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逆流2000创业时代 > 018章 言哥教你们做人
夜间

018章 言哥教你们做人

        

“打女人算什么,有种的冲我来。”汪言说完,一把将马倩倩往门口推去,他今天在这里碰到兵哥,不想横生枝节,没想到,他没找上去,他们倒是上赶着来了,还敢调戏马倩倩。“赶紧到车上去,没我的吩咐不要下来。”


        

“你一个人可以吗,我帮你。”


        

“不用。”汪言说完,一把将马倩倩推到门口,然后“砰”的一声,将店门关了起来。


        

老板娘吓得躲柜台下面,嘴里求饶,让他们别把店里的东西打坏了。汪言则跟老板娘说,打碎的东西找他们赔。


        

兵哥突然笑了,看着汪言道:“小子,一年不见,你挺狂啊。”


        

如今他再也不是当初的毛头小子,家传的推拿掌被他练的很是熟练,最后又在高人指点之下,弄成了一套类似散打的拳法,最善于分筋错骨。


        

只见他当天一拳朝兵哥脸上打去,身子一错,又将他身边挨的最近的两人各打两拳。那两人猝不及防被打的一个后退,兵哥则侧身闪了过去,他后面顿时上前两人,手里拔出了刀。


        

看样子他们今天不准备就这么算了。


        

汪言看着他,面无表情道:“看到你们,我不狂也得狂啊,不然看着你们欺负我家人。”


        

兵哥听他这么说,便是又笑了,一边用手指头抠着耳朵,抠完还吹了吹。脸上带着极其轻蔑的神色,说道:“你姐今天也在车上吧,好久没有看到她,怪想她的。她好像在什么厂打地毯是吧,等我空了一定去看看他的。要不我们打个商量,让我做你姐夫怎么样?这样一来,我们不光化解了矛盾,还能亲上加亲。”


        

“亲你妈的。”汪言说完,直接暴起。这里五个人,他只有一个人,只有先发制人,才能致胜。 记住网址m.qqwmx.com


        

“跟你拼了!竟敢伤我哥。”。现在还有两个人站着,一人操起地上的板凳,另外一人扬起手里的刀子,“唰”的一下,朝汪言刺了过来。汪言身子一扭,直接躲开,被那人劈了几下。他顿时瞅准时机,将那人伸过来的胳膊一拧一送,分筋错骨,同时刀口直接朝那人的大腿刺了进去。


        

“啊”那人嘴里惨叫一声,当场尿失禁。


        

汪言这次连躲都没有躲,嘴角微微一勾,胳膊一挡,“咔嚓”声再次响起,就在大家以为汪言的胳膊被砸断了,不想竟然是那凳子一分为二。


        

“将这小子废了,车上的两个妞给我抓过来。今天要是将他们都抓了,明天我们到海王鲜吃大餐去。”


        

“好的,兵哥。”


        

说完,四人一起朝汪言攻击。其中两人挥拳朝汪言脸上和胸口打去,一个攻他后脑,一个攻他下盘。只见汪言一个侧身,头一偏,便十分轻松的便将当前两招让了过去。反手一拳,直接打中后面来袭击的那位的鼻子。然后身子一矮,躲过头顶的一刀,胳膊肘一拐,中了一人的鼻子。再一个扫腿,将另外一人扫倒在地。再反脚将那人的手踩在了脚下。那人手里的刀连连扑空,本以为这次扎中了,不想竟然被汪言反杀,嘴里干嚎一声,差点没痛的尿裤子。


        

“我赵兵不是人,以后就是你的小弟,我手下的人都是你的。”


        

“此话当真?如果不作数,或者你以后报复我怎么办?”


        

汪言说话间,手里的指头翻了下,那明晃晃的刀口就在赵兵眼前晃来晃去的。


        

四个人全解决了,汪言一步一步朝兵哥走了过去,没想到前面还威风凛凛的兵哥,竟然直接朝汪言跪了下来。“老大,饶命啊,我以后就是你小弟,你是老大。”


        

“将你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汪言走过来的时候,将刚才被扎的那人腿上的刀拔了下来,那人嘴里又是一声鬼叫,这次彻底痛晕了过去。


        

刀口一滴滴的血滴到地上,汪言干净的脸,看上去特别的可怕。老板娘见到凶神恶煞般的汪言,吓的快要晕过去了,拿起店里的电话,战战兢兢的就是不敢报警。


        

“要我数三个数吗?还是我自己动手。以后别让我再看到你们,欺男霸女,以大欺小。下次再让我碰到就不是一个手指头的事情了。”


        

赵兵眼里闪过一丝怨恨之色,最后不得已拿起颤抖的手,一狠心,将他右手的一根小拇指切了。


        

赵兵倒是条汉子,切手指头的时候,硬是没吭声,切完之后,捡起自己的断手指,五个人连滚带爬滚出了小店。


        

赵兵看着那刀子随时都可能飞到自己脸上,吓的吞了口吐沫,结巴道:“不,不会的。”


        

汪言将手里的刀往前一扔,那刀便结实的扎在前面赵兵旁边的桌子上。“自己切一根手指头。”


        

“别啊,汪哥,我以后听你的,再也不敢欺负你姐了。”


        

“和你没有关系,我本来也是要找他们算账的。”


        

“是为了静姐吗?”这次汪言没有否认。


        

回去后,汪言对姐姐小声安慰道:“放心吧姐,他以后不敢骚扰你了。以后你想干嘛就干嘛,想怎么打扮就怎么打扮。”


        

“忘了什么?”,汪言朝小店老板娘指了指,其中一人咬牙从身上掏出两百带着血的钱,扔地上,然后跑了。


        

看到那几人十分狼狈的跑了,汪言安全回来了,车上的三个女人站在外面一脸的担忧之色,一个个上前询问。汪言说没事,都上车吧。


        

马倩倩走在最后面,对他说道:“对不起哦,今天是我害了你。”马倩倩不知道的是,汪言这是旧恨加新仇,账都一起算了。


        

是以汪静的年纪越拖越大,她也不敢再打扮,穿得像个灰姑娘一般,在厂里上班。


        

后面赵兵有事没事就来骚扰汪静,汪言替姐姐出头,被打的在医院躺了大半个月,欠下了不少医药费。


        

再后来听人说,赵兵跟着什么大哥出去混了,没有来骚扰汪静。但奇怪的是,只要一有人给汪静说媒,没几天这亲事准黄了。


        

“弟!谢谢你。”汪静看着长大了的弟弟,眼里有泪水闪动。那一晚的噩梦,困绕了她好几年。要不是有人看到,她就在下班的路上,被赵兵糟蹋了。


        

汪言只是伤了赵兵的手下,要了他的一根小手指,算是便宜他了。不过汪言知道,这个赵兵一定不会就这样算了,他不吃更大的亏,根本不会认输,因此汪言知道自己不能松懈。他要赶紧挣钱,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


        

这世上钱和权是个好东西,最起码有了这个不会任由人欺负。但是没有,就肯定会被人欺负,这是他前世得到的最大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