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真是生活系玩家啊 > 第8章妖魂污染
夜间

第8章妖魂污染

        

姜以沫乖巧的站在美妇人身边,轻声说道:“长明阿姨,下午好。”


        

美妇人先是朝着姜以沫点了点头,然后用审视的眼神看向苏漾。


        

望着他的视线有些刺眼,苏漾下意识的低下了头,然后发现,那淋漓的雨水并没有在美妇人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甚至于几人周边都被一层无形的薄膜将降下的雨水隔绝开来一般。


        

修士!!!


        

他脑海中闪过这个在小说中看烂了的词汇。


        

“和你学长等多久了。”她嘴唇微张,声音有些沙哑。


        

“没有多久,基本是卡着时间点来的。”


        

苏漾微微眯眼,回头看了一眼站台——


        

11.5号登车口。


        

“行吧,上车吧,时间到了。” 记住网址m.qqwmx.com


        

美妇人收起了打量苏漾的视线,一道飞花流水在她脚下盘旋,形成一个纠缠的法阵,一声“况且况且”的老式火车声响起,远方有一条长蛇般的列车在缓缓驶来。


        

美妇人往前踏出一步,刹那间,空气开始扭曲了起来,周边的环境刹那间发生了变化,无论是花鸟树木还是人工建筑,都在刹那间变成了苍白色。


        

疾驰的老式火车在三人身侧咆哮,老旧的绿色铁皮车上有漆黑的火焰在熊熊燃烧。


        

再望向周围,本来记忆里长长一整条的登车口,变得只有公交车站那般大小,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登车口的。


        

“准备上车吧。”


        

跟着美妇人踏上这辆车,他才发现,这车厢里还挺热闹的。


        

踏上车厢,迎面扑来的是空调的冷气以及众人的笑骂。


        

在苍白色扩散到火车上的瞬间,车辆瞬间停顿,子弹般的车头上突然有一只眼睛张开,吓了苏漾一跳。


        

“鬼火行车,以大妖巴蛇的尸体和重明鸟的羽毛为原材料,经由幽冥鬼火炼制,由鴖鸟前辈控制的道器,你已经半只脚进入了门槛,不会少接触这东西的。”


        

可鬼火行车上更多的是充满了现代气息的半月形皮沙发和圆形玻璃茶几,沙发与沙发之间的空间极大,甚至车厢最中间还有环形的水吧吧台。


        

东一块西一块分布着的憨憨机器人缓缓的拖着推盘,将水吧上刚调配好的酒水饮品、零嘴和精美的点心送到沙发上。


        

鬼火行车内的布局,和正常火车不一样。


        

寻常老式火车,要么是两边并列,一眼望去就是被固定在铁皮地板上、并不那么舒适的几排椅子,要么就是上下铺三层式的包厢结构。


        

“哟,长明姐,这里这里。”一声干涩且有些刺耳的声音响起,角落一处沙发上,五男一女慵懒的坐在沙发上。


        

“跟我一起过去。”美妇人长明朝着那边点了点头,拉着有些不好意思的姜以沫,摇曳着腰肢走了过去。


        

唯一能够体现这个车厢的异常的,就是它的大小。


        

内部的空间远远比它在外面看上去的要大。


        

“这丫头又用了巴蛇剑?该死的,天网那边就不能派人先牵扯牵扯吗?不说小沫是我们重明分部的种子,也至少要看在她老师的份上啊。这才半年,器魂造成的污染又加重了。”


        

长明拍了拍两人肩膀,示意他俩坐下,这才对出声的白脸青年道:


        

边走姜以沫还在朝着苏漾挥手,示意他跟上。


        

左右也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的苏漾,咬了咬牙就跟了上去,然后就听见那声音有些刺耳的白脸男子盯着姜以沫看了半天,低声道:


        

“报销就报销,重明分部靠的是各门修士的齐心协力,不是巴蛇剑,离了它,我重明分部还活不下去了?”


        

闻言,长明死死的盯着眯眯眼壮汉,壮汉也毫不畏惧的反瞪回去,半晌后,长明这才低声说道:


        

“分担者一事提上日程吧,我看看家中晚辈有没有合适的,巴蛇妖魂自那位以后,变得异常躁动,连小沫这样相性极高的使用者都开始攻击了,迟早要被管理司那帮人报销了。”


        

坐在三人对面的沙发上一名翘着二郎腿的眯眯眼肌肉壮汉眼睛裂出的缝大了一点,冷声说道:


        

……


        

期间,几人都只是瞥了苏漾一眼,就开始聊起天,而一旁一个眼睛被白布蒙上的白发女子则顺着沙发,缓缓爬到了姜以沫身边,在姜以沫轻微的反抗中,将她强行按在了大腿上。


        

“谷雨,慎言,巴蛇剑强不强另说,但象征特殊,这话休要再提,下次再有,我让部长来找你好好谈谈,找好合适的分担者才是最重要的。”


        

“来就来呗,道理就摆在这,难道还不允许别人说了?”


        

“没事,秋梨那边会为她短暂治疗一下,至于妖魂污染那边,还需要咨询分部领导那边的意见,我们也会帮她寻找好分担者。”


        

苏漾知道自己没有太多的立场问这个问题,但是看着少女苍白的小脸,纠结了一会后还是小声的说道:


        

那腿很白……呸,我是说,直到这时候,苏漾才发现,姜以沫的脸白的有些异常。


        

他多看了姜以沫那有些苍白的脸,小声的对着美妇人问道:“她没事吗?”


        

“很快就是了。”


        

美妇人何长明摸了摸在绷带女子秋梨大腿上不安挪动的姜以沫那发烫的脸,满脸心疼:


        

“妖魂污染是什么?分担者又是什么?”


        

旁边一位手上缠着绷带的男子看了苏漾一眼,然后朝着何长明那边说道:“不是业内人?”


        

“被天网观察的特殊个体,小沫和他有些关系,今天还特意和司内报备了过去‘逮捕’他,怕是之后还会成为他的监督者,我寻思一事不烦二主,就将他也带过来了。”


        

“你一说这我可就不困了。”沙发上又一个坐姿慵懒的修行者直起了身子,身体前伸微微靠近苏漾。


        

苏漾下意识的往后倒去,被那个有些痞帅的大背头男子逼到了沙发的死角。


        

他上上下下打量了苏漾良久,最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很好,没有任何使用过美颜丹的迹象,能拥有如此高的魅力,应该是个好种子。”