“妈,老爸的事情,等我回来再商量,你先不要激动,自己去找人家,平白找个没趣。”


        

大哥汪全听了也是叹了口气道:“老王那狗日的,才不会帮我爸说话呢。要我说,这个窑厂也没啥做头,还不如和我到工地去做小工呢。”


        

饭桌上的气氛一下子就降低到了零点。


        

汪言见气氛不对,忙催促老妈给姐姐装菜,他好趁着天亮去给大姐送饭。


        

“妈东西你先别动,我爸当时签了劳动合同吧,有了合同咱就不怕他们了。”


        

胡妈妈一听眼睛一亮,“这合同有用?” 记住网址m.qqwmx.com


        

胡妈妈一时间也慌了神,说道:“那咱们再合计合计吧。”说完带着几分无奈的,将掉到地上的毛巾和床单捡了起来,嘴里嘟囔道:“明儿个到镇上看看有没有人要的,也好换几个钱。”


        

两个月的工资差不多有三四千块钱,就换了几十条毛巾和床单。普通老百姓,无权无势,又不懂法,到哪里说理去?


        

一会后,胡妈妈装了满满一盒饭菜,放在网兜中让汪言带去给大女儿吃,并且叮嘱他们要快点送过去,不要在路上玩。“妈我知道了,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不过汪言曾经有过,给大姐带了饭菜,自己跑到游戏厅打游戏打忘记了的光荣事迹,是以她要特意叮嘱一番。


        

“我看你还不如小孩呢,带着马小姐出去在外面注意安全哈。”


        

马倩倩好歹大小也是个老板,当然懂得劳动合同,她连忙点了点头,插嘴说道:“阿姨,王言说的是真的。如果叔叔当时和厂里签订了劳动合同,他们是没有理由不给工资的。哪怕是用东西换工资,也得工人自己点头同意。要换就得换同等价值的东西,不是随便给几块毛巾床单就能了事的。”


        

胡妈妈这才略微舒展了下眉头,说道:“看来还是得多读书才行,看看人家马小姐说的多好啊。”


        

马倩倩在他身边也感觉到了他的沉闷和以前的不同,便是问道:“怎么了?你在担心你爸的工资要不回来?”


        

“不是。”


        

“知道啦!”汪言挥手给老妈一个拜拜的姿势,便带着马倩倩去找黄桂英去了。不过他有些吃不准,能不能将人叫出来,毕竟这大晚上的。


        

等走出去后,汪言就显得沉默了,也不似在家里那般活跃。汪言的家离黄桂英的家,就二十步不到,在他家喊一句话,那边就能听到。只是这段路汪言走的有点艰难。


        

果然还是女生了解女生。


        

汪言黑着脸说:“你是不是想被打啊,知道还说出来。那是我不想去叫而已。既然你在,就代个劳呗。”


        

“那是为什么?我从认识你到现在,还从未见过你这个样子。”一直以来汪言都是那种上天入地都不怕的性格,这会儿,倒是显得有几分小羞涩,有点不敢往前走的样子。


        

随即马倩倩像是猜到了什么似的,顿时笑的前仰后合,那模样挺欠揍的。“哈哈哈,你该不会是不敢去叫吧,大半夜叫一个小女生出来,怕被人家老爸揍?”


        

一会后,黄桂英没有出来,倒是他老爸出来了,五大三粗的,穿着一个大短裤,光着膀子站在门口,阴恻恻的朝他们瞅了过来。汪言下意识的往旁边一躲,桂英他爸没有看到汪言。只听他回道:“她在家做功课,没时间出去。”


        

“哦!”马倩倩应了声,只能无奈的朝汪言耸了耸肩膀。吐了吐舌头说:“那小丫头长得挺水灵的,他爸怎么长得跟钟馗似的。”


        

“行,我去就我去。不过人家给不给面子,我也不敢保证。”


        

随即马倩倩就站在门口叫了起来。“黄桂英,黄桂英在家吗?”


        

汪言眨巴下眼睛说:“你可别小看我,要不咱打个赌如何?”


        

“你赌什么?”


        

汪言有些气愤的说:“考试都考完了,在家复习个鬼啊。哼,明天我就将人约出来,气死他。”


        

“可惜你现在约不出来啊。”


        

“那还是得叫哥,不许叫我弟弟。”


        

“好吧。”也不知道为何,马倩倩和汪言处着处着,就不想让他做弟弟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心里起了什么变化,突然又改变主意了。而且汪言行为处事不像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毛头小伙子,这也让马倩倩对他一开始的想法,和开始变得不一样了。


        

“如果你赌输掉了,以后不许叫我弟弟,叫我言哥。另外呢,以后都得听我的话。”


        

“那不行,这要求太多了。而且凭啥一定是我输呢。”马倩倩说完,想了想又道。“如果我输掉了,就答应帮你做一件事情,而且是你不大容易办到的事情。你如果输掉了话,得答应我一个要求,我让你干嘛你就得干嘛。”


        

汪言当即被浇的透心凉,捂着嘴不敢叫出来。马倩倩在远处看到后,笑得花枝乱颤,差点就笑出屎了。


        

而这边的罪魁祸首,胖乎乎的黄桂英老妈,倒完洗脚水嘴里还咕噜了句,“这大热天的还有布谷鸟叫,真是奇了怪了。”


        

于是汪言,便悄悄走到黄桂英的屋子旁,蹲在草丛中,将手拢在嘴边学布谷鸟叫。


        

以往每次都很见效的,却不想突然兜头一盆洗脚水浇了过来。


        

“就那啊,你说奇怪不,还有只布谷鸟在叫,我把他打跑了。”


        

“哎,妈我有事情先出去下。”


        

“咦,那声音又没了。”


        

这时候慌慌张张的黄桂英才从屋子里跑了出来,看到老妈倒完的洗澡水,吃惊的问道:“妈你洗脚水刚才浇到哪里了?”


        

黄桂英说完,不等老妈反应过来,从家里拿了条毛巾,蹬蹬瞪跑到对面来找汪言了。


        

等看到汪言一副落汤鸡的样子,她又是好笑,又是心疼。将手里的毛巾扔给他说:“你说你是不是傻,约我出来,你可以给我打电话啊。”


        

“我家里没有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